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經濟:有明星公司,沒有明星產業

文 / 何亞威    
1990-12-15
瀏覽數 7,500+
經濟:有明星公司,沒有明星產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鄭家鐘工商時報副社長有明星公司,沒有明星產業

經過九0年景氣的大震盪,再加上各界對景氣復甦的看法差異極大,大家自然會關心下一年景氣到底會怎麼樣,但基本上,九一年經濟面有利的因素並不多,唯一比較有利的(相對於前幾年而言)可能是政府政策的穩定性比較高,其他方面都不是很有利。

不利因素方面,從出口來看,美國市場不好;日本市場不太可能開放;再看歐洲,可能狀況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愈來愈多,而不是市場愈來愈大。東西歐開始和解,華沙公約組織瓦解指日可待,由此產生的大空間很容易由歐洲自己填補,所以國際重商主義抬頭,台灣的角色會很難定位。

東南亞環境不安定,本身的問題也多,同時東南亞在組織的東南亞共同市場,台灣也不在內,這些發展都讓我們很難期望台灣能得到多少正分,反而是負分居多。

以國內來看,很明顯產業界都認為新的一年是忍氣吞聲的一年,而不是抬頭挺胸的一年。消費能力縱然不大幅萎縮,成本等其他因素仍然不利,能得個平分就不錯了。

企業淘汰年

九一年將是企業的淘汰年,懂得丟掉包袱的企業會好轉,不懂得丟掉包袱的企業,景氣好壞也與它無關,因為它一定不會好。

要淘汰什麼呢?首先要放棄傳統的管理觀念。傳統管理觀念是人多好辦事,公司規模愈大,主管愈高薪,表示公司愈強;現在正好相反,人多難辦事,應該人少,中間協調階層減少,可以迅速應變,才能亂中求勝。

九一年是亂局,亂局中好的產業一定是小、效率高的才能在亂中求勝。新的管理方式是管理層級愈來愈少,控制集中,但是決策分散,結果基層員工的主動性提高,中間階層被消滅。

其次要淘汰投機型員工。股市漲到一萬兩千點時,很多員工不自覺地變成投機型員工,看錢的角度已經改變,九一年不會是很好的投機賺大錢的一年,所以因投機風潮而出頭的企業明星會遭到淘汰。

企業第三個要淘汰的是本土的安全感。很多企業覺得在國外打不過人,回家還是有飯吃,因而有一種本土安全感,所以過去企業界都支持政府。現在,台灣開放速度很快,如班尼頓銷售集團因為已經發展出一套電子數據系統,所有的零售點都可以聯成網路控制,因此它可以無聲無息地接收許多銷售據點。事實上,要購併連鎖店,現在已經可以在一夕間把被購併的企業的管理系統全部改掉。

外商進入的大好時機

所以從客觀條件講,九一年會是外商進台灣的大好時機,因為所有控制本地市場的工具都已相當成熟,台灣的自由化也使他們的技術可以運用,所以外商的機會來了,而台灣能玩這樣的遊戲的企業不超過十家,所以企業不再能倚障本土安全感為最後的避風港,必須加入他們的游戲,也就是台灣的產業會「新加坡化」 --後面都有個外國人或公司。

將來台灣企業生存的關鍵在於是否能大量採用最先進的情報、技術,無論零售、服務或製造業都要警覺這一點,否則注定衰退,這話並不是危言聳聽,因為全世界都在慢慢形成集團,只有集團才有能力建立很強的資訊系統,調度全世界的資源,取得最低成本。

那麼台灣要用什麼來作戰呢?

一九九一年會是台灣經濟改朝換代的一年,據我們瞭解,新的一年中很多企業努力的方向既不是增加人,也不是增加土地或機械設備,而是努力改善體質,尤其是加強運用資訊,也就是說,不再用有形的投資作成長的手段,而是以無形的投資提高每個員工的附加價值。

可以預見一九九一年會發生很大的重整(shake out),無論觀念、本土意識和管理方法,都要重整,誰能擺脫過去成功的包袱,重新來過,就會成功得很快,這將是高階管理人的大挑戰。

所以從這一觀點來看,也可以說九一年可能會有明星公司,而沒有明星產業。但是九一年的明星公司也不一定會賺大錢,它會把自己整理的很好,到下一波景氣來臨,這些公司會變成真正的主力。

經濟改朝換代

經濟改朝換代的力量不折不扣來自民間,在這一點上政府能幫忙的會很有限,基本上政策不必多,只要明確就好,例如儘量使金融市場效率化,建立更多募集資金的管道等。

現在社會上對經濟政策出現了各種聲音,這種情形將會繼續發展,但問題是眼界(vision)的問題,如果政府、產業、每個團體都能把視野放在國際上,看看台灣在國際上如何立足,就會變成我們經濟發展的助力。

至於一九九一年個人理財方面,個人能發揮的餘地不大,過去個人理財是自己打理,今年將轉為由專家理財,理財專家會愈來愈多,費用降低,競爭也愈來愈激烈,個人必須多聽專家建議,也就是利用有充分資訊的專業機構,自己操作的機率已經降低了。

事實上九一年的股市、匯市會起起落落,並不是一般個人擅長的,專家或基金的理財模式才是中產階級較合適的打算。

此外,因為大家已經吃不消經濟上大起大落,家庭財政會逐漸偏重長期保障方面,壽險會受到相當的重視,海外投資的代理也會大受歡迎。對個人而言,自己能做的可能只剩下銀行存款這一種投資了。

(何亞威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1 / 01 月號

第0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