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揭開神祕面紗 中東美麗國度 以色列

文化遺產╳宗教聖地╳現代風情
文 / 林琮盛、張德齡    
2014-06-30
瀏覽數 11,300+
揭開神祕面紗 中東美麗國度 以色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很多台灣人印象中,以色列彷彿和各種戰爭和災難劃上等號;甚至認為,以色列局勢動盪,走在其中肯定很不安全。但真正踏上這片國土,完全無法把戰亂與這個美麗國度相提並論。

在中東最負盛名、最自由的以色列大城市特拉維夫,擁有世界所有海濱度假地的悠閒和魅力;遊客可享受夏季地中海氣候,徜徉在海濱享受水上活動;晚上美妙、豐富的夜生活,完美展現文化之都的活力;還有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白城」,更是所有以色列人的驕傲。

體驗歷史和宗教 還有美不勝收的景觀

在以色列的「聖城」耶路撒冷,遊客必能感受到宗教和歷史的偉大魔力。「耶路撒冷」在希伯來語中,有「和平之都」之意。但千年來,卻受盡苦難。在這個不足1平方公里土地上,舊城(the Old City)集結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等世界三大宗教的精神重心。

錫安山上的猶太聖殿曾經是古猶太人政治活動的中心,第二聖殿遺址下的西牆(哭牆),是猶太教至今最重要的崇拜聖地。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也在此地受到神的召喚,腳踩聖石,夜行登霄,深受神啟,耶路撒冷因而躍升為伊斯蘭教除麥加、麥地那之外的第三聖地。但這裡也是耶穌受難、埋葬、復活、升天的聖地,無疑也是基督教的聖城。

除了體驗歷史、宗教外,更多遊客慕「死海」而來。在含鹽量比海水多四倍的水裡,即便不會游泳也能輕易漂流水面,還能洗一個死海泥浴,美容養顏!

但千萬別以為,以色列只有沙漠。在北邊加利利海也能享受到田園風光。湖水晶瑩清澈,湖面飛翔著眾多鳥類;湖的對面就是連綿的戈蘭高地。當夕陽印照在湖面,湖面和天空不斷變換著斕斑的色彩,與世隔絕的景象,出奇平靜。

每年從4月到10月是以色列炎熱乾燥的夏季,陽光充足,藍天罩頂、清澈乾淨的空氣,正是以色列旅遊最佳時機。(林琮盛)

重溫歷史

亮點1〉耶路撒冷

37次侵略 8次毀滅,不平和的和平之城

黃昏時的耶路撒冷甚美,在夕陽餘暉下,散發出金色的光芒。耶路撒冷是《國家地理雜誌》評選,一生中必去的十大城市之一。耶路撒冷在希伯來文代表「和平之城」,諷刺的是,從建城4000多年來,經歷過多次劫難,包括37次被侵略,8次被毀滅,可說是血與淚交織的城市。

耶路撒冷舊城中的大衛塔,是西元前1000年左右,猶太人大衛王所建的以色列王國遺址,當時將原名「耶布斯」的城市,改名為耶路撒冷,並立為首都與宗教中心。其後大衛之子所羅門王在該地建立第一聖殿,版圖擴展到幼發拉底河與埃及,是耶路撒冷最繁盛的時期。

如今的大衛塔保存原樣,成為露天博物館,每晚太陽下山後的7點鐘,上演一場高科技聲光秀,將耶路撒冷的歷史故事,投影在上千年的古牆上,短短的45分鐘,將遊客帶入時光隧道,穿梭在幾千年前的古城文明中,每天吸引上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

從5000多年前上帝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歷經猶太人所建的第一次、第二次聖殿,耶路撒冷從猶太教最興盛的時期,歷經亞歷山大、埃及、敘利亞王國,到羅馬帝國的統治後,轉為基督教聖地。西元7世紀左右,伊斯蘭教在阿拉伯興起,穆斯林軍隊征伐羅馬統治區,耶路撒冷又再度成為伊斯蘭教的聖地。

今日的耶路撒冷古城,包括三大宗教遺跡:猶太教的聖殿山和西牆、基督教的聖墓教堂、伊斯蘭教的清真寺,教堂與寺廟緊緊相鄰形成非常特殊的畫面。(張德齡)

