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傻大黑粗東北行

文 / 李慧菊‧林蔭庭    
1990-06-15
瀏覽數 8,250+
傻大黑粗東北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北大荒的大,出乎估計,從齊齊哈爾一路顛簸到北安,兩百六、七十公里的路程,只見一個景--眼前是看不到盡頭的楊樹,兩側是看不到盡頭的麥田。

只有天色是善變的。從日落黃昏,走到滿天星子。台北人不知已經多久沒享受過這麼簡單的線條和星光了,連地平線上都是「亮晶晶」的的眼睛。

南方的浸水皮鞋

開吉普車的小戴,不是多話的人。但聊起南方人,他有一段遭遇,一回,他到深圳出差,揀便宜買了一雙四元人民幣二元人民幣約六塊台幣一的「皮」鞋。臨上下雨天,才知道鞋底根本是紙做的。

「南方人真不老實。」小戴咬著香菸,擔保這種事絕不會在這裡發生。

關外人自認這塊出產不多文學家、大商人的土地,是(人)傻、(地)大、(重工業)黑、(物品)粗。七個小時車程內,印證了四大特點的一半,

夜更沈,凌晨一點四十八分,從山海關趕到全國第四大工業城瀋陽。一出車站,五、六個出租車司機等著生意上門,著急的,一把抓住旅客的圍巾,在耳邊大吼:「要車嗎?要車嗎?」

昨晚司機的強悍,和今晨市區的空氣污染,一樣令人印象深刻。就在灰濛濛的天空下,初見在清太宗皇太極手上完成的瀋陽故宮。

光是看顏色的大膽和活潑,就可以明白一個未成正統的文化、民族,可塑性和包容力有多大。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