alexa
置頂

台灣人朱欽騏領軍 喬治傑生重返中國

融合東西美學 首位華人CEO擦亮百年銀飾招牌
文 / 高宜凡    
2015-10-29
瀏覽數 9,800+
台灣人朱欽騏領軍 喬治傑生重返中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位於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喬治傑生(Georg Jensen)旗艦店,是購物大街上最繁忙的商店之一,擔任店經理的凱蜜拉(Camilla Lilleore)雖年初才加入公司,對這份差事卻已很上手。

「丹麥人要做喬治傑生的差事一點都不難,因為我們從小用到大,」她笑說。

耶誕假期腳步逼近,到喬治傑生添購一組最新的餐具、燭台或禮品,幾乎是每個丹麥家庭都少不了的採購計畫。

凱蜜拉解釋,「丹麥人最愛家族聚會,每次一有親友來訪,就得召開家庭會議討論如何布置、擺設,研究如何讓舊的喬治傑生跟新商品搭配?」

他,接掌丹麥國寶品牌

尊重傳統 保存全手工文化

這家被視為丹麥國寶的經典品牌,成立長達111年,創辦人喬治傑生被譽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銀雕大師」。

但2013年,台灣出生長大、美國創業成功的華人朱欽騏,成為該公司有史以來首位華人CEO,堪稱當年精品圈重大話題。

曾帶領多家時尚品牌改頭換面的朱欽騏,近兩年來如何改造喬治傑生?

秋日午後,從中央火車站漫步約一小時,來到哥本哈根近郊,一棟歷史悠久的黃色磚瓦樓房映入眼簾,背後有根高聳老煙囪,這裡是喬治傑生全球總部,也是百年前發跡的銀匠鋪。

走進公司,從入口處、牆面、樓梯旁,隨處可見創辦人喬治傑生的雕塑或畫像,不少他早期的作品、手稿、甚至鑄造器具,依舊保存良好,除了能給訪客欣賞,也常讓員工獲得啟發。

28名工匠技師 全球接單

現在,這裡還有28名工匠技師,每天製作來自各地的訂單。

引導參觀的莎拉(Sarah Lærke),有著丹麥人常見的一頭金髮,她笑說,假使沒有現代化的電腦設備,工匠們的工作場景應該跟百年前沒啥兩樣。

聽起像玩笑話嗎?一點也不是。走近一處作業台,理了個大光頭,滿是金色鬍鬚的設計師,活像從古典電影走出來的人物,在此工作超過20年的他,正示範如何製作彷如天鵝造型的經典純銀水壺。

這項作品出自設計大師古柏(Henning Koppel)之手,問世超過一甲子,至今仍堅持全手工打造,平均每個水壺需要八週時間打造。

往樓上走,來到主管辦公室,戴著復古圓框眼鏡的朱欽騏,這天身穿淡藍格子襯衫,搭配牛仔褲與深色西裝外套,似乎愈來愈融入當地生活步調。

問及一件產品得耗費兩個月人工,是否效率太低?朱欽騏強調,丹麥傳統工藝是喬治傑生的根,必須好好保存,「但丹麥設計風格一直在演變,喬治傑生也必須往前走!」他話鋒一轉。

有次,他遇到丹麥皇室,對方急切地說:「這是我們的國寶,希望你好好保存!」朱欽騏當下回答:「請放心,我不是要來改變喬治傑生的,而是要了解它的文化與品牌DNA,然後到全球發揚光大。」

的確,擁有成功創業經驗和品牌改造方法的朱欽騏,正是喬治傑生最適合的轉型舵手。

邁入耳順之年的他,在台灣長大,後來跟著家人移民美國,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畢業後一度回台創業,可惜不到一年就失敗,回美重新蹲馬步多年,終於在1983年創立服飾品牌「NAUTICA」大獲成功,2008年被《Forbes》選為25位知名美籍華人之一,堪稱華人設計師成功典範。

除操盤時裝品牌,朱欽騏也開過專業設計公司,協助美國箱包品牌TUMI重新定調設計風格,由於個人涉獵領域很廣,後來受合伙的Investcorp投資集團委託,遠赴北歐接掌喬治傑生。