亮點2〉馬薩達

永不陷落的宮殿,猶太人誓死捍衛的精神

談到思念之苦,離散之痛,應該沒有人比猶太人體會更深刻。猶太人因抗爭古羅馬人統治,爆發大起義,最終被迫流離失所,開啟2000年的大離散史。

大離散的悲苦,源自西元70年羅馬大軍攻破耶路撒冷,希律王(King Herod)建造的「第二聖殿」被摧毀。一群猶太軍人率領殘存的猶太居民,逃出耶路撒冷,奔向死海旁的希律王宮殿馬薩達(Masada)。馬薩達居高臨下,易守難攻。東側450公尺懸崖,直入死海之濱;西側懸崖高約100公尺。山頂平整,呈菱形狀,周圍城牆長約1400公尺。堅固的堡壘,令羅馬軍團一籌莫展。

西元72年,羅馬總督希瓦(Flavious Silva)率領羅馬第十軍團,圍困馬薩達,並且在坡緩的西側修築攻城高台。圍困多時後,西元73年,羅馬軍隊完成築城,準備強攻馬薩達城牆。但迎接他們的,卻是猶太軍民960具屍體、燒毀的建築和保存完好的糧倉。

因為在羅馬人攻破馬薩達前,守城的猶太將軍艾利撒(Eleazar)對其餘的猶太人大聲疾呼:「寧可做為自由人死去,也不能淪為羅馬人的奴隸。」最後眾人選擇自殺,寫下波瀾壯闊的悲劇史詩。

舉凡造訪以色列,馬薩達是無法錯過的聖地。遊客可一面俯瞰死海,一面體驗當年宮殿殘留的奢華遺跡。從黃土中發掘出來的遺址,約是原來堡壘的2/3,包括拱門、羅馬浴場,裝飾著馬賽克的宮殿、寬大的屋舍和巨大糧倉等。

馬薩達於2001年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之一。許多堅守復國主義精神的猶太人,至今都會到馬薩達重溫歷史。「馬薩達永不陷落」(Masada Shall Never Fall Again)成為以色列誓死捍衛的精神宣言。(林琮盛)

亮點3〉猶太大屠殺紀念館

堅持2000年的希望,撫平最黑暗的屠殺烙印

要真正認識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就是必去的行程,不過,遊客也要有心理準備,因為這並不會是個愉快的旅程,很多遊客是紅著眼眶出來的。紀念館有個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收集所有被害者的名字。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總共屠殺了600萬個猶太人,這個數字,甚至遠超過當時全球1100萬猶太人的一半,其中還包括150萬名小孩。

一走進紀念館,有條黑色的長廊,如同要進入漫漫的長夜。開場的第一幕,是個無聲小電影,訴說的是原本猶太人在二戰前幸福的生活,例如華麗的衣服、豐盛的佳餚、奢華的婚禮、各行各業快樂地工作著、溫馨的全家福畫面。當電影結束,進入更深的黑夜,緊接著九個展廳,順著歷史慢慢展開,從納粹的狂熱、對猶太人的謾罵侮辱、猶太社區被毀,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淪為乞丐,送往集中營、逃離與拯救,到最後猶太人復國。

整個博物館令人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兒童紀念館」,這是由一對倖存的猶太夫婦,為了紀念被屠殺的4歲兒子,以及所有被殺的兒童所建。這是一間近乎全黑的通道,中間由一只蠟燭透過反射原理,透印在天花板上好似無數的繁星,也象徵著所有在天上的孩子們。而背景聲音則是一聲聲的唱名,念出每個孩子的名字與他們被害時的年紀。

雖然過程是悲傷的,不過仍然不放棄希望。紀念館參觀到最後會播放以色列國歌《希望》:「2000年的希望,不會化為泡影,我們將成為自由的人民,立足在錫安和耶路撒冷。」(張德齡)

亮點4〉拉賓中心

透過拉賓生平,重新思考和平的代價

要了解以色列建國史,位在特拉維夫的「拉賓中心」博物館,必是無法錯過的殿堂。軍人出身的拉賓(Yitzhak Rabin),生平宛如一部以色列建國史。打過以色列獨立戰爭、「六日戰爭」的拉賓身經百戰,卻粹煉出他對和平的強烈渴望。

