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黃金十年,週休二日: 政府準備好了嗎?

知識經濟論壇
文 / 李誠    
2012-01-01
瀏覽數 22,250+
黃金十年,週休二日: 政府準備好了嗎?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其實我國鄰近地區如南韓、日本、中國大陸、泰國、香港均早已推行週休二日。縮短法定工時的好處很多,如減少職業災害,提升人民健康,增加人民親子時間,照顧家人乃至提升從事志工的時間,使台灣更快進入一個互相關懷的社會。縮短法定工時也有助於休閒運動與觀光等產業的發展,因而有助於內需的擴大,減少國內經濟受國際經濟波動影響。但是這些好處是否得以實現,決定於一國人民運用這些新增加自由時間的方向。

假如法定工時縮短以後,人民仍想加班、賺錢,企業也要求人民加班,則縮短法定工時只是一種變相的加薪,對提升人民健康,減少職災,發展休閒運動與觀光產業沒有幫助。因此政府在考慮推動週休二日立法前必須對人民如何分配其新增加的自由時間有所掌握,以便擬定適合的配套政策, 達成其立法的目的。

時間分配的種類

一般而言,個人一週可支配的時間可歸納成四種活動:

1、市場工作活動:如職場的工作、往返工作場所、進修、教育、研究、寫作等活動的時間。

2、家庭工作活動:如煮飯、洗衣、打掃、買菜、照顧兒童與家屬的時間。

3、個人生活料理的活動:如睡眠、進餐、穿衣、洗澡、上洗手間、化妝、看診等每人每日所必須從事的活動。

4、休閒活動:如看電視、聽音樂、看小說、逛百貨商店、打球乃至各種自願性的志工活動。

台灣人民會如何分配他們新增加的自由時間

人民如何在上述四類活動中分配其時間是受一國經濟發展以及社會文化背景的影響。我國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因產業結構的改變與所得的提升,使工時漸漸下降,主計處現有資料顯示,我國男性人口在1987年標準一週每日工作5.28小時,2000年下降到4.54小時。女性在同期間則由3.12小時上升到3.25小時,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經濟發展後婦女教育程度上升與就業機會增加,更多的婦女進入職場工作。男性工時的下降主要是週末工時的減少,比如15歲以上就業人口,在1987年平日每日平均工作7.45小時,2000年7.43小時,但是在週六、日平均工時由7.19小時下降到6.17小時,而週日則由4.21小時下降到2.39小時。

台灣人民是否把新增加的時間投入到家事上去?主計處的資料顯示,男性幾乎完全沒有把新增加的時間投入家事,因為在1984年台灣男性平均投入家事的時間是每日1.39小時,2000年仍然是1.39小時,女性則由每日3.54小時下降到3.07小時。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家電設備如吸塵器、洗衣機、洗碗機、微波爐的出現,減少了他們從事家事的時間。

台灣的人民也沒有增加睡眠的時間,因為在1987年人民平均每日睡眠8.27小時,2000年8.33小時,所增加的睡眠都在週末。

主計處沒有2000年以後的時間運用調查,使我們無法得知2000年法定工時縮短至每兩週84小時的時候,人民如何調整其新增加的非工作時間,也因此無法預測政府在推行週休二日後,人民會如何分配新增加的自由時數。但是南韓在1991年把每週工時縮短到每週44小時,2004年再縮短到每週40小時,二次都是以漸進方式由大型企業擴充到小型企業,前者在1999年完成,後者在2009年完成,而二次縮短工時之後都有全國人民時間運用的調查,台灣與南韓的文化社會背景相近,因此我們可以使用南韓的資料推測我國在推行週休二日後人民對新增自由時間可能分配的方向,以及他們對台灣產業所帶來的影響。

南韓的二次工時法修定對縮短實際工時都很有效,但工時的縮短主要是來自週末工時的減少,與台灣過去長期的趨勢相同,因此我們可以預期在週休二日法令通過後,台灣人民週末工時會減少,但對平日工時的影響不大。

南韓的資料顯示,在法定工時縮短以後男性不會增加家事的時間,女性則略減,這是因為家用電器增加的關係。南韓資料顯示在二次法定工時縮短後,無論男或女性對個人生活料理的時間有顯著的增加,男女在休閒時間上沒有變化。相反地日本的人民在每次法定工時縮短後,投入休閒活動的時間有相當程度的增加,對家事的時間沒有增加,相反是略有下降。

日、韓經驗對台灣的啓示

日、韓法定工時減少後,兩國人民都沒有把新增加的時間分配到家事上。南韓人民把新增加時間大多分配到個人生活料理,這可能是南韓休閒文化活動的基礎設施尚未普遍建立,以致他們只得把新增加時間用在個人生活料理上。而近日南韓人民對美貌的過分重視,以致他們在高中畢業或大學畢業後家長忙著出資為他們整容而不是注意他們的成績,以致人民把新增加的自由時間轉向個人的照料而非家事或親子與家屬照顧的活動。此種時間分配對國家生產力的提升,經濟發展都沒有很大的幫助,這是我國政府在研擬週休二日,每週40小時法案時所需要注意的問題,政府需有配套措施誘導人民把新增加的自由時間多投入親子與家屬的照顧,政府也需要普及健康休閒活動的基礎建設,以便引導人民將其新增自由時間投入正當的休閒活動,如此對觀光與休閒運動產業乃至經濟發展有助,不會蹈南韓的覆轍。

(作者為中央大學講座教授兼副校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