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從美、中高教趨勢的變化看美、中、台在全球人才培育的角色

知識經濟論壇
文 / 李誠    
2012-06-28
瀏覽數 15,350+
從美、中高教趨勢的變化看美、中、台在全球人才培育的角色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一、美國全球傑出人才培育重鎮功能的下滑

美國自二次大戰後,由於學術自由,教研經費充裕,移民政策開放,吸引了大批歐洲傑出的學者移民美國,協助美國很多大學成為世界一流大學。大戰後的「大兵法」與其他眾多的高等教育獎助學金與貸款,使美國大學畢業數人數遽增,在1944年勝利的前夕,他們該年的大學畢業生只有12萬人,但1948年卻增加到45萬人,博士的培育需時較久,但畢業生人數也從 1944年的每年不足2000人,遽增到 1960年的每年1萬人。優異的高等教育也吸引了大批其他國家優秀的學生往美國留學,而學成以後部分留在美國工作,部分回國工作。換言之,二次大戰後,傑出的高等教育制度使美國成為全球優異人才培育的重鎮,也為美國培育了大量的傑出人才,以致他們的國力強盛,稱霸全球。

但是自911事件以後,為了防範恐怖分子的入侵,美國採取了非常嚴峻的移民與入境政策,大批留學生不得其門而入轉往英國、澳洲等地留學。1990年代以後,亞洲新興地區如台灣、香港、南韓、新加坡都在發展優異的高等教育,因而減少了他們學生留學美國的需求,而連年的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使美國的國庫重創,財政赤字不斷地上升,以致各州的教育經費與研究經費大幅度地減少。留學生人數的減少,教育與研究經費大幅刪減(比如明尼蘇達州公立大學在1970年有50%的經費由政府補助,但現在已下降到18%,賓州州立大學更下降至6%),造成美國高等教育絕對優勢的衰落。比如在1988年,美國各大學所發表的論文數占全球論文數的40%,2006年只有30%而已,而亞洲國家的論文數快速上升。

二、中國大陸高等教育的快速興起

中國過去數千年的歷史並沒有忽略教育與科技,滿清政府蔑視科學,使歐美有機會發展科技,興盛經濟,以船堅砲利侵略中國。毛澤東主政以後,情況並沒有好轉,直到鄧小平復出才恢復高校與高考制度。 此後大陸的領導者更認清人才與知識的重要,大手筆地投資大學與研究經費,使他們大學生人數與博士生人數都有快速的成長,博士生從2000年1萬畢業生成到2006年的4萬畢業生。

博士生的增加帶來研發人員的增加,論文數的增加,如表1所示,中國大陸科技論文在1996年占全球論文的比例不足3%,但是其後急起直追,近年來已超過英國接近美國。據近日歐洲的一項估計,大陸的科技論文占全球論文比例在2013年最晚2015年可超過美國。此報告引起全球的關注,有人甚至擔心美國的高等教育是否會如1960~1970年代的汽車業一樣,被其他國家(中國大陸)所取代。

三、從軍事競賽,人才競賽到全球傑出人才培育的合作:

台灣可以扮演的角色 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得知,自美、蘇的軍事競賽結束以後,近十年來又有美、中人才競賽。在冷戰時期蘇聯投入大批軍事預算,結果把自己的經濟搞垮而解體。今日美、中應否進入高等教育競賽,大陸有無可能以龐大的人力與財力打敗且代替美國的高等教育?還是二者應合作共同培育全球人才?一般的意見是大陸不太可能打敗美國成為全球人才培養重鎮,因為大陸的博士生,研究人員與出版科技論文數目可以在短期內追上甚至超越美國,但是在品質上尚有相當一段的距離。原因有二:一是中國大陸論文抄襲的風氣相當普遍,有公開販售論文之情況;二是在教學方面,亞洲國家的人民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在教學上是以講授為主,教師講述,學生聽講,背誦講義,注重大班講授,忽略小班討論。討論以及與教師辯論是東方教育極少發生的現象。尊師重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學生是不能指出老師的錯誤,因為這被認為是悖逆的行為,此種教育方式使學生模仿能力強,獨立思考與創新能力弱。西方教育方式重討論,辯論,批判,獨立思考,因而學生具創新的能力。

其實,東、西方教學制度都各有其長短,東方教育制度記憶多思考少,在學習現有知識與技術上有其比較利益。在經濟發展初期,開發中國家不需要創新,只要有能力在世界知識寶藏中取得現有知識與技術即可。但是在趕上西方國家以後便要有自己的創新,解決自己所面臨的獨特問題。西方教育能培育獨立思考與創新的人才。在今日世界經濟重心已移至亞洲,下一代的傑出人才必須要兼具東、西方文化與思惟方式,才能解決經濟全球化的問題。

簡言之,21世紀的人才不是從單純的西方教育或東方教育制度可培養而得。未來的高等教育不是美、中各自比賽,看誰贏誰輸,而是要合作,共同容納對方教學的長處。此時,台灣的教育制度便可扮演一個重要的橋樑角色,因台灣的教育制度在過去50年已從講述與背誦為主的教學調整到討論、辯論、獨立思考的教育,但仍維持東方社會的基本思惟與文化背景。

(作者為中央大學講座教授兼代理校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