1987年,巴勒斯坦爆發第一次大起義。這是以色列首次遭遇從境內攻擊的全面武裝暴動,改變了拉賓和巴勒斯坦人相處的思惟。他認為,「以暴制暴」只會惡性循環。要真正解決問題,必須透過和平手段。

1993年,時任總理的拉賓在隱瞞國人的狀況下,私下和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密會。最後,和巴方簽署影響至今的「奧斯陸協議」。但拉賓的作法卻被以色列極端右翼分子視為「叛國」,痛批他為「賣國賊」。1995年11月,拉賓在特拉維夫遭一名猶太極右分子槍殺,享年73歲。

「拉賓中心」即透過拉賓的生平,教育以色列人,面對敵人究竟應用何種思惟態度,解決極為複雜的糾葛。館內有1500多幅歷史圖片、180多則紀錄片、迴旋式的內部空間,讓參觀者步入了時光隧道。展覽尾聲,參觀者沒入了一片漆黑大堂。大堂展示拉賓葬禮過程,不禁令人思考「和平需要付出多大代價」?但走過憂傷,步出大門,眼前旋即一片光亮。建築師希望,透過光線反差,向世人暗喻:光明前程,終將到來。(林琮盛)

城市巡禮

亮點5〉特拉維夫

全中東最開放的城市,包浩斯建築不容錯過

以色列人常形容,到耶路撒冷pray(禱告);到特拉維夫卻要play(玩樂)。希伯來語中,「特拉維夫」意指春天 (Aviv)的小丘(Tel)。現代猶太復國主義之父西奧多‧赫佐的著作《新故土》(德語:Altneuland)被翻譯成希伯來語時,特別使用「特拉維夫」,意味「春天」萬物復甦,隱喻復國有望。

氣候上,特拉維夫充滿陽光氣息,每年平均超過300個晴天,極適合旅遊。特拉維夫被公認是以色列最為國際化的經濟中心,充滿活躍、現代、活力的氣質。在自由奔放的氛圍下,不少以色列人就算在距離市區100公里外的海法工作,也要居住在特拉維夫。

想看包浩斯建築,特拉維夫應有盡有。二次世界大戰前,包浩斯建築風靡德國,領導這一運動風潮的正是猶太人。許多猶太人移居到特拉維夫後,讓包浩斯風格在該城遍地開花。包浩斯建築多為方正平頂,如火柴盒式樣,線條明晰;牆面多、窗戶小,表面為白色或混凝土色,還有開闊的陽台。2003年,特拉維夫以包浩斯建築鑄成的「白城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除了看建築,特拉維夫也堪稱是全中東地區最自由開放的城市。每年夏秋之交,特拉維夫都會舉辦同性戀大遊行,展現強大的文化包容力。熱愛戶外活動的遊客,也能依傍地中海,在藍天陽光下,躺在潔淨無暇的沙灘,與比基尼女郎一同體驗日光浴;或踏著地中海衝浪,或乘著帆船,享受破浪快感。

有不少外國遊客比喻,特拉維夫因為太開放、太包容、太熱鬧,完全不是印象中「充滿宗教味兒」的以色列形象。特拉維夫還是一座不眠城,城市坐落無數酒吧,夜生活魅力十足。(林琮盛)

亮點6〉雅法

藝術作品掛街頭,海港古城變身博物館

雅法(Jaffa)是以色列國土上和地中海沿岸最古老的海港城市,早在4000年前就是個港口。但多數遊客常聽聞特拉維夫,卻忽略雅法。特拉維夫建城,最早自1909 年。當時66 個來自俄國的猶太移民家庭,在雅法古城北方不遠的地方,建起第一個猶太居住區,1910 年改名為特拉維夫。

之後,這片新居住區「特拉維夫」發展突飛猛進,規模迅速超越雅法古城。1950年,以色列政府將特拉維夫與雅法合併,取名為Tel Aviv—Jaffa(特拉維夫— 雅法),成為當前這座城市名字的由來。

論歷史底蘊和風霜,雅法古城幾經戰亂和紛爭,從早期的羅馬人、希臘人、十字軍、土耳其人到中世紀阿拉伯人,都曾占領過。在1799年3月7日,拿破崙在和埃及和敘利亞的戰爭中,圍攻並占領了雅法;法國士兵大舉掃蕩全城。傳聞,拿破崙更下令殺掉上千個已投降的穆斯林士兵,震驚伊斯蘭世界。

