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文化:後現代文化下的亂象

文 / 何亞威    
1990-12-15
瀏覽數 13,550+
文化:後現代文化下的亂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南方朔新新聞周刊總主筆後現代文化下的亂象

談近來的台灣文化現象,確實會有種不知所云的感覺,因為台灣從政治解體開始,一路解體到文化,社會秩序解體,文化也更庸俗化。但基本上台灣文化也是全世界的一環,正受到後現代文化的影響,只是因為台灣學到的是表相,而呈現出無比的亂象。

西方社會大約從八0年代開始出現所謂後現代文化,簡單來說可以借用美國大眾藝術大師安迪.瓦荷(Andy Wahol)的兩句話來講,一句是「以後的時代是每個人都可以做三分鐘英雄的時代」;另一句是「以前很少美女,現在每個女人在某一定的程度都很有吸引力」。

第一句話表示以後是多元化的,只要你有一點小創意,一點點與眾不同,就會廣受注意,但是你也不會太高興,因為三分鐘後就要下台了。

第二句話顯示社會愈來愈個人化,只要能凸顯某種風格,都會被界定為新的美,無論在大眾消費、高文化、低文化上都呈現這種趨勢。

但是台灣卻因為現代化基礎比較脆弱,呈現出不實際的後現代文化,或者說是很爛的、假的後現代文化景觀。

「亂」會是主流

例如西方在進人後現代文化前已有很好的現代化基礎,也就是不單在政治上、在生活態度上,每個領域的從業人員都具有專業素養或會自我要求。

但是台灣這方面非常欠缺,使得我們一方面在消費上已經往典型後現代走去,一方面又因為欠缺現代化基礎,沒有專業素養支撐,變成很不實際的後現代文化,每個人混著混著,無論是服裝、藝術創作、編雜誌、電視,或一般生活,都顯得異常混亂。

西方的後現代是創造力愈來愈豐富,台灣有的則只是虛假的後現代的樣式,被簡單的市場概念、消費概念穿透,充斥著很多沒品質、沒意義的文化產物,但是因為反省、揚棄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這些亂象可以預見仍會是主流,繼續瀰漫。

基本上近三年台灣處在一個「反」的階段,雖有高度的自由,但又和民主無關,而同時國家的統治力又在急遽衰退,民間就在解放的快樂中混著,最流行的就是「最好統統都不要管」,「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或是「做自己」。

台灣也會一陣子流行這個風,一陣子流行那個風,例如九一年可能要吹蘇聯風,這種現象在後現代文化中確實存在,但問題是台灣現象基本上表示思考問題的能力一直在衰退,一切受媒體誘導,流行的同時卻看不到反省、平衡這些「風」的思考存在。

最近官方的作法如召開全國文化會議、總統出任文復會會長等,看似企圖以官方力量提振文化,其實用的還是以前的思考方式,如過去統治者一定要把自己塑造成重視文化、道德的人物就是。

未來政府應該把文化創造、文化與生活結合這些事都讓民間去做;政府只要做民間無力做到的,如法國密特朗政府蓋特大號歌劇院,文化部規定特定時段的歌劇是讓工人去看的,希臘文化部長到各地追討希臘文物,或是做文化普及的工作。

加重民間角色

當然台灣的文化也慢慢出現一些希望,雖然不多,例如媒體方面出現一些作法專業的雜誌,這可能也反映出台灣新興中產階級要求的比較嚴格,這些雜誌才能出現。

學術界這兩年也漸漸出現一些年紀在三十五歲左右、年輕優秀、批判性很強、自律嚴格的學者,可能會慢慢發展出一股清新的力量。

戲劇方面,慾望城國嘗試結合新的藝術形式、也是一種創新;明華園是把台灣傳統的歌仔戲重新精緻化的過程,其他如表演工作坊、新成立的台灣歌仔戲協會都是好例子。只要這類東西多了,文化自然就會精緻化。

當然現在發展的並不是主流,主流者如三家電視台,還是看不到一點專業精神,文學創作、電影方面也毫無進展。

當然每一時代能完成的任務都很有限,在文化上也是如此,希望台灣能像西方一、二百年前一樣,出現優秀、有文化使命的資本家和中產階級,在他們的號召下出現一批傑出的藝術家、文化工作者。

(何亞威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1 / 01 月號

第0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