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技職新鮮人第一堂課:校長真心話

校長經驗〉培養專業、人際、品格的大學四年
文 / 柯曉翔    
2013-01-30
瀏覽數 9,100+
技職新鮮人第一堂課:校長真心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見》帶你上完六位技職校院校長傳授的大學第一課,看他們穿梭時光隧道,分享大學時期的美麗光影。

屏東科技大學校長古源光在選填志願時,和許多現在的高中同學一樣,也鬧家庭革命。還有大學同學的一句話,讓他40年無法忘懷。 龍華科技大學校長葛自祥分享兩代打工體驗觀察。大學時期,他在校長的芒果園搗蛋了一下,如果時光能倒流,他想一圓當時的吉他夢。

台中科技大學校長李淙柏忘不了當時趕工實作作品,教室那片燈火通明。他說,有時候,大學同學對自己的影響,甚至比老師影響還深遠。 朝陽科技大學校長鍾任琴可是連度兩關,連考兩年。進入他心目中天

堂般的校園後,他在登山社的領悟,用在談戀愛和學英文兩相宜。

中華科技大學校長田振榮和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校長楊正宏則不約而同地說,你無法預知,哪一個階段的養分,在往後時光會成為自己最大的資產。

他們談起青春,嘴角漾起笑意;他們諄諄教誨,希望學生度過大學四年,青春不會白白溜走。

中華科技大學校長 田振榮

學習是一種態度,態度可以決定你的高度

愛荷華州立大學工業教育科技研究所博士、台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系碩士、台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系學士

大學期間學的東西相當基礎,要打好基礎,學生一定要有這個概念。但學習的環境不一定在課堂裡,要自己去尋找學習的資源。我當時雖然念師大工業教育系,但我常常騎腳踏車去台大旁聽了很多課,也泡在圖書館很久。機會來了,就要好好把握。

一個人的生涯發展是一邊走、一邊學,把握每一個學習的機會。學習過程中,或許覺得辛苦,但說不定在你日後歲月裡,這會成為最大的資產。

我在大學畢業後,待在系裡當助教。當時上級常指派我很多工作,我總覺得倒楣,為什麼同事都可以逃過,偏偏指定我?

因為這些工作,我學到許多事情,也認識了一些外國教授。我沒想到,等我日後去美國攻讀博士,這方面的人脈給我很多幫忙,也和許多當初工作認識的老朋友一起做研究。過去那一刻,別人都不想做的工作落到我頭上,我不得不做,卻讓我累積之後20~30年的資產。

我們學校對品格與生活教育非常要求。在校園裡,一根菸蒂都看不到,只有三個定點可以抽菸;在新竹航空學院,同學不能穿夾腳拖進校園。 為什麼要這樣規定?以飛機維修來說,必須非常嚴謹,螺絲轉上去,少半圈都不行,否則飛機一震動,螺絲就鬆動,恐造成意外。航空相關學習都是一板一眼,不准任何偷工減料,要求非常嚴格。

我們也希望學生不管在任何領域,都能厲行品格和生活教育。 我高工念是的機械,到了師大工業教育系則是機械加教育。人的生涯發展絕對不是一條線,現在工作專業半衰期縮短,一定要有一些終身學習的心理準備。我鼓勵同學要腳踏實地,現在更需要學習如何學習,絕對不是只在校園裡學習,這太重要了。學習是一種態度,態度可以決定你的高度。

朝陽科技大學校長 鍾任琴

大學要做三件事情:學問、做人、做事

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政治大學教育系學士

我不是天縱英明的人。我不是先總統蔣公,六歲看到魚逆流而上,就知道自強不息;到現在我看到魚在水裡游,只想把牠撈起來煮(笑)。

第一年聯考,我考280分落榜,面臨要當兵、就業還是重考。總覺得有些不甘心,我痛定思痛認真讀書,第二年考上政大地政系。

我身旁沒有老師和同學相陪,只能獨自一人去西螺孔廟讀書,卻進步這麼多。我領悟到,原來聰明1分,努力要99分,人都有潛力,但沒有認真,就不可能成功。

一進大學,我好愉快啊!從一個高中「和尚學校」,來到大學校園,可以坐在女同學隔壁,跟她借筆記來抄,又有烤肉、郊遊、社團和演講,那時覺得當大學生實在是太幸福了。 地政系念了一年後,我發現我的興趣不在地政,看到教育系有些課程非常有趣,包括教育心理學、學習心理學等,我就轉到教育系。