他,積極布局轉型

挹注新血 開展新品路線

朱欽騏發現,過去喬治傑生人事結構的「丹麥味」太重,較欠缺國際視野。因此他改造的第一步,就是招募新血。

如今高階幹部跟設計團隊中,已有美、英、法、瑞典、瑞士、阿根廷、中國、馬來西亞等眾多國籍,每次開會彷彿一個小聯合國,帶來許多新刺激。

組織上他也做出幾項變革。一是併購丹麥最大經銷商,再把部門劃分為:銀器、珠寶、家用品三大塊,各自獨立運作,不再互相牽制,接著再開拓手錶、男性皮件、書寫工具等新品。

「喬治傑生設計實力已很強,我只是在經營概念上做修正,」他緩緩說道。

改變的確有必要。事實上,全球銀器市場不斷萎縮,不再是年輕一輩的慣用物品。

以銀器為根源的喬治傑生,當然得向外延伸,找到新立足點與主力品項。

不限於銀 還嘗試鋼、玻璃

其次,傳統工藝普遍面臨人才短缺困境,工法也得調整。

如喬治傑生過去很多純銀打造的產品,近年逐漸改成不鏽鋼材質,一來可做出類似美感,也能銜接當代生產技術。

現在走進店面,顧客應該都會發現,喬治傑生不再只有冷調的銀器跟餐具,開始出現溫暖的金色或搶眼的紅、綠色系,產品材質也不再局限於銀或鐵,連玻璃都嘗試使用。

撇開經營上的策略布局不談,朱欽騏更期待,能把喬治傑生帶上國際化的起飛跑道。

「其實創辦人就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人!」他解釋,生於哥本哈根北方農村的喬治傑生,年少時先到珠寶工坊學習,大學進皇家美術學院攻讀雕塑,畢業後遊歷法國跟義大利,原本醉心於陶瓷技藝,後來卻選擇從銀器領域創業,創業第14年(1918年)就到法國開出第一家海外店。

更讓人佩服的是,遠在百年前,喬治傑生便大膽採用新材質,勇於嘗試前所未見的工法,把自然界的有機線條與優雅美感融入作品,思惟不但領先當代,更酷愛跨界創作。

可惜近年,各大精品無不極力開發新興市場,唯獨作風保守的喬治傑生,相形之下動作略顯緩慢,至今仍有約半數營收來自歐洲市場。

這便是朱欽騏被寄予厚望之處。早在1994年,他操盤的NAUTICA就搶灘中國市場,幾年內建立密集的銷售網路,業績迅速成長。

他,開拓國際市場

前進北京 設複合式概念店

「東、西方整合過程中,懂得雙方語言的設計師,有很大發揮空間!」五年前,他曾在《遠見》華人領袖高峰會上如此預言,如今自己走在實踐道路上。

9月底,喬治傑生在北京設計週期間,把一座傳統四合院改造為全新概念店,除展售自家商品,更聘請在丹麥知名餐廳Noma工作過的主廚開設餐廳與咖啡吧,做為喬治傑生重回中國市場的灘頭堡。

朱欽騏有感而發地說,擁有百年歷史的喬治傑生,已有清晰的品牌定位和設計底蘊,「我的任務只是提供一些新想法,讓他們成為一家真正的國際公司!」

期待這位台灣人讓這個北歐品牌再度於國際發光發熱!

【朱欽騏想替喬治傑生填「第三面牆」】

接下執行長兩年來多,朱欽騏花了很多時間鑽研喬治傑生上百年的歷史脈絡與各代產品風格。

設計專業出身的他,常在內部美術館與資料庫研究地津津有味,愈看愈覺得有意思,也逐漸摸索出未來的經營方向。

朱欽騏分析,創新精神是丹麥設計最迷人之處。除了北歐設計一貫標榜的簡約與實用,丹麥更精於吸收外來文化,並將其改良後,變成新的設計元素。

他舉例,丹麥家具設計大師韋格納(Hans Wegner)的代表作「Y Chair」,當初發想概念便來自明朝的「太師椅」,用最單純的設計結構,提供使用者最舒適的支撐,再融入丹麥特有的曲線美感,最終成為經典之作。

在朱欽騏的辦公室牆壁,一面貼了喬治傑生早期的設計手稿,洋溢濃厚的宮廷藝術味道,另一面則是20世紀中期受德國包浩斯(Bauhaus)影響,商品開始呈現極簡的理性工業風格。

「這兩種風格不是同一種,但都是丹麥設計的一環。」

他回頭指向自己座椅背後那面目前一片空白的牆,「那就是我們的下一步!」期待下次再度造訪,朱欽騏已經替喬治傑生找到全新的設計風貌。

本文出自 2015 / 11 月號

你,同學會了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評論兩岸要聞經濟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