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善用科技,讓農夫收入絕對不比上班族差

4.百萬年收入〉科技農夫 蘇建鈞
文 / 呂愛麗    
2012-10-31
瀏覽數 28,600+
善用科技,讓農夫收入絕對不比上班族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年前,連玉米、黃豆在田裡是什麼樣還分不清。現在,年收入近百萬的蘇建鈞,管理著約85公頃的農地,一年產水稻500公噸、豆科雜糧84公噸、飼料及青割玉米分別是200公噸及1500公噸。正努力盤算著,如何將農業變為事業體。

年僅27歲,瘦削的身形,外掛一副樂天知命的笑容,生長於台南善化的蘇建鈞,如大部分的農二、三代一樣,自小排斥農業。加上身為家中獨子,自然獲得不少長輩呵護,除了國小和國中時期,偶爾到田間幫忙,之後再未踏足農地。

為了考大學,他到高雄市的補習班上課,發現補習班很賺錢,興起在鄉下開補習班的念頭。考上中山大學材料與光電系,「我原想畢業後,到奇美電上班,3年賺個300萬,然後開補習班!」

只是愈接近畢業,從學長們那裡聽到愈多壞消息,光電業因景氣不振,裁員、無薪假頻頻。眼見畢業可能失業,蘇建鈞決定考研究所。可惜事與願違,和心中第一志願的台大擦肩而過,「只能摸摸鼻子認了。」他透露,當時是班上第一個帶頭考研究所的,全班53人,50人都考上了。退伍後,蘇建鈞回到台南,告訴爸爸,他決定務農。

心法一 用科技輔助 務農「苦」變「酷」

一開始蘇建鈞的父親蘇宗哲是反對的。「我告訴他,應該到外面的公司上班,先學會當部屬,才來當老闆。」他擔心,兒子因為不懂得賺錢辛苦,沒被主管、長官差遣過,會眼高手低。所幸,漸漸進入狀況的蘇建鈞,並沒讓父親擔憂太久。

第一年,蘇建鈞跟著父親下田,學習栽種水稻及各種雜糧的技術,包括玉米、黃豆、紅豆等,及操作農機具;第二年,他到各個縣市產銷班參訪學習。在這裡,他認識了一名種植毛豆的大哥,這名大哥毫不藏私地教他如何運用定位系統GPS,辨別自己的農田。

他和父親參加農委會推動的「小地主,大佃農」計畫,總共承租了75公頃的農地,加上原有的10公頃,散布善化各地。蘇建鈞結合Google Map的功能,將他所耕作的土地定位,找出各個農田之間最短的距離,規劃插秧、除草、收成的路線。

沒想到,這小小改變,卻節省1∕4油耗成本,結合網路免費資源,將傳統認知中很苦的農業,注入很酷的科技元素,也使他被冠上科技農夫的稱號。

眼見兒子對農業與日俱增的熱情,蘇宗哲透露,曾於兒子念高中時期,看著兒子每晚為了考大學熬夜,深感心疼。因而對兒子說了一番話,「如果他願意,農夫賺到的錢,絕對不比當上班族差。」

心法二 重視成本掌控 脫離被剝削宿命

蘇建鈞認為,與父親那一代比較,藉由各式各樣機具輔助,農業可以愈來愈輕鬆,也有不少年輕人想要投入農夫行列。三不五時,他都會遇到年輕人向他求教務農經驗。目前,他的農田已聘用6~7名工人幫忙打理,大部分來自外縣市,過半是30幾歲的年輕人。

若要比較與父親那一代的農夫有何不同,除了科技能力外,年輕農民更重視成本掌控。例如耗費數百萬元汰換農機具,可能需30年才能回本,機器折舊對獲利的影響,往往是傳統耕作者較不重視的問題。

藉由更嚴格的成本掌控,擴大收益,加上耕作土地面積逐漸擴大,蘇建鈞已成功跨出第一步。另外他也努力越過盤商,減少中間商的成本,將作物直接賣給加工廠。

他並盤算,如何為農業增值。他的目標是生產雜糧食品,例如直接將採收的黃豆,製成豆漿。以水旱輪作的方式耕種,利用自然生態,避開病蟲害,降低農藥使用,打造安全無毒食品。他期許自己,要當一名具有社會責任的農企業家。唯有擺脫苦情,台灣農業才有明天。

蘇建鈞

出生∕1985年

學歷∕中山大學材料與光電系

薪資∕年收入約百萬元

本文出自 2012 / 11 月號

創造自己的阿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