歷史戰亂之後,雅法古城風光迷人、美麗依舊,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在古老雅法港附近,遊人可選擇傍晚時分,安靜閒坐在海濱,任夕陽沐浴、海風輕撫,遙望高樓林立的大都市特拉維夫,甚是愜意。

目前,以色列政府恢復雅法古城舊貌,將其改造成為藝術家的聚集區。被藝術家改造的老房子,如今都成了畫廊、工作室,作品掛在街頭巷尾,讓古城搖身成為露天藝術博物館。藝術區的街道更是特別,多用星座命名。許多遊客都熱衷於在老城中尋找自己的星座,自己的街道,乃至於自己的門牌號碼。

感受過地中海風情後,遊人也可轉往鄰近的雅法跳蚤市場,挖寶探險,享受殺價樂趣,再朝特拉維夫白城前去,觀賞這座世界文化遺產的建築特性。(林琮盛)

亮點7〉凱薩利亞

希臘與基督文化中心 再現2500年前藝文生活

位於地中海旁的凱薩利亞也是座古城。歷史可追朔到西元前500多年的波斯,腓尼基人就已經開發此城,這也是以色列境內「最具古羅馬特色」的城市。西元前37年,希律王在羅馬帝國的支持下取得政權,擴建此城,並且正式命名為凱薩利亞,其實就是榮耀羅馬的帝王──奧古斯都凱薩。

現今,在以色列保存最完整的半圓形羅馬劇場,就是當時大希律王所建造的。這座劇場,其後用了將近數百年,可容納超過4000名觀眾。貴賓席是用仿造大理石的石灰設計的,而舞台後方背景則是裝飾華麗,約三層樓高的牆,建築的精密與巧妙,可見一斑。

拜占庭時代,這座劇場曾被改建為城堡,後來阿拉伯人占領此地後,就被廢棄不用。今日,這裡又根據原來的設計重建,還經常舉辦戶外音樂會與舞台劇,讓觀眾可享受古羅馬時代的藝文生活。大希律王時代,還興建了另一個U型露天大劇場,長約250公尺,寬50公尺,可容納1萬名左右的觀眾。到了羅馬時代,這個場地被用來當做賽馬、運動會和娛樂表演的場所。

羅馬帝國盛世時期,凱薩利亞曾是當時希臘與基督文明的中心,後來又經過回教文化的洗禮,到了西元1101年,十字軍占領該城,它又成為無數朝聖者的大門,但同時也展開200多年的宗教之戰,經過無數次的攻略、侵占與易主。

今日的凱薩利亞,因享有地中海旁的優越自然環境,又臨近科技之都海法,竟已蛻變為著名豪宅區。這座城市讓人深深感受到歷史變遷與物換星移。(張德齡)

亮點8〉阿卡古城

地處歐亞樞紐 保留伊斯蘭及十字軍遺跡

以色列建國以後,似乎跟回教世界衝突不斷,但在境內其實有濃厚回教文化遺跡。來到阿卡老城堡,兩面大大的十字軍旗幟迎風飄揚,想像近千年前十字軍東征時景況,這裡保有最珍貴的遺跡。

阿卡古城是世界上最古老城市之一,有5000年歷史,2001年被UNESC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委員評價:「擁有保存完好的城堡、清真寺、商棧和土耳其浴室等建築。城市中十字軍的遺址可追朔到1104到1291年,高於或低於如今街道的平面,保留完好,生動再現了中世紀耶路撒冷十字軍王國的城市規劃和城市結構。」

因為地處歐亞的樞紐,位於地中海沿岸,距離黎巴嫩僅10公里,阿卡是伊斯蘭與基督教文明的交會,因為古時歐亞交通往來中心,是古代兵家必爭之地。甚至連拿破崙也深知其戰略價值,曾經聲稱如果這個港市落在他的手裡,「世界猶如我的囊中之物」,不過他從未成功攻下該城。

11世紀後的200年,十字軍數度東征,與回教爭奪宗教聖地耶路撒冷。十字軍在攻下聖地後,占領阿卡,成為保衛聖地的最後屏障,也成為當時最大的港口。18~19世紀,阿卡被併入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增建不少極具當時特色的清真寺與土耳其大浴堂等建築,並有不少土耳其時代貴族住宅。

