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定南:盡職立委也不輕鬆

文 / 張弘毅    
1990-11-15
瀏覽數 8,700+
陳定南:盡職立委也不輕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你當過八年宜蘭縣長,這種經驗對於目前擔任立法委員有什麼影響?當縣長和當立委感受有何不同?

答:縣政府事實上就像一個「小內閣」,包括民政、財政、建設、教育、農業、社會、兵役、地政、主計、警察、衛生、稅捐……,工作性質和中央各部會類似,只是位階不同。所以八年縣政經驗,對瞭解中央政府公共政策相當有幫助。

立委職權不外預算和法案審查,以及公共政策的檢討。八年縣長任內,我編過縣政府八個會計年度總預算、追加預算,推動地方政務過程中,也發現很多中央政府公共政策決策的問題,過去地方政府發現這些問題,只能依行政層級透過省政府向中央反映,但不一定有影響力。

現在我從縣長變成立委,可以將過去在地方政府發現的問題帶進立法院,經國會議事運作,督促中央各部會把預算編列、法案、公共政策的不合理,甚至不合法之處以改善。

當縣長成就感較大

當縣長和當立委最大的不同,是縣長的責任非常重,背負每一項決策的成敗;立法院採合議制,個人有什麼建議,要獲得其他立委支持才能成為議案,所以不像縣長,可以把個人意見經由決策過程馬上實行。

因此就政府決策體系功能來說,立委職權比縣長少,相對責任也輕。但一個盡職的立委不比縣長輕鬆,尤其碰到審查預算的會期,晚上加班、連禮拜六下午都要加班。不過當縣長比當立委成就感大。

問:你在縣長和立委的角色轉換過程中,遇到什麼問題及困難?

答:對我來說沒有困難,反而因為當縣長在基層發現一些問題,更有助立委工作的發揮。

譬如以地方自治瓶頸的人事權來說,現在每位縣市長只能任用一位機要人員,所謂機要人員就是不必具有任用資格的人;但是七十年六月以前,每位縣市長可以任用五位機要人員,他可以將這些機要人員安插在祕書、出納、文書、庶務等單位,協助推展縣政工作。

堅持原則必要協調

李登輝在省主席任內,十分同意我和幾位縣市長的建議,認為應該恢復為五個,所以請當時人事處長卜達海和中央接洽,可是後來人事行政局不准,這個案子也就被打回票。現在卜達海當了人事行政局長,而我也成為立委,就有機會和職權,要求卜達海解決問題。

問:立法院是需要妥協的地方,尤其在議事技巧方面。而你向來十分堅持自己的理念,不輕易妥協,這對立法院問政工作,會不會產生衝突?

答:我寧願把「妥協」稱為「協調」,大原則我十分堅持,至於某些議案因為需要其他立委支持才能順利通過,所以必要的溝通協調是應該的。

上次總統選舉前,因為學生在中正紀念堂示威,陽明山上的老法統(資深國大代表)無法無天,所以我就提案,希望總統依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賦予的緊急處分權,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停止總統選舉、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臨時條款。

這個案子如果抱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態度,實際上不可能通過。所以後來經兩黨協調,停止總統選舉和廢除臨時條款我們不堅持,而立法院也就通過一項決議:促請總統宣告終止動員戡亂時期。

問:立法院兩黨私下協調,你曾經多次參與,是否曾發生協調內容和自己理念大相違背的情況?

答:有不少例子,但我一時無法全盤說明。

問:碰到這種情況,通常你的反應如何?

促成通過附帶決議

答:譬如國民黨政府要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我就反對到底,因為這個決定違背二千萬台灣人民福祉,也不符合當前國家利益。如果「國統會」組織法規、編制或預算提請立法院審議,我一定不會放棄任何反對的機會,因為這是原則問題。

問:也就是說,即使民進黨在這類事情上和國民黨有任何協調,你也會反對?

答:對。他們去協調,我保留我反對的立場。

問:立法院上會期審查中央政府總預算以及其他法案時,你促成不少附帶決議通過,能否舉例說明此一作法的原因及目的?

答:譬如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以及一九四六年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人民有自由遷徙旅行的權利,所以國安法第三條規定人民人出境必須申請是違憲、違背國際公法的。

因此審查內政部入出境管理局預算時,我主張把入出境證照費收入的歲入十五億二千多萬元全部刪除,並要求附帶決議,把入出境制度廢掉,檢討裁撤入出境管理局。

較少出現媒體上

問:這屆立委任內,是否計畫推動那些立法工作?

答:談到該推動的立法工作,其是一言難盡,許多法規非常落伍、不合時宜,政府有必要全盤檢討。例如「勞基法」規定工人可以合法罷工,但是幾個被農委會確認合法的罷工,經濟部卻依據「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指稱為非法罷工。

目前最缺乏專業性立法,很多法一訂定,立刻發生考慮不周詳,甚至本身條文自相矛盾的問題。環保部門目前在弄一個環境保護基本法,搞得不倫不類,我正就這一方面研究,這也是我在這屆立委任內工作的主要重點。 問:宜蘭地方民眾或許因為見報率的關係,似乎不瞭解你在立法院的情形……?

答:對,很不瞭解,

現在地方民眾較關切的是,很少在報紙或電視上看到我出現,都奇怪怎麼陳某某到台北之後便銷聲匿跡了,是不是因為沒有表現才這樣?對於這種事我倒是沒有那麼在意。我一向不主動和記者建立交情,所以和媒體關係不密切也就很自然。或許,這是我該調整的地方。

推測未來動向

問:這屆立委任期屆滿,你會不會參選省長或院轄市長?

答:以目前的狀況推測未來的動向,最合理的判斷是參加八十一年立委選舉,其他方面,我還不曾認真考慮過。

問:也就是說,目前你希望朝專業立委這條路發展?

答:把我前面的答覆做這樣的解釋,也是合理的。問:你一開始曾提到,當行政首長的成就感比較大,如果排除一切客觀因素,只論個人意願,你會不會比較希望當一個行政首長?

答:等這屆立委任期屆滿,我會比較清楚自己三年立委工作績效如何、個人對立委工作是否滿意,或許比當行政首長更有成就感也不一定,也許那個時候來回答這個問題會更客觀一點,哈哈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