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了音樂夢,他賣早餐做直銷,還離了婚

追夢苦哈哈2〉楊登淵
文 / 呂愛麗    
2012-07-30
瀏覽數 25,300+
為了音樂夢,他賣早餐做直銷,還離了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社會愈來愈鼓勵年輕人追夢,但是否應該有人告訴他們,若夢想已經很難實現,該怎麼辦呢?今年35歲的楊登淵,提供了這樣一個省思。

楊登淵的音樂夢堅持了17年。這17年,就像乘坐雲霄飛車,快速地在高低起伏中呼嘯而過。這天,他坐在便利商店外的休憩區,在他的回憶裡,音樂是一條冥冥中注定的路。

楊登淵出生於高雄,12歲前,搬了五次家,小學念了五所。在其中一所小學念了兩年,期間參加該校合唱團,據他敘述,一首曲子聽過一遍,即可幾乎無誤的完整哼出。當時,老師還告訴父親,要好好栽培這個充滿音樂天分的孩子。

高中畢業後 籌學費考音樂系

只有高中畢業的父親,對長子楊登淵寄予厚望,期待他上台大、當醫生,最常對兒子說的一句話是:「不讀書就去當黑手。」

國小五年級舉家遷到台北。國中時成績嚴重落後的他,從班上倒數第五,考上第三志願成功高中,跌破師長眼鏡。進入高中後,他加入管樂社。因暴牙只能學最難的豎笛,卻在半年內當上社團首席,音樂天分再度獲得肯定。

被挑起的音樂神經,已無法再壓抑,促使楊登淵思考:何不走自己喜歡的路?距離聯考不到半年時,他決定轉組考音樂系。

父親在老師通知之下才知道兒子的決定,氣得大罵:「念音樂,難道以後要去葬儀社上班嗎?」但他毅然決然不回頭。高中畢業後,楊登淵在音樂雜誌社上班,負責發宣傳單、寄送雜誌。每月2萬8000元的薪資,全花在準備考音樂系。

與楊登淵差兩歲的妹妹楊予銣透露,有一年,家裡突然冒出一台YAMAHA鋼琴,「房子頓時變得有氣質起來!」後來才知道是雙親因有感付不起昂貴的學費,愧對兒子,舉債買下14萬元的鋼琴,默默表示支持。

順利從實踐音樂系畢業後,楊登淵服兵役加入示範樂隊,之後簽了三年志願役。這是他最快樂的時光,樂隊裡高手雲集,每個人都是誠心誠意熱愛著音樂。

志願役的三年,楊登淵等人登上國家音樂廳,在這個音樂殿堂內,舉辦了第一次音樂發表會。

開工作室接案 不願砍價關門

退役後,楊登淵創了一家音樂工作室,到處接案子,還到各所學校毛遂自薦,幫忙寫音樂教材、創社團。現實是殘酷的。景氣蓬勃時,他收入逾10萬,在台北內湖買了一棟800萬的老公寓,與女友結婚,還生了兩個小孩。

豈料,好景不長。愈來愈多年輕音樂班學生出來接案子,殺價競爭,讓原本每個案子定價5萬元,剩2萬~3萬,甚至更低。不願加入殺價的紅海,楊登淵選擇退出,月收入立即減半。

他為台北5所學校創辦的音樂社團,從單純愛學音樂,逐漸變為以得獎掛帥。一年不斷重複練同一首曲子,只為了比賽,「學生告訴我,覺得學音樂很痛苦!」楊登淵說,看著學生痛恨音樂,他實在教不下去。打擊接踵而來。六年前,妻子要求離婚,並把兩個孩子交給他撫養。

音樂市場變壞、音樂教育偏離初衷、離婚,接連挫折,每月5萬元的收入,已不足以支付一家三口在台北的生活,楊登淵帶著兩名孩子遷到桃園。在這裡,他開起早餐店,生意好時,一天營業額約5000元,利潤達五成。閒暇無事,他會在店裡吹豎笛、拉小提琴,日子彷彿重回軌道。

靠直銷營生 自認夢想不遠

命運很愛捉弄楊登淵,總在他平順的時候,增添波折。附近早餐店一家接一家開,還有大型連鎖便利商店搶走不少生意,楊登淵被迫於今年3月結束經營。所幸他屬樂天派,失去早餐店,楊登淵加入網路直銷。目前月收入僅2萬多元,可是,他相信自己距離夢想愈來愈近。

對體制內的音樂教育失去信心,楊登淵現只接一對一教學,每堂課堅持收費800元。他不否認,若願意將收費減至600元,學生數將倍增。但他不願意貶低自己的價值。

曾暗地埋怨哥哥任性的楊予銣說,她不知道哥哥繼續堅持,最終能否實現理想?父親則從不諒解,到舉債支持,也擔心他的經濟狀況,「怕他小孩會餓死!」

在音樂這條路上,楊登淵起步晚,卻很堅持。他希望有朝一日組一個社區樂團,讓每個熱愛音樂的孩子,快樂學音樂。而父親的心願,是希望兒子有一天能再站上國家音樂廳。

本文出自 2012 / 08 月號

年輕人憑什麼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