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單單農村空巢老人 就高達2倍台灣人口

大陸老化的最核心──
文 / 邱莉燕    
2012-12-03
瀏覽數 18,750+
單單農村空巢老人 就高達2倍台灣人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突然下雨了,69歲的曾祥海趕忙把外面曬的綠豆和衣服收進屋裡,忍著風濕引發的腿疼,和左眼的結膜炎,身體再不舒服也得做,因為家裡除了他,一個人也沒有。

三個小孩,一兒兩女,全都在外地打工,65歲的老伴為了照顧孫子,跟著兒子去了大城市。曾祥海總覺得孤單,但是沒辦法。像曾祥海這樣住在鄉下的獨居老人,有個特別的名稱:「農村空巢老人」。他們是中國超過一億老人族群裡最弱勢的一群。

牆面的木頭是拿來做棺材的

曾祥海的家,位於湖南省桃源縣架橋鄉的農村,距離長沙約三小時車程。相傳這裡是晉朝詩人陶淵明寫出〈桃花源記〉的地方。然而此刻許多老人住在這風景秀麗之處,是掙扎在生存的邊緣。

走進曾祥海所謂的「家」,不過是簡陋破敗的木製平房,除了床和幾張矮凳,其他什麼家具都沒有,一股酸臭味迎面而來。屋內有多處漏水,地上放著水桶接水。不尋常的是,廳裡三面靠牆的地方,卻堆滿了一根根粗如大腿的木排,不像擺設,也不像燒灶的柴火。

「這些是準備拿來做棺木的壽材,」此話一出,讓來客都嚇了一大跳。曾祥海解釋,他年復一年從後山拖回來堪用的木頭,已經存了20幾根,應該夠做一副棺材了。他邊說邊露出安慰的神情,因為身後事已經安排好了。每天在「棺材板」裡進進出出,老人無奈地說:「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

清早起床,他都必須親自耕種才能維持基本的生活,雖有子女,但只在過年時回來給點錢,根本不夠用。

貧窮,讓他不敢看病。雖然每年交50元參加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新農合),但是只有住院才能報銷醫藥費,沒住院就不能報,所以他去年跌傷了腿,看著似乎不嚴重,就自己挨著。

「在農村,就是不能生病,要花很多錢的,」曾祥海說。曾祥海的生存窘境,並不是特例,在架橋鄉,幾乎每一家都是空巢老人。

無錢又重病,讓人求早點死

60歲寡婦粟腊珍,住處距離曾海祥家約1公里,150公分身高,一頭短髮剪得像個男人。表情悲苦的她,輕生的念頭從沒斷過,比曾海祥活得更辛苦。每天,只要關燈躺上床,往事就在她的腦子裡轉來轉去,浮現的一幕幕總是不愉快,眼淚就流了下來。「我只求著早點死,」她哽咽訴苦。

粟腊珍本與前夫生了一個女兒,前夫過世,她改嫁後的老公原來就有一個兒子。女兒遠嫁至張家界,繼子在廣州上班。第二任老公兩年前離世,她便無依無靠,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四年前她不幸罹患膽囊炎,到醫院動了手術,醫保報銷了300元人民幣,另外必須自費2000元,沒什麼積蓄的她,這筆錢全是親戚朋友湊的。

另外,她還得了類風濕,骨頭脊椎無一處不痛,伸出五指給人看,關節處均已變形。即使痛,她還是每天拖著衰弱的身體去田裡幹活,不然完全沒東西可吃。

住了多年的青磚房,光線陰暗,濕氣很重,同樣逢雨必漏,屋子裡唯二的電器是電燈和電視,沒有自來水,得走到河邊挑水回來。

為什麼不去住公辦敬老院、讓別人照顧?粟腊珍歎了一口氣:「沒錢,住不起。」政府規定,沒有小孩、沒有勞動能力的人,才能免費入住。親生女兒曾經邀她搬去一起住,但她顧慮:「我如果走了,唯一的房子就會被小叔拿走。」

52%農村年輕人對父母無情

根據湖南省衛生廳的統計,2011年,該省65歲以上的老齡人口占總人數的9.43%,老年家庭的「空巢率」逾四成,達42.95%,排名全中國第一。原因之一是,湖南省過去20年來正是輸出民工到沿海最多的省分之一。

事實上,中國農村空巢老人的數量,堪稱「高得嚇人」。根據中國老齡辦統計,2009年,中國農村中每10個老人,就有4.4個處於空巢狀態,農村空巢老人總數高達4742萬人,相當於台灣人口兩倍,老人照料的問題非常嚴重。

大陸《人口學刊》曾做過一份調查,城市老人收入,70.9%來自退休金,而農村老人收入,48%來自勞動及生意收入,30%來自家庭其他成員。也就是說,農村老人若不辛苦務農,或是沒有下一代奉養,根本活不下去。其實,一位農村老人平均每月生活費300元人民幣便足夠,除非是特貧家庭,拿不出這筆錢的家庭可說極少,但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無依老人呢?「在農村,52%的年輕人對父母感情麻木,」中國老齡辦副主任吳玉韶不無感慨地說,中華文化敬老愛老的優良傳統,正在滑落。

中國養老制度是一塊空白

在農村,無子女、無職業、無固定收入來源的「三無老人」,能優先獲得政府對基本生活的照顧,能在村辦敬老院裡度過晚年,反而具有優勢。但更多數是像曾祥海及粟腊珍這樣,有小孩,但小孩不奉養,又沒有參加農村養老保險的老人,日子再難過,民政局也不會派人來探望他們,不會送來津貼、大米和柴火。

看病難,更是農村老人面臨的不可承受之重。大陸中山大學教授宋世斌指出,2007年,在中國農村,約有7.6億農民被納入醫療保險,但保障水平非常差,保住院不保門診,進口藥物無法報銷,使老年人不敢看病、看不起病。因為高額醫療費和低額報銷比例以及醫療機構的限制,常常把九成以上的農村老人拒於醫院門外。

五年增加700萬失能老人

許多農村老人患者由於沒錢醫病,小病就拖成大病,最後還是要送醫院,結果進一步貧困加劇。據統計,中國每年大約有1000萬的農村人口因病致貧。大陸統計,到2015年,失能老年人將比2010年增加700萬人,其中,農村比例一直高於城市。

陝西安康紫陽縣的農村,73歲的白貴林,多年前摔傷,全身癱瘓,終日臥病在床,度日如年,一日三餐,全靠侄媳婦從山下送飯上來。

家裡四壁木頭爛了不少,又舊又黑,屋子裡沒有一絲光線,大白天裡眼睛不適應,好一會兒根本看不到什麼東西。等到看清楚了,只發現整間屋子只有一張床,老人躺在床上,面黃肌瘦,一看就是營養不良,馬桶就放在床邊,滿地都是垃圾。

在中國,像白貴林這樣的失能老人,農村遠高於城市,農村失能老人的護理需求成長率,也遠高於城市(表2),而農村偏偏是醫療照護機構極缺乏的地區。沒有經濟來源,沒有親人關愛,沒有醫療照顧,老無所養的現象,在中國農村比比皆是,已是大陸崛起為超級大國的沉痛包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