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生命做事的「技轉王」 為台大打造創業平台

新任台大副校長 陳良基
文 / 張德齡    
2013-10-07
瀏覽數 41,700+
用生命做事的「技轉王」 為台大打造創業平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9月一個午後,台大思源樓的教室熱鬧非凡,這一天是「台大車庫」(NTU Garage)成果展,經過半年努力,今年3月甄選出來的四個學生創業團隊,上台分享創意。包括從目前最夯的共享經濟衍生出既環保又方便的Carpo共乘車、遠距教學的Tutor NTU、鎖定音樂專業的線上和聲教學,以及饕客玩家最愛的電視美食。

「台大車庫」幕後推手,就是9月10日新上任的台大副校長陳良基。致詞時他感性地說:「車庫是矽谷草根創業的基本精神,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創業一樣!」他在台大已陸續創辦創新創業學程、台大創聯會、台大車庫等。

其實陳良基不只是台大電機系教授,他在產業界早已名聲顯赫。他在學界是著名的「點子」多、「產值」最高的教授,並有「技轉王」的封號,光是個人研發成果技轉權利金,就高達5000萬台幣。他是台灣第一個研究電腦輔助工具CAD(Computer Aided Design)的本土博士,也是國際上「數位視訊架構」的先驅,同時為少數本土博士榮獲美國IEEE電機電子協會最高院士。

從國研院回台大 推創新創業

去年5月,陳良基才接受國科會主委朱敬一邀請,出任國家實驗研究院院長。而今年6月新任的台大校長楊泮池,則希望他能夠回到台大。在接受《遠見》專訪時,陳良基提到:「楊校長非常認同我推動創新創業的理念,他告訴我,台大更需要我。」

對於國研院,陳良基有許多新想法。過去一年,他花很多心力建立機制與跨領域整合。他將國研院、教授與產業做了有趣比喻:大學教授就像是名廚,產業好比顧客,廚師端出來的菜就是人才,而國研院的角色就像廚房的設備,提供好的廚具與先進設備,廚師才能煮出美味佳餚。不過他認為,舊式中央廚房已經不可行,應該提供像鐵板燒模式,才能拉近客戶與廚師的距離。決定回台大後,對於國研院,他有很多不捨,「很多同事,都是幕後無名英雄,默默地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任務。」

過去一年多,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這群幕後英雄,陳良基要求主管親上廣播電台,訓練這批科技人將高深的技術化為簡單的故事,例如奈米中心自行研發全球第一超微電晶體、台灣第一個自製衛星福衛五號、測速全球之冠的國震中心、第一隻無菌實驗鼠對於台灣生技的重要影響等。

在國研院一年四個月的日子,陳良基一共寫給員工67封信,幾乎每週一信,為的是溝通理念。從第一封的期許,直到最後一封的「勇敢創新」一張張手稿,都是他在夜深人靜時撰寫的。

用生命做事 最牽掛青年學子

「他幾乎是用生命在做事,」國研院的綦振瀛副院長形容,共事一年,感受最深的,就是陳院長非常在意「人」,不只是高階主管,而是每個員工。不過,儘管對國研院不捨,陳良基心中更牽掛的還是青年學子。「台灣的機會,還是在生生不息培育出來的年輕人。」不難理解,為何他決定重返台大。

早在正式宣布副校長的前一週,陳良基一手打造的台大電機二館著名的「322實驗室」,學生們早就預備好蛋糕與卡片,提早歡迎指導教授,並想給他「驚喜」。每週三,陳良基都固定來這裡開會。當他步入教室的那一刻,隨即傳出學生們的歡呼聲,讓他嚇了一跳。外表看起來挺嚴肅,但其實私底下平易近人,和學生們談笑風生。而愛好打羽毛球的他,當天還和學生們討論組團參加校內比賽的事。「老師平常雖然忙,但還是會保留時間,和我們聊聊,關心我們的狀況,」一位學生說。

