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施明德:堅持做總統們的敵人,歷史自會還公道

見證台灣民主 系列論壇6
文 / 何佩珊    
2013-10-07
瀏覽數 11,300+
施明德:堅持做總統們的敵人,歷史自會還公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的民主發展史上,年過七旬的施明德幾乎無役不與,坐牢25年,為了爭取台灣民主,在監獄中絕食,最長一次達4年7個月。有人形容他是浪漫的革命家,他則自認自己最重要、且無人可與他競爭的頭銜是「總統們的敵人」。

細數歷任總統,從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一直到李登輝時代,施明德都曾坐過牢。在陳水扁當總統時,他發動百萬人反貪腐的罷免總統活動,到了馬英九當總統,他仍一直站在當權者的對立面。他自嘲的說,就是因為當總統們的敵人,所以他自認也是台灣有史以來受到汙辱、扭曲最慘烈的一個人。但他很清楚,反抗者是要付出代價的,因此他心安理得。他深信不管今生受到多少誤解,「百年後台灣人會還我公道。」

即便自2006年紅衫軍後,施明德已逐漸淡出政治舞台,但他仍關心台灣的未來。今年民主基金會為慶祝成立十周年,與《遠見雜誌》合辦系列論壇,邀請施明德擔任繼李登輝、蕭萬長、呂秀蓮、郝柏村和謝長廷之後的第六場論壇主講人。

自由永遠是抗爭者的戰利品

這天,施明德一身黑色西裝,打著一貫的領結與紳士模樣,臉上留著招牌山羊鬍,雖然演講過程中偶有幾聲咳嗽,歲月似乎沒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跡,特別是每當話題談及台灣未來,堅毅的神情與鏗鏘有力的話語,絲毫不減年輕時的雄心壯志。

演講一開始,他先準備了兩句話送給大家,第一句話是:「自由永遠是抗爭者的戰利品,絕對不是掌權者的恩賜物。」他說,每一位獨裁者的下台,不是自然死亡,就是橫死街頭,沒有一個會在有生之年主動把自由民主還給群眾,舉世皆然,台灣也不例外。

以他自己為例,當年為推動總統直選,違反集會遊行法,因而被判處拘役,但他不願易科罰金,選擇以立委身分第三度入獄服刑。為的是什麼?「因為要留下歷史紀錄,」他再一次強調,自由永遠是抗爭者的戰利品,絕對

不是掌權者給你們的。

他想送給大家的第二句話是:「民主這一課永遠沒有句點。」在這句話上,他有切身之痛。回憶2000年政黨輪替時,施明德真的很高興,畢竟在年少時投考軍校,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推翻蔣家獨裁政權,爾後他也朝著這個方向走了幾十年的人生路,終於看到政權移轉。「以為可以安逸了,所以離開民進黨,但這是一個大錯,」他說。

當年和他一起為台灣民主奮鬥的幾個老朋友,黃信介已經辭世,許信良、林義雄也陸續都離開了民進黨,最終由美麗島律師團全面掌權,然而不過才幾年,民進黨也腐化了,他所到之處,每個人都要求他負責。迫使他在2006年再次站出來,也就是後來的紅衫軍。

兩種政治族群 矛盾又衝突

「當時我真的是一種贖罪心理,」他說,能夠號召百萬民眾並不是他厲害,而是民怨沸騰。因為掌權者永遠聽不到人民的哀號,因為權力蒙蔽了良心、權力使人狂妄,讓掌權者以為可以為所欲為。

施明德認為,台灣的政治環境是相當特殊的。多年來一直存在兩種族群,不是血緣關係,而是政治族群。一種人在1945年和1949年來台,胸懷中國史觀;另一種則是像他一樣,不知道祖先是什麼時候來的,但他們知道這塊土地歷經過荷蘭人、西班牙人、大清帝國、日本人,乃至於1945年國民黨政府的統治,因而懷抱著殖民地史觀。

60年過去了,兩種史觀的矛盾衝突依然存在,致使兩個族群一直對彼此懷有敵意。即便如今很多台灣人、年輕人都未曾受過迫害,心中卻存有受害者的仇恨,這樣的敵意在社會持續發酵,讓台灣沒辦法發展成正常國家。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他認為過去60年來,共有三件大事關乎台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

