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大老師私下問:政大能,台大為何不能?

政大IMBA獲國際「商學界諾貝爾獎」霍特獎
文 / 邱莉燕    
2015-10-29
瀏覽數 10,550+
台大老師私下問:政大能,台大為何不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有誰能有機會從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手中接下冠軍獎盃和100萬美元獎金?

四位不到30歲的年輕人拿到了。他們全部來自政大商學院IMBA(International MBA Program),榮獲2015年霍特獎(Hult Prize)全球冠軍。

成立於2009年的霍特獎,有「商學界諾貝爾獎」之稱,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學生創業競賽。消息傳回台灣,振奮了不少民心。

政大IMBA課程〉

學生來自全球 全英文授課

晚上7點10分,政大商學院幾乎整棟樓都暗了,6樓的頂尖學園仍燈火通明。

「如果我現在有顆蘋果,誰想要?」財政系副教授吳明傑以英文當眾發問,這堂課叫「管理經濟學」。講台下坐著45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學生,有的金髮碧眼,有的肌膚黧黑,就像一個小型聯合國。

此時,比鄰而坐的印度籍學生拉賈(Raja Paranthaman)和來自中南美貝里斯的史提夫(Stephen Swift)同時舉手。「蘋果對這兩位舉手,具有邊際效益,但對其他人沒有,」吳明傑用簡單易懂的例子,讓同學初步明白經濟學的基礎原理。

這便是政大IMBA上課情景,全程英文教學,老師不斷問問題,學生踴躍回答,國際化程度超高。

政大IMBA中文名稱是國際經營管理英語碩士學程,2001年開始招生,是台灣第一個以全英語授課的MBA,也是唯一獲得美國AACSB與歐洲EQUIS國際認證的商學院。

學生組成國際化是一大特色,15年來,總共培養約500位學生,其中有232人來自全球五大洲、逾35個國家,並以中美洲居多,甚至有非洲學生。

為什麼薩爾瓦多、宏都拉斯等距台如此遙遠的年輕人,不惜花兩天時間搭機來台灣求學?主因是政大與外交部國合會合作,每年篩選約10位邦交國的青年,提供獎學金到台灣念書。

以2015年為例,總招收63名學生中有來自22個國家的33名外籍生,平均年齡28~30歲,平均工作資歷五年。學生在多元種族環境下交流,文化體驗深刻,國際視野更寬廣。

雖然這些外籍生來自第三世界國家,但家族背景與政商履歷均不凡。有一次,IMBA首屆校友、現任永旺能源副總經理的蔡年芳,到課堂上交流在世界各地蓋太陽能廠的經驗時,有位多明尼加學生現場就請他也到多明尼加建廠,「我可以馬上打電話給能源部長」。類似的小故事,在政大IMBA屢見不鮮。

「我們的師資在全球排前50名沒問題,」政大商學院副院長暨IMBA執行長陳春龍說。政大商學院的師資畢業自美國普渡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史丹佛、柏克萊等國際名校,與歐美完全接軌。

國際化的學習環境與精選世界名校師資,孕育了獨特學習環境,才能栽培出霍特獎冠軍。

霍特獎成立初衷〉

透過社企 解決社會問題

霍特獎成立的動機是希望透過社會企業方式,解決全球社會問題,發起單位是赫赫有名的柯林頓基金會附屬機構「柯林頓全球計畫」。

2015年競賽主題是「貧民窟早期幼兒教育」,吸引了全球600所大專院校、2萬多名學生參賽。總決賽的評審委員個個大有來頭:諾貝爾獎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澳大利亞前總理古拉德(Julia Grillard)、蘇丹裔英國企業家莫.伊布拉欣(Mo Ibrahim)以及One Laptop per Child主席查理斯.肯恩(Charles Kane)。

當柯林頓在紐約總決賽現場親口宣布,優勝隊伍是來自台灣政大時,四位參賽的學生們興奮地激動落淚——這是霍特獎創辦以來,首次有台灣團隊贏得冠軍,在全球2萬多個大學生中脫穎而出,擊敗英國牛津大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等國際名校。