如今的阿卡古城是以色列境內最具伊斯蘭特色的城市。除了十字軍城堡、聖殿騎士隧道、當年土耳其遺留的清真寺與大浴堂等古建築值得參觀外,蜿蜒於巷弄間的阿拉伯市場,更是必去行程。在這裡,可以買到手工精美的阿拉伯用品,像式咖啡用具、各式各樣的香料、阿拉伯的手工甜點等,且保證物美價廉。(張德齡)

另類體驗

亮點9〉加利利海

戰地變農莊,獨特的以色列田園風光

一般人以為以色列是戰地與沙漠,但事實上這裡也可以享受田園風光!來到加利利海,其實不是海,而是以色列境內最大的淡水湖。這裡是新約聖經中耶穌行使各種神蹟的所在地,包括醫病趕鬼、五餅二魚餵飽5000人、海面行走等。但今日的加利利海,不只是基督徒的朝聖地,許多旅客也喜歡在這裡度個小假,享受田園生活,還可以安排騎馬與露營。附近有不少農莊,以哈加利(Vered Hagalil)最有名。

哈加利農莊的歷史,宛如一部加利利海的近代史。很難想像,眼前如此恬靜的田園風光,曾經掙扎在戰火邊緣。1949年以色列建國後,來自美國芝加哥的猶太裔年輕人阿維尼(Yehuda Avni),隻身來到以色列,在這裡遇到他的另一半。當時,他的夢想是結合農場與觀光,他不斷地尋找,最後落腳加利利湖畔,經過多年努力,從一個原本荒蕪的小山丘,晉身到擁有湖景的美麗觀光莊園。

不過這裡地處巴勒斯坦與敘利亞邊界,1948年敘利亞占領整個東北角,次年雖然簽署停火協議,但以阿的衝突仍然不斷。直到1967年「六日戰爭」後,以色列才真正控制加利利海與戈蘭高地。

如今的哈加利農莊已經交由阿維尼50多歲的女兒和女婿經營。擁有10多間家庭式的溫馨小木屋,幾乎每間都可以看到美麗湖景。農莊裡的馬場,提供遊客各式的騎馬行程和訓練,每天清晨,旅客可以預約馬車接送吃早餐,也成為孩子們的最愛。農莊也可安排幾天「野外露營」的活動,導遊帶領馬隊到山裡紮營,十分特別。

下次來到加利利海,別忘了試試農莊,享受以色列式的田園生活。(張德齡)

亮點10〉基布茲

到共同農莊當志工,以工換宿看世界

年輕人想要體驗以色列,有個另類方式:擔任共同農莊(稱基布茲,KIBBUTZ)志工。目前以色列共有200多個共同農莊。它誕生於1909年,「年紀」比1948年建國的以色列更久遠。走的是社會主義路線,堪稱是目前全球唯一僅存的「準人民公社」。

裡面的成員,過著集體勞動、集體生活、集體擁有的生活。原則是:人人平等,沒有競爭,沒有爭奪,基本需求都可得到滿足。裡面的服務應有盡有,包括游泳池、健身房、博物館、中小學校、醫院、食堂、猶太會堂、超級市場、洗衣房、工廠、倉庫、工具房,宛如一個小社會。連分配年度利潤,也由全體成員共同討論決定。平常開支,包括衣食住行、醫療保健、教育、旅遊乃至聽音樂會、看電影等幾乎免費,都集體統一分配。

近年來,這些共同農莊也面臨轉型,紛紛轉向工業生產或旅遊業。如位在死海旁的Ein Gedi,即經營死海住宿、和沙漠旅遊活動,甚至打出自己農場品牌的礦泉水。部分農場則招收國際志工,讓18至35歲的國際志工(含台灣)免費體驗以色列的「人民公社」文化。參與的志工需要付出勞力,換取生活需求,類似台灣近年流行的「以工換宿」。

勞動空閒之餘,部分農莊還會邀集志工,至附近景點短期旅遊;每月也提供少許零用金。許多來自各國的國際志工經常一待就長達半年,對拓展宏觀視野、認識國際友人,是十分特別且難忘的體驗。目前為止以色列有200多個基布茲,產值將近100億美元。(林琮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生活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