我常跟同學分享,大學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是「學學問」,大學不是由你玩四年,如果到大學不念書,簡直是浪費生命;第二件是「學做人」,大學是自主學習的好時機,要了解為人處事道理,建立自己的人脈網絡;第三件是「學做事」,在社團或班級,要掌握為別人服務的機會。

我曾參加登山社,爬山過程非常辛苦,要學習克服自己的限制性。我因此學到重要一課,遇到挫折時不輕易放棄,愈戰愈勇。 這些寶貴的啟示,讓我應用到人生裡。大四我談戀愛時,對方家庭反對,但我一再努力,屢敗屢戰,我認為當我找到一個可以共組家庭的對象,不應該輕易放棄。最後我們結婚了,現在已經30多年了。

我英文不好,第一年聯考31分,第二年29分。我耳朵有重聽,高音律我聽不清楚,b、c、d、e我聽起來都一樣。現在我60幾歲,當上校長,可以不讀書了吧,但我還是每天聽英文廣播、錄音帶,就算聽不清楚,也強迫自己要聽。雖然有些音聽不到,但一定要克服。 我從小只要看到植物、動物,就很有興趣,直到現在我自己種花、種菜、養魚、養狗、養貓。我下班回家後晚上8、9點,跟我太太一起修剪蘭花,弄到凌晨1、2點也不覺得累。做一件有興趣的事情,這是一種享受。

如果你把念書當成一件制式的工作,中間就沒有喜悅,也沒有成就感。如果是你的興趣和熱情,你一直到凌晨2點,腰痠背痛也甘願。所以,同學在選科系時不要追求時髦,要靜下來,跟老師、家長討論一下,一起決定你的興趣到底在哪裡,依據興趣,選擇你的未來。

屏東科技大學校長 古源光

不當完全單純的大學生,要把觸角延伸到關懷社會

美國康乃爾大學食品科學研究所博士、台灣大學食品科技研究所碩士、台灣大學化學工程系學士

當年,父親一直希望我選醫科、當醫生。選組時,父親希望我選擇醫科所在丙組;但我對父親說,我要當工程師,選了甲組。

後來我同時考上台大化工系和國防醫學院,又鬧了一次家庭革命,但我還是決定去化工系,父親不得已還是接受,決定權在我嘛。

當年許多學生志願選項都遵照父母親意見,但我很確定要當工程師。當醫生不是我的興趣,且我很喜歡運動,如果醫生的忙碌生活讓我沒有時間運動,我實在無法忍受。想不到我現在當了校長,也沒有多出多少時間(笑)。

由於家境狀況不好,大學加研究所六年時光,我都擔任家教。我最喜歡爬山,卻不敢參加需要添購登山鞋、登山設備的登山社,索性自己從事比較便宜的運動,參加系排球隊,一週跑兩次5000公尺,常爬七星山、擎天崗,甚至在河裡游泳。

大四時我進入系上老師的實驗室,常常晚上住進實驗室做研究。 我也擔任屏中屏女校友會會長。有一次,我舉辦跨校活動,將北部幾所大學的屏中屏女校友會,一併集合在台大。當然聯誼和康樂的性質比較濃厚,但當年在戒嚴時代,這樣的活動算是空前轟動。 以前沒有電腦,大學生課外活動多是運動、郊遊、爬山和社團,這些片段,豐富了我的大學生活。

大學畢業後,我第一份工作在味全台北廠擔任工程師。剛到公司時,我很困惑,怎麼我在化工系所學,都不知道怎麼拿出來用?