「得獎,意味著政大商學院在過去10年的教育有一定成果,」政大校長周行一欣慰地說。「這項榮譽對台灣高等教育是一個很大鼓勵,」政大商學院院長唐揆更是有感而發。

一直跟政大EMBA互別苗頭的台大,看到政大得到大獎,一些台大老師私下檢討:「為什麼政大能,台大不能?」

其實霍特獎競賽非常冗長和曲折,不僅參賽者必須經歷一場媲美創業的奇幻之旅,在得獎的幕後,還有許多超乎想像的幕後功臣。其中,政大IMBA老師們更是重要推手。

時間回溯到2013年10月。來自印度到台灣念書的馬戴維(Martin David)在政大IMBA老師、政大商學院資管系副教授尚孝純鼓勵下,報名霍特獎。

他到杜拜參加比賽,雖沒得獎,但覺得經驗很好,居然主動跟霍特基金會執行長阿什卡(Ahmad Ashkar)爭取2014年在政大辦台灣區的霍特獎初賽。

阿什卡被這個年輕小伙子感動了,竟然委派馬戴維擔任台灣賽區主席。

即便馬戴維畢業了,仍積極帶著傳單及投影片到政大商學院每一間教室,詢問能不能給他1分鐘,讓他介紹這個比賽,激情四射的模樣宛如傳教士。

參賽過程曲折〉

區域賽第二 決心募資再戰

受到馬戴維啟發,台灣出生的陳安穠、宏都拉斯的潘方砥(Juan Diego Prudot)、加拿大的史泰勒(Taylor Scobbie),以及薩爾瓦多的艾安禮(Andres Escobar),不到30歲的四位學弟妹報名參加。

開始準備是在2014年10月,初賽在12月。史泰勒回想潘方砥問他是否願意,他頗為遲疑,但潘方砥保證只需數週,且有可能去杜拜旅遊。「我真幸運,也犯了改變生命的錯誤,相信了他,」史泰勒說,沒想到接下來是整整一年的「折騰」。

他們的隊名叫Roots(根),政大初賽獲第一名。根據霍特獎的賽制,入選隊伍可任選全球五大賽區波士頓、舊金山、倫敦、杜拜、上海其中一地進行複賽,選出區冠軍,最後再到紐約參加總決賽。Roots決定選擇杜拜,區域賽是2015年3月。

為了應賽,4人每天從早上10點到晚上10點,埋頭在政大逸仙樓裡腦力激盪,不斷琢磨調整,有時一天花16個小時。

「最後得獎項目,跟原來的完全不一樣,」陳安穠分享,會調整構想完全拜一堂課所賜。原本獲獎項目是在貧民窟建一個有Wi-Fi的學校,然後賣Wi-Fi給當地人,籌措教育經費。

但前進杜拜前,他們上了一堂商業模式的課:「為什麼不直接把教育做成可以賺錢的生意?」商業計畫從此大轉彎,變成在貧民窟建立教育投資平台。

只是沒想到,儘管在杜拜簡報後,現場歡呼聲很高,卻只得第二名,雖然已是台灣參加霍特獎有史以來最高名次,卻無法到紐約參加總決賽。

但現場評審的鼓勵及掌聲,讓他們決定參加敗部復活賽。如果他們能在群眾募資網站,募集到最高金額的計畫,就能奪得前往紐約總決賽的最後一張入場券。

為了更了解貧民窟,艾安禮特地回到母國薩爾瓦多,在當地非營利組織帶領下,深入治安相對比較危險的貧民窟。他看到了當地幼童在狹小陰暗且地基不穩的鐵皮屋中託管,而照顧人通常是沒受過教育的社區媽媽。他也專程拜訪了約100位社區媽媽,談到自己的計畫,但當地沒有人相信他。

4月4日兒童節,四人在Indiegogo這個全世界最大的群眾募資平台之一,正式將教育公益計畫po上去網路集資,同時把隊名改成「IMPCT」,感覺更有氣勢。

杜拜經驗讓他們學到,必須向評審證明計畫是拿得出證據的,包括有人肯定、願意支持。但實際怎麼做?團隊有點茫然。

此時,指導老師尚孝純協助他們,將「證據」拆成兩大部分,一是理念要獲得支持,群眾募資網站上的支持人數和金額會是明證。二計畫要確實可行,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做出來。