首先是二二八事件。他感慨地表示,二二八事件讓當時台灣的精英消失殆盡,台灣從此進入沉默世代。一直到1970年代,在施明德這一輩的「殖民地後裔」學會華語、知識增長後,反對勢力才得以高漲,也才有能力和掌權者打筆仗。

第二個關鍵則是為了爭取民主的美麗島事件。這次事件讓台灣人民力量高漲,統治者勢力開始下滑,一直發展到2000年,政權移轉。第三件大事則是反貪腐的紅衫軍事件。這個運動讓政權再次出現移轉,而且更重要的是,這起事件沒有摧毀台灣辛苦建立的民主體制。

他認為這三件事都是影響台灣憲政體制、民主化、自由化很重要的。他也想到假使那時紅衫軍狂傲地、無法自我克制地占領總統府,今天的台灣恐怕就會是另一個模樣。

政治犯是推翻獨裁者的火把

為了爭取自由民主,一路走來,施明德幾度入獄、絕食,吃了很多苦,他用親身經歷告訴大家,該怎麼將反抗氣氛凝聚成反抗勢力,在落難後,面對苦牢的漫漫長夜又該如何尋找希望。

他形容,「政治監獄是革命的燈塔,政治犯是推翻獨裁者的火把,」他訴說著在美麗島事件前,他曾是個弱勢政治犯,也曾有過假自殺的舉動,更笑言時下流行的斷食療法,開班授課又收費,為什麼都沒有人找他去開班授課,「我不是全世界關最久的人,但絕對是4年7個月內被從鼻子灌食最多次的人,」「有一位陳先生(指陳水扁),前些日子絕食幾天就受不了,他不相信施明德絕食4年7個月。」這些話說來輕鬆詼諧,但卻可以清楚感受到當中的苦澀。

施明德也坦言,過去這段艱苦的路程中,對他而言真正的誘惑有兩次。第一次是在解嚴時,當時的總統蔣經國要幫他減刑假釋,但他認為自己沒罪,始終不願接受。「對一個被判處無期徒刑的囚犯來說,有什麼樣的誘惑比自由更加強烈?但我拒絕了,」他說。

第二次則是領導百萬紅衫軍包圍總統府的時候,有許多支持者要他帶領大家衝進總統府,但他一直拒絕。「我知道很多人希望爽一下(衝進總統府,逮捕陳水扁),我也很想爽一下,但爽一下的代價是,我會馬上從改革者變成反叛軍頭頭,台灣馬上癱瘓,政府甚至可以宣布戒嚴。」

承受苦難易 抗拒誘惑難

其實在他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主席會客室裡就貼著「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這句話。離開民進黨時,施明德也告訴老同志,現在沒有苦難,只有誘惑了,面對苦難要活下去就會發揮潛能,不用害怕,真正要提防的是誘惑。問題不在誘惑有多大,是在於可以選擇要或不要,「你有權力選擇,內心就會掙扎。」然而民進黨終究沒有抵擋住誘惑的吸引。

對於台灣的未來,施明德不敢樂觀。台灣有很多社會或經濟議題都因為兩個史觀的存在而不斷產生衝突,施明德一直盼望能夠看到大和解。但目前執政黨無能,民進黨的心態也很可議,「只想著看你(國民黨)爛,看你爛更

加爛,就可以班師回朝,這就是台灣的現象。」語氣中盡是氣憤與無奈。

最後,他深切盼望台灣可以脫離兩黨政治,希望不滿的人民、有信仰的人民能夠站出來。他很深惡痛絕所謂深藍、深綠,政治都被這些綁架,為何不鼓勵正綠、正藍?什麼叫正藍,是心中有信仰的人,信仰民治、民有、民享,那是孫中山先生的想法,來自林肯的演講,而且在憲法裡頭。

而像他這種殖民地後裔則是正綠,一樣心中有信仰,主張自由、平等、博愛是最高指導原則。「現在民進黨這些領導者,心中可有信仰,心中可有理念,還是只是在追求權力利益而已?」他這樣問昔日的伙伴。在他有生之年他希望看到一群主張民治、民有、民享的人,和一群主張自由、平等、博愛的人士,坐下來和解,為台灣民主未來去奮鬥,「沒有他們,台灣現狀不能改變。」

本文出自 2013 / 10 月號

台灣珍奶打敗美國印鈔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