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青年 經歷裁員和衰退,失去做夢能力

國際現況1〉世代不平等持續惡化
文 / 呂愛麗    
2012-07-30
瀏覽數 61,550+
日本青年 經歷裁員和衰退,失去做夢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他們面對企業雇用正職員工人數減少,及所得減少的困境,導致不婚、不生、無法獨立。預見未來的日本將是一個增稅、刪減社會福利預算的「超成本負擔社會」。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1年又發生311地震,海嘯導致福島核災。日本社會目前最流行的一句話是「深陷六重苦」。包括日圓升值、高額法人稅、電費上漲與供電不穩定、嚴格的減排限制、貿易自由化進展緩慢、嚴格的勞動法規。不僅讓企業經營困難,人民生活困難,也讓才剛要獨立起飛的年輕日本人更難找到機會。

與父母那一代不同,這一代青年身處日本經濟泡沫化後,從未享受過經濟起飛所帶來的好處。英國《金融時報》不久前採訪一名37歲、在一家外商擔任人資主管的女性說:「這一代年輕人只經歷了裁員和經濟衰退,他們逐漸失去做夢的能力。」

若只看數據,日本青年失業率約為8.6%;社會整體失業率為4.4%。與深陷歐債問題的國家相比並不嚴重,但這無法真實反映日本青年的就業困境。因為打工、派遣、特約等非典就業比例不斷創新高。日本勞動政策研究暨訓練機構最新數據顯示,2010年,從事臨時工作的人,15~24歲青年占最多,達26.6%。

「飛特族」達176萬人

24歲的大澤琢磨來台已半年,正在台灣師範大學念中文。高瘦、青澀的他表示,接觸過很多在台學中文的日本青年,大部分曾在日本工作半年至一年,後因沒興趣而離職。「大家的想法是,學一門外語,找工作更容易,」大澤琢磨害羞笑著說。

然而,他也意識到這並非想像般容易,因日本企業通常傾向聘用剛從大學畢業的新鮮人,認為新鮮人較聽話。

大澤琢磨的焦慮,是許多日本青年的縮影。若無法在踏出大學校園第一時間找到工作,接下來尋求正職將處處碰壁,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由於競爭非常激烈,日本人從進入大學第一天起,就得積極為工作鋪路。最優秀的同學,通常很早被企業預定,沒有這方面困擾;其次,則可在暑假期間透過實習,表現佳者有機會被聘用;其餘的,則在大三春季開始藉由人力銀行找工作。

為了維持新鮮人的特質,畢業前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寧願留在學校,不然很容易淪為所謂「飛特族」的自由打工族。飛特族(freeter)是結合英文的free(自由)與德文的arbeit(打工)而成。

根據日本政府定義,飛特族的年齡介於15歲~34歲,這個族群的人數去年達到176萬人。比起2003年高峰期的217萬人,人數明顯下降,但仍無法掉以輕心。

其中,資深飛特族更創下歷史新高。中央社引述日本經濟新聞指出,日本35~44歲的飛特族,去年約有50萬人,為歷年最多,年增幅是19%。日本媒體推算,資深飛特族可能源自19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化、就業市場進入冰河期的青年。因一直找不到正職工作,無法擺脫飛特行列。

年輕人拒絕繳付國民養老金

造成日本青年求職困難的另一原因是陳腐的雇用制度。日本綜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藻谷浩介在《新鮮日本》發表文章指出,「日本就業人口每年正以1%的速度減少,這是因為退休的人口已經超過了年輕人,如果每年不至少提高基本工資1%,就業人口的總收入將持續減少,日本經濟將繼續衰退。」

除此之外,按照年資給薪,使得不同世代之間的所得差距愈來愈大。曾在富士通人資部門上班的城繁幸現年37歲,他很憤慨地指出,「50歲的薪水比起20幾歲的多出三倍,但他們的生產力卻遠遠比不上年輕人。」

綜合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島澤瑜也說:「日本的世代不平等現象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島澤瑜透露,2010年,超過50%年齡介於20~29歲的年輕人拒絕繳付國民養老金。他們認為,這筆錢都花在上一輩的人身上,他們沒有受益。島澤瑜形容這是年輕人的無聲抗議。

僵化的雇用制度,加上企業努力降低成本,導致日本青年求職不易。找到工作也不敢貿然離職,因想要再找到下一份工作的機會不大。

就業困難影響接下來的人生規畫,包括買房、結婚、生育。《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加滕嘉一說,35世代的日本青年,早已放棄買房的夢想。

還有半年就會從師大語文中心結業的大澤琢磨說,回到日本若能成功找到工作,即便與興趣不符,他會撐下去,畢竟工作不好找啊!

本文出自 2012 / 08 月號

年輕人憑什麼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