網路募資為期一個月,尚孝純動員了所有MBA及IMBA的校友企業家,其中一位學長還介紹媒體大幅報導。

「那段時間我每天提心吊膽,」尚孝純隨時都在看金額有沒有上升,每天想著如何幫助學生推廣。

結果募資結束,IMPCT以超額募集227%,成功吸引711筆共5萬9134元美元的支持,比任何隊都高,獲得網路募資第一名,終於贏取進軍紐約的資格。

事後,政大IMBA追溯捐款來源,發現有來自台灣、北美、中南美、歐洲的善心人士,兩筆最大金額來自美國民間長期在薩爾瓦多經營慈善的非營利組織,分別給了1萬和5000美元,他們全是IMPCT邁向冠軍之路的無名英雄。

計畫內容獲肯定〉

貧民窟蓋育幼園 創造工作

敗部復活的四人,從此人生永遠翻轉了。原本在家族企業幫忙的他們,放棄原本的事業,全心投入。「即使比賽輸了,我們也要自己創業做下去,」這個想法成了全隊共同的信念。

他們先來到波士頓,與其他五隊區冠軍一起接受七週的加速模擬課程。在這裡接受創業顧問的指導,IMPCT進一步精進。

IMPCT的社會企業模式靈感來自於台灣偏鄉原住民的兒童照顧方式,台灣原住民的媽媽因為在外工作,會把孩子寄放在長老家裡,無獨有偶,這種托兒方式在中南美洲資源匱乏的貧民窟尤其普遍。

IMPCT的構想是一個教育投資平台,希望為貧民窟的小孩蓋育幼園,名為「playcare」,建造費用來自網路募資,蓋成後交給當地社區媽媽經營。

在IMPCT的育幼園,每位兒童每月交2美元,就可以在明亮乾淨的教室裡上課,並享用每天兩餐。它也為社區媽媽創造了工作和收入,根據IMPCT的公式,收滿七位兒童就能達到收支平衡,並不困難。

而參與群眾募資的人不純粹只是做公益,日後若有盈餘,將依投資比例回饋給投資人,對投資人而言,不只是做善事,也可獲得微薄利益,進而投資更多學校,整個模式可以不間斷運作。

柯林頓接受《時代》雜誌訪問時表示,這個點子是全球最強五大創新之一。評審之一的尤努斯也高度推崇,他手上有兩票決定今年的冠軍,他把其中一票投給IMPCT後,另外一票作廢。他透露,原因是沒有其他隊伍能跟IMPCT相比。

為了讓計畫更貼近現實,四人還專程找了建築師、學畫平面圖,最後決定蓋一所育幼園。拿著群眾募資的錢,他們選定了薩爾瓦多首都附近一處貧民窟。

從沒見過貧民窟的三位同學,這才發現真正的貧民窟是如此髒亂,背後各方勢力交錯。陳安穠回憶,從一開始跟社區負責人溝通要幫忙蓋一間育幼園時,本以為當地人會很開心地同意,沒想到居民的心態卻完全不一樣。

「他們的猜忌心,嫉妒心很重,對別人的愛心或善意都抱著懷疑,想說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他們築起很高的心防,不讓任何外來者進來,」陳安穠說。

也幸好,教育是黑白兩道皆認同的議題,IMPCT分別找到了跟當地關係良好的社會救濟團體Techo以及教育團體,支持他們興建這樣一間教室。

由於是組合屋,四天就搭建完成。這間小房子成了他們在紐約獲勝的關鍵之一。

教授動員校友〉

企業簽意向書 共襄盛舉

學生去薩爾瓦多後,有一天陳春龍突然接到學生的email,急切尋求學校的協助。學生們判斷,如果有很多企業簽署紙本的合作意向書,願意支持IMPCT,得獎更有勝算。

陳春龍隨即動員企業校友,上天下地尋求意向書,愈多企業愈好。透過政大IMBA老師李瑞華引薦,最後得到包含台積電在內51家企業的意向書,及六萬人親筆簽名表示支持。

100萬美元獎金在手,對得獎的四人來說,是比賽的結束,卻也是創業的開始。

艾安禮決定繼續留在薩爾瓦多蓋育幼園;潘方砥回到宏都拉斯做同樣的事,陳安穠則將在新竹泰雅族的茅圃部落,建立兼顧教育理念、並符合當地需求的育幼園。

而在全球冠軍的光環刺激下,政大IMBA已鼓勵學生參加2016年的霍特獎,希望再催生出一隊「台灣之光」。

2015霍特獎之於台灣,無疑是一場艱辛而有趣的比賽,在這場賽事中,台灣也找到新的國際動能,幕後推手功不可沒。

本文出自 2015 / 11 月號

你,同學會了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傳產創業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