我花了半年時間,進入工廠每一個部門,將工廠所學和我大學所學理論做對應,如此一來,我學習的速度就比其他人快很多。

我第二份工作是在高雄強冠油脂公司,28歲就當上廠長,29歲時,公司派我到德國、丹麥買新的設備回來。

現在有些大學生排斥工廠生產線,他沒辦法理解,大學生為什麼還要到生產線?但對我而言,四年的工廠經驗是很好的訓練。我回來教書,能和學生分享豐富的工廠實務經驗。我現在也鼓勵老師一定要走出校園看看,這對學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經驗知識傳授。

40年前,我大學同學曾說了一句話,大意是:「大學生要有大學生的氣質,還要有大學生沒有的氣質。」這句話很有哲理,意思是,大學生要保有學生氣質,盡到學生本分,但也要了解社會脈動。我到現在牢牢記住這句話,也常叮嚀學生。

大學生不能當完全單純的大學生,要把自己觸角從學校裡面延伸到關懷社會,有些人參與社區服務,有些人參加社團,有些人則參加學生運動或政治運動,無論哪種活動,絕對不能當書呆子。 如果在學期間可以好好掌握當學生本分,同時又能關懷社會,我相信這樣的學生進入職場,都能成為領導人物。

台中科技大學校長 李淙柏

學問的廣度比深度來得重要,同學比老師影響深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視覺傳達組碩士、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學士

我大學念成大工業設計系,是全國第一屆,沒有學長學姐帶領,一切要自己摸索,還要教導學弟妹,相對地,自己的成長速度就很快。

由於是第一屆,師資資源缺乏,系上得全國各地找老師,有些甚至是從台北請來的兼任師資。有位老師從台北來台南上課,講課完,叮嚀我們開始就地實作,「晚上12點,我會來點名。」

念高中時,總是上完課就回家,大學時住宿舍,和同學生活都混在一起,彼此相互扶持。我也發現團隊合作的重要,許多成品都要依靠同學的幫忙。常常入夜後,整間教室還燈火通明。也因為這樣,不分日夜都在一起,同學感情很好,現在還常常聯絡。有時候,大學同學的影響,甚至比老師影響還深。 做工業設計,

很重視實作。使用鋸子、車床、刨木條等等,統統都要會。大二時我雕刻了一個面具,在展覽館展了快半年,自己覺得很臭屁,現在回想起來也沒什麼,那邊展覽品很多啊。

有位同學,則是自己做了一部腳踏車。現在你叫任何一位大學生來,看他做不做得出來?同學親自動手,組了很多零組件,拼湊出來的腳踏車破破爛爛的,但還是可以騎。

大學畢業後,我轉到行銷、心理與管理的領域,思考一些跨領域的觀念。我鼓勵同學,在專業領域扎根之外,其他領域也要多嘗試。我認為,學問的廣度比深度來得重要。深度的培養,在你所處領域,自然可以獲取非常多資源,但廣度的培養,如果你沒有嘗試,就不會得到。

修通識課是培養廣度的一個管道,也可以多參加社團。美國有一個研究指出,每個人一生平均換七個工作。沒有人規定,大學主修什麼科系,以後你一定非得從事這個相關工作。每個工作,都有不同領域和挑戰。 我們學校想要培育「立」型人才,這個「立」,是從擁有跨領域專業整合能力的「π」型人才概念而來。我覺得「π」還不夠,還需要品格扎根,所以下面加了一橫劃,還需要創新突破,上面又加了一點。 一個領域專精固然重要,但光專精,其他領域都不懂也不行,現在大學有許多跨領域學程,同學可以善加利用。 展望未來,社會上很需要這樣的「立」型人才。

龍華科技大學校長 葛自祥

應該做對的事,嘗試更多事情,交更多好朋友

台灣大學機械系博士、台灣大學機械系碩士、成功大學機械系學士

我大學二年級時,父親過世,頓失經濟支持。當時我在學校課外活動組打工,到處撕校園裡沒有蓋章的海報,還瘋狂接家教,一週兼四個家教。還記得,當時有位家教學生的家去時是下坡,回來是上坡,那時冬天風很強,同學在郊遊、烤肉和跳舞,我來回騎腳踏車,冷風刺骨。

