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群天才+一群創投,讓矽谷除了創新還是創新

新矽谷新模式
文 / 張德齡    
2013-09-02
瀏覽數 17,550+
一群天才+一群創投,讓矽谷除了創新還是創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源源不絕的創新,是矽谷的原動力。走過網路泡沫與次貸風暴,今天的矽谷繼續發光發熱。每年矽谷最具權威的媒體《聖荷西水星報》都會公布矽谷150大上市企業排名,今年4月最新公布的數據顯得格外亮眼。去年,矽谷150大業績比去年成長9.1%,員工人數增加5.3%,每位員工平均產值為53萬美元營收,也比去年成長3.7%。

今年前5大企業依序為蘋果(Apple)、惠普(HP)、英特爾(Intel)、Google與思科(Cisco)。排行榜也透露產業間的消長。

10年前,才剛與康柏電腦合併的惠普排名第一;如今,換蘋果登上寶座。但蘋果在2003年時,iPad、iPhone尚未問世,年收58億美元,只有當年惠普的1/10。與10年前相比,也有1/3的公司已不存在,由剛上市的新創公司取而代之。

2012年,也是矽谷近10年來上市公司數量最多的1年。前150大中,近乎1/10去年剛上市,包括臉書Facebook、美食評論網Yelp、雲端服務Workday及網路通訊Palo Alto Networks等。這些公司也不像過去的網路泡沫公司,只存在本夢比,反而大多表現搶眼,業務增長最快的前10名公司中,5家去年剛上市,超過3家是2010年與2011年才上市。

創投鎖定潛力股

讓年輕人放膽冒險

不僅剛上市的公司亮眼,未上市的新創公司也身價不凡。今年更打破紀錄,到今年3月止,身價10億美元以上的矽谷新創公司超過30家。

矽谷著名的杉木創投(Sequoia Capital)估計,截至今年底,將有100家公司達到10億美元的水準。

這些公司各個都是潛力股,可能是5年前的臉書,甚至是15年前的Google。包括網路剪貼簿Pinterest、住宿平台Airbnb、雲端儲存的Box、雲端筆記公司Evernote、線上民調公司Surveymonkey等。

若說源源不絕的新創公司是矽谷的命脈,那麼創投就是矽谷絕對不可少的支柱,讓創業者有機會冒險。有人開玩笑說:「矽谷,就是一群天才,以及一群有錢人,在一個天氣很好的地方。」說得直白,但很貼切。如果說天才指的是優秀工程師,那麼有錢人就是創投了,天氣很好代表創業環境。這就是矽谷特殊的生態體系(Ecosystem)。

史丹佛大學旁的沙丘路(Sand Hill Road),是矽谷創投大本營。光是去年,創投的投資超過109億美元,等於3000多億台幣在扶持新創企業。

其中KPCB和杉木是兩家最具歷史的創投,均於1972年成立。KPCB創辦人是現年60歲的約翰‧杜爾(John Dorr),旗下最重要的投資包括Google、昇陽、亞馬遜及最近的Zynga。當年和杉木共同投資Google 2200萬美元,占20%的股份,現在Google市值至少2500億美元。

全美創投協會統計,美國民營公司約有11%工作是由創投投資的公司提供,相當於造就美國2%GDP。除了創投,天使投資人也扮演資金提供的角色。史丹佛大學的教授恰雷頓(David Cheriton),就是一例,當年他投資Google 10萬美元,成為史上最棒的個人投資。

育成加速中心

砸大錢培養明日之星

前幾年,創新的矽谷又有新點子。因為創投要求的條件較高,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認識天使投資人,對於廣大的創業家來說,很難尋找資金。因此2005年,一家「育成加速器」Y combinatory設立,提供入選創業家「種子基金」與3個月訓練,換取6%股份。一年兩次的「Demo Day」,更吸引包括台灣的全球創業家報名。

短短7年間,Y Combinator創造了4600個工作機會,為2000個新創公司募款超過16億。雖然根據統計,育成加速器投資的公司失敗率大約90~95%,不過也成功創造不少明日之星,包括入榜身價10億以上的新創公司Airbnb,以及網路儲存Dropbox。而且重點是,讓更多想要創業的年輕人有機會得到資金與資源。

這樣的模式正從矽谷散播開來,好幾家育成加速中心相繼成立,包括:Techstars、500 Starups、kicklabs等。許多大公司例如微軟也開始做育成中心,李開復在北京創辦創新工廠也是類似模式。

實力至上

接受失敗與分享創業

其實,整個矽谷就是個大型「育成中心」。走到哪裡都可以感受到創業氛圍。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回想自己剛到矽谷時,「每個人都在談創業,」無論在辦公室,朋友的聚會,甚至在咖啡廳都是如此,「這裡的人對於創業有不同思惟,當你看到身邊的人都成功了,也給你很大的鼓勵,」他說。

到底什麼才是矽谷精神?出版過《初創公司教戰守則》(Startup’s manuel),曾被《哈佛商業評論》入選為全球12個「創新導師」(Master of Innovation)之一的教授布蘭克(Steve Blank),特別接受《遠見》專訪。

布蘭克是典型的矽谷人,來這裡30年,曾經參與8家初創公司,4家上市,現於史丹佛大學與加大柏克萊任教。曾經輟學的他告訴記者,「在這裡,人們不看重你的學歷,而是你的實力。」

布蘭克認為矽谷有兩個特有文化,第一就是能夠接受失敗,「矽谷人給『失敗』一個很美的名字,叫做『經驗』。」這給人莫大的勇氣,失敗了不怕,可以再試一次。

1978年他來矽谷出差,就決定留下來,當時是測量技術員。工作不久決定創業,不過第1次創業就失敗,賠很多錢。他依稀記得,打電話給紐約的老母親,「我賠了上千萬美元,」「那,你都花在哪裡呢?」他母親不解地問。他的父母從俄國鄉村移民到美國,生活並不富裕。第2次布蘭克再創業時,KPCB創投仍願意投資他,後來成功了,也替創投賺不少錢。之後他陸續創業與投身初創公司。

他認為,矽谷第二個特色就是分享。在這裡,很多前輩願意給意見與指導,如果有創業點子,可以得到很多諮詢。矽谷有個特殊文化,直到今日,許多科技大老闆都是親自回E-mail,可以直接溝通。

一位從外地來的創業家也表示,「這裡是全世界最容易創業的地方,有很多資源,也有很多人願意幫助你。」從台灣甄選到矽谷參加「育成加速器」的葉向林對矽谷的創業風氣印象深刻,他到矽谷後,發現很多優秀人才不願去Google或臉書,而選擇在初創公司。

第一次創業失敗的葉向林目前還在尋找下一個新點子。去年才接手舊金山經文處科技組組長的汪庭安,剛從加拿大調來矽谷1年。他認為,矽谷所提供的資源,讓源源不絕的創意變為創業,正是台灣要學習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