很多人說陳良基做事快,劍及履及,或許可以從他的辦公室效率看出端倪。每次打電話到他的台大辦公室,電話總是響第一聲就被他的助理張雅絢接起來。「很多人也問過我這件事(接電話那麼快),不過我就很自然接起來,」或許因為跟隨陳良基10年,早已耳濡目染。

張雅絢形容他的老板自我要求高、對學生嚴格,而且「記憶力」超好,喜歡嘗試新事物,甚至連訂便當也要創新,因此她常常得絞盡腦汁做變化。

最憂心國家產業發展停滯

近20年前剛進台大任教的呂學中,因為負責電機系50週年簡報,當時微軟剛推出新產品,非常搶手,喜歡嘗試新科技的陳良基是系上第一個買的,「當時還全新的,他很大方的借我。」「他在學術上與國際上的成就不用贅述,最令我佩服的,就是他憂國憂民的情懷,」呂學中指出,不論在台上或私下,陳良基言談間都顯露著對國家後繼產業停滯的憂心。因此他在電機系,鼓勵開設專利法的課,希望工程學生對智財專利有了解,而提出「創意創業」學程,也希望提供年輕人發揮的舞台。

「他有句名言:『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永遠追求創意與創新,」國研院的綦振瀛如此形容。也有校友指出:「陳良基不是台大畢業的,在台大有今天的地位,非常不容易。」

陳良基來自雲林,從小便要幫忙務農,七個兄弟姐妹當中,他最會唸書,唯一進入大學。他常說,因為小時候家庭環境不好,造就他對環境的敏感度,「肚子餓,變聰明,」(台語諺語),他最大的感觸,就是每次在繳學費

的前一晚,母親便要去鄰居家串門子,其實就是借錢。

從小他便觀察,大家都很努力的工作,但為何仍入不敷出?因此創造價值比努力更重要。就算是農家,還是可以用創新創造價值。例如除了種稻米與花生,其他時節可以選擇種植包括蘆筍、芝麻、西瓜等不同的農作物。差異化的學問也可以用在農夫上,例如沙田、水田,適合種植的作物就不一樣。

他認為,同樣道理,用在台灣現今的科技業也一樣。早期台灣成功的模式是垂直分工,各個廠家將自己那塊做好就好,台灣的廠商很厲害,CP值可以做到全球最高,但產值不斷提升的結果,卻是利潤不斷降低。「以種田來比喻,就是我比去年更努力,但收成卻只有一半,這樣是不對的,」陳良基指出,直到現在,台灣垂直分工的心態還是沒有太大的改變,但世界在變,台灣再不改變就不行了。

鼓勵學生「做不一樣的事」

改變就要從教育年輕學子開始。除了鼓勵他們創新,對於學生要求嚴格,眾所皆知,也因此,業界特別愛用他實驗室出來的學生,甚至有「聯發科先修班」的封號。即使如此,陳良基並不希望學生畢業一定要進大公司,而是鼓勵他們「做不一樣的事」。

在智利礦災中聲名大噪,全球前三大網路攝影監控廠商晶睿電子,創辦人兼董事長陳文昌就是陳良基學生,當年他的創業團隊,陸陸續續10多位都來自陳良基的實驗室。低調的陳文昌,平常不接受媒體採訪,但這次聊的是他尊敬的老師,他才受訪。

「我和老師都是農家背景,有很多相同特質,因此很聊得來,」一開口,陳文昌便這麼說,他說當年念完博士已經37歲,面對回去電信局的研究工作和創業的抉擇,老師鼓勵他,「既然想創業,就先去業界闖闖。」2000年陳文昌創辦晶睿電子,一開始篳路藍縷,並不順利,但是陳良基一路「情義相挺」。

「每次老師遇到我,都會問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忙?」􀀁陳文昌回憶,最讓他感動的,是陳良基還將自己幾十萬的積蓄投資進去。不過這位學生沒讓老師失望。晶睿在2006年上櫃,股價曾經衝上200多元,現在也有150元上下,儘管陳老師在意的並非股價,「至少到去年為止,老師都沒有賣掉手上的股票,」陳文昌說。