有一天,老師點醒了我。他說,你有需要賺那麼多錢嗎?我忽然想,我沒有其他事可以做嗎?其實學費、生活費不必花太多錢,我兼兩個家教就夠了啊,不需把所有時間都花在打工。

大三時我順利選上活動中心總幹事,也為大學添加一些社團回憶。 現在的小孩,也是拚命打工。我常說他們都在台灣過美國時間,白天想睡覺,晚上精神都來了。

他們花太多時間在工讀,當然有些學生是因為家境問題,但許多學生卻是因物質欲望而賺錢,想買更好的機車、更好的手機。 對的時間要做對的事情,否則時間一晃眼就過了。就好像同一本書,年輕和年老時讀的感受會不一樣,那麼在年輕的時候,就應該拿出來讀一遍。現在回想,如果大學能重來一次,我不會把這麼多時間花費在教家教上,應該嘗試更多事情,交更多好朋友。

我大學最大的願望就是彈吉他,但因為打工,我沒有學會吉他。最近同仁在玩烏克麗麗,我可能會買一個,圓一下當時的夢。

我還記得一件大學時期的趣事。當時成大校園裡有許多芒果樹,成熟時期,一些僑生會拿竹竿把芒果敲下來,醃芒果乾,解一點鄉愁。我當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時,總務長把芒果採收權外包給廠商,禁止學生採摘。

我們決定要溫和地表達一下抗議。在校長的宿舍裡,有棵芒果樹,我們想動這棵芒果樹的主意。但校長養了一隻狗,一有動靜狗就會叫。所以我們買了包子,塞一顆安眠藥進去,等到狗吃了包子慢慢睡去,我們也得到芒果。

第二天,校長很生氣開始追查,我們不敢承認,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直到畢業謝師宴,訓導長對我們說:「你們知不知道,那件事我幫你們扛下來的啊!」他可能覺得,這件事不需要這麼嚴肅處理,可以適度允許學生的調皮搗蛋。我實在印象很深刻,如果老師嚴肅以對,我們可能被記過處分,結局就不一樣了。 現在學生什麼比我們好?他們的創意太強了,問問題、找答案的能力也比我們好。因此,進入大學校園後,更應該好好善用學校資源,多參加活動,培養興趣,想一想自己的未來。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校長 楊正宏

秉持終身學習觀念,擺到哪個位置,就要做到最好

美國北達科達州立大學資訊科學系博士、美國北達科達州立大學資訊科學系碩士和統計系碩士、淡江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學士

大學生的視野要拉高,心胸要開闊,除了專業學習之外,更多外面事物需要學習關心。我曾擔任教育部電算中心主任,看到為了縮減數位落差,許多大學生擔任資訊志工,去偏鄉教導當地民眾資訊技能。但我認為,有時候到達時,對方正好農忙,或者學生寒暑假才拜訪,這樣無法深耕。

要做社團服務,其實可以就近參與,才會長期參與。因為這個想法,我們也希望高應大的學生和鄰近居民有很好互動。學生畢業後,有空回來母校,不僅看老師,還可以看看社區的民眾朋友。

前幾天,我們在燕巢校區師生歡度聖誕節,特別找當地民眾一起來搓湯圓。我跟他們開玩笑說:「這一團的歲數,加起來幾千歲啊!」

他們對我說:「校長,你要跟學生講,騎摩托車,不要騎太快。」這樣與社區居民互動,也培養我們學生關心周遭事物的熱情。

同學應該把書念好,學好專業,關心周遭事物,也要規畫好未來想做麼,可以開始思考,我關心什麼產業?我想從事什麼工作?在大學時期給自己做最好的準備。其實,時代變化非常快速,很多技術都被淘汰,如果沒有秉持終身學習的想法,怎麼夠用呢?秉持終身學習觀念,擺到哪個位置,就要做到最好。

無論如何,人生要度過許多辛苦的階段,如果沒有磨練,如何度過難關?人生路上不是一路綠燈,有時候,會碰到黃燈和紅燈。綠燈時,你就大步往前走;黃燈時,就稍微暫停一下;紅燈時,則給自己沉潛的時機。

我的大學四年,給我一個自由、敞開心胸的思惟,這對我來講就足夠了。人生每一個階段都給我們許多養分,才能成就現在的我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