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站在中蘇邊緣

文 / 何亞威    
1990-06-15
瀏覽數 10,400+
我站在中蘇邊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南有深圳,北有黑河;南深北黑,比翼雙飛。」這是胡耀邦幾年前參觀過黑河之後,為它畫下的遠景。

但這個只有人口十四萬的小地方,既沒有深圳二、三十層的摩天高樓,也沒有精靈的廣東商人。它發跡的希望,完全寄託在與蘇聯關係解凍之後,能成為整個東歐到中國的一個門戶。

黑龍江代替鐵絲網成為兩岸的界河,不准游泳戲水,使河面添一分清靜。江北是綠意盎然的布拉戈維申斯克,在璦琿條約之前,它有個中文名字,叫海蘭泡。眼望整齊的歐式建築,割讓一百四十餘年後,它已經是道道地地的俄國城市了。

他們見啥買啥

在長達一萬公里的中蘇邊界中,布拉戈維申斯克是唯一的省會級大城,黑河就沾它的光,成為北疆對蘇重要口岸,也因此吸引中蘇觀光客。

最近,黑河正在興建海關聯檢大樓,就是為了吸引港、澳、台的觀光客,透過簡單的過關手續,進入蘇聯做一日遊。

大陸是擅用擴音器的地方,走到那聽到那。黑河的中央大商場,也不例外地用擴音器招徠遊客注意,特別的是,簡單的歡迎詞,中文、英文、俄文各一遍,顯然外國賓客不少。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0 / 07 月號

第04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