現在陳文昌已是成功創業家,三年前,他再度進入校園念台大EMBA,原因也是陳老師不斷嘮叨。原來晶睿上櫃後,陳良基就希望他接受完整的管理訓練,每次見面就念一遍,一念好幾年。「要不是老師,我也不會50歲還去念書,」陳文昌笑著說。

勇於嘗試 選擇半導體雷射

陳良基桃李滿天下,而他最尊敬的老師,也是口中的「貴人」與「伯樂」,則是在成大電機系的指導教授、前交大校長張俊彥,當年留他下來念博士。

從學士到博士,陳良基都在成大電機系。不過,念研究所確實是一個「偶然」。大學時代他拿到聲寶的「建教獎學金」,畢業後可以馬上工作。不過,某天中午,他在校園餐廳排隊等著打菜,無意間聽到研究所學長們熱烈討論研究的題目,他覺得實在太有趣了,燃起研究的熱情,讓他決定念研究所。

喜歡創新、勇於嘗試的陳良基,常常挑戰「最難的事」,即使冒很大風險,研究所時就可看出端倪。他回想,「當時研究半導體元件的人很多,我想做些不一樣的,於是選擇半導體雷射。」

但是,雷射分子是有毒金屬,作實驗時可能釋放有毒物質。國外實驗室有良好保護措施,但當年成大實驗室卻還是土法煉鋼。「當時我做實驗時,其他同學都跑光光,」陳良基是唯一研究該專題的學生。為了保護自己,特別在實驗室養金絲雀,因為鳥對空氣非常敏感,結果那隻可憐的鳥,竟然一個禮拜就死了。

不過,即使面對危險,他還是不願放棄。大量閱讀資料文獻,他終於找到方法,如果將爐子的氣壓變低,外面的空氣便可以進去,裡面的毒氣卻不會出來,最後這個發現,成為全世界第一個被提出的「伏壓」方法。

由於表現優異被張俊彥留下來,但他因為修了黃炎松在台大的課,當時他從矽谷回來,首創電腦繪圖輔助工具CAD技術,陳良基深感興趣,「很少人博士論文換題目的,」後來他成為該領域第一個本土博士。

有責任打造舞台給年輕人

這中間還有段插曲,其實陳良基在念博士時,就有創業機會。當年黃炎松曾力邀陳良基到矽谷創業,當時他的新創公司ECAD,是現在Cadence(益華電腦)的前身,曾是該產業龍頭,也是矽谷百大科技企業,去年全球有5000多名員工。

當年一起跟隨黃炎松創業的幾個學弟妹,後來又創辦思源科技(SpringSoft),去年這家公司以約122億台幣的高價賣給新思科技(Synopsys)。陳良基當年曾有意跟著一起去創業,不過他自認經驗不足,沒有把握,錯失良機,「有點後悔,所以我後來推創新創業很急,因為人生難得有這種機會,或許一生就這麼一次!」

數月前,他特別去矽谷,和當地著名的育成加速中心Plug & Ply簽約,希望與矽谷多交流。離開國研院前,他還在爭取國科會一樓的空辦公室,日後可作為台灣年輕創業的育成加速中心。其實在台灣校園推廣創新創業,並不容易。為了建立台大車庫,光是場地便協調很久。為了找尋好業師,他半開玩笑地說,「我帶著學生們跑去一一磕頭」。

甘願如此辛苦是因為年輕時,他這一代享受台灣科技起飛的好處,是當年前輩潘文淵、李國鼎營造的機會,因此他認為有責任營造舞台給現在的年輕人。陳良基更期許,靠著推動創新創業平台,最優秀的台大學生,未來走出校門時,應該創造工作,不是去找一份工作(create a job, not take a job)。

本文出自 2013 / 10 月號

台灣珍奶打敗美國印鈔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