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榕容:觀察別人 與你不同之處才有趣

從5歲小童星到24歲的亞太影后
文 / 林珮萱    
2011-05-06
瀏覽數 68,350+
張榕容:觀察別人 與你不同之處才有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身高168公分,有張巴掌臉、配上高挺的鼻樑,和不用裝假睫毛就很有神的眼眸,演員張榕容天生就有一張令人稱羨的混血兒臉蛋。

台法混血兒的她,即使素顏走在街上,深邃五官和明星氣質,總會讓與她擦身而過的人多回頭看上幾眼。

在還沒大紅之前,記不住她的名字的人,可能都只會稱呼她為「那位長得很漂亮的台法混血兒」。

近年國片回溫,除了《一年之初》《渺渺》《陽陽》等劇情長片,張榕容也演出過《宇宙歌女》《匿名遊戲》《百獄》等短片,透過大螢幕認識她的人愈來愈多,兩年前她更是多了一項新稱號,如今你可以稱她是「最年輕的亞太影后」。

現年24歲的她,在2009年接連拿下得兩座影后,包含第11屆的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以及第53屆亞太影展榮獲最佳女主角獎,以22歲之姿、成為史上最年輕的亞太影后。

演技多變,直率個性卻沒變

擁有與生俱來的自信,從小張榕容就不畏懼鏡頭,5歲時就是個小童星,擔任過平面模特兒,為童裝拍型錄,10歲時演出《桔色司迪麥》廣告,配合劇情需要,在鏡頭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表情自然生動。

很少人記得,2000年她還曾以公共電視《寶藏筆記簿》入圍金鐘獎兒童節目主持人,後續幾年也拍攝過幾部小型製片電影,直到18歲時參與鄭有傑導演的《一年之初》電影演出,才算是開啟踏入電影圈的大門。

因為甜美的外型,不管是《一年之初》中的小惠、還是《渺渺》裡飾演的沈璦媛,張榕容透過螢幕給人的印象總是不脫青春無敵的年輕學生妹。但在《陽陽》一片中,為了飾演運動員張欣陽一角,張榕容連續一個多月,每天花長時間練習跑步,角色個性突破以往,不僅首度挑戰床戲,還要被人呼巴掌。

時而外放、時而內斂的自然演技,讓華誼兄弟電影公司監製陳國富在看過《陽陽》後,稱讚張榕容是天生的演員。

執導《陽陽》的導演鄭有傑也多次肯定張榕容在片中獨撐大局,許多場一鏡到底的戲,她都能將不同情緒表達的層次變化一次到位,演技相當出色,甚至為她未得到金馬影后而抱屈。

回想當初《陽陽》拍攝期間才不過20歲的張榕容,要在片中獨挑大樑是否很有壓力?她的心態倒是很成熟,「所謂的獨挑大樑不過就是戲分變多了嘛,對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笑容陽光的她這麼說。

近距離觀察,張榕容不是那種只可遠觀的偶像玉女,言談舉止反倒更像個鄰家女孩。

她自嘲有時還會被同學笑她大喇喇的根本是個男孩,平常穿件T-shirt配牛仔褲、素著臉就能到學校上課,身旁要好的同學忍不住提醒她身為藝人要維護形象、出門多少打扮一下,張榕容總是大笑著回應,「早上8點的課,睡覺都來不及了,哪來的時間化妝,」直率的性格表露無疑。

做好時間規劃,不忘學生本分

大學選擇就讀廣電系,外人可能會解讀成是為演藝生涯鋪路,然而關於未來的路,當年的張榕容也是一步步摸索出來的。

「我並不是從小就想當演員,」張榕容回憶小時候當童星、拍廣告的演出經驗都屬於玩票性質,對於是否要走上演員這行,高中選填志願時都還沒有定論,才決定多給自己四年的時間,「我想再接近這個領域一點,就讀廣電系能夠多認識一部電視和電影作品是如何完成。」

在大學四年裡,為了兼顧學生藝人身分,張榕容將該修的學分盡量在大一、大二修完,盡可能利用暑假去拍電影,督促自己除了有工作,更要把書念好。

身為七年級生,張榕容的骨子裡有種好強、不認輸的性格。

「只要是自己決定、或答應別人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因為我很不喜歡做不到或是輸的感覺,」她形容,很像數學習題解到一半、沒有達到答案會很痛苦。

當年讀國中時就有拍電影的經驗,拍攝《一年之初》的張榕容才14歲,聽到別人調侃「去拍戲的人書一定念不好」,她心裡就很不服氣,暗暗決定要表現給對方看,因此從不忘學生本分,在校成績向來維持在中上水準。

大學入學前的學科能力測驗考試共有五科,她的英文和社會兩科都拿滿級分。上了大學後,即便熬夜拍戲再累,也從沒動過要放棄學業的念頭。

最辛苦的日子發生在大三下學期,她一方面接拍了電視劇,另一方面,系上的成果展作品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那陣子的行程常常是白天當演員忙拍戲,晚上當回學生趕拍期末作業,最高紀錄是65小時沒睡覺,只能一直猛吞綜合維他命補充體力,咬牙苦撐過來。

為了兼顧學業,張榕容嚴格規範自己制定讀書計畫,在考試前兩週就強迫自己開始準備,先將考試範圍瀏覽過一遍,之後再分批細讀,至少讀個三、四遍,絕不等到考試前一天熬夜唸書。

「不過我曾經有門課忘了退選,結果期末拿到0分,這種大家千萬不要學,」說到自己「散仙」(台語)的一面,生性活潑大方的張榕容難得面露靦腆的微笑。

責任感很強的她,將工作和讀書的時間切割清楚,例如她就從來不會把學校該讀好的書帶到拍戲的工作場合。

「該讀書的時候認真讀,工作時就專注在拍戲的事,是我的原則,」張榕容認為,拍片時不是只有鏡頭面對你的時候才是在工作,在現場享受和大家相處、休息時觀摩別人演出也是寶貴的學習經驗。

演戲、導戲,兩種經驗相輔相成

對於表演的熱愛,從張榕容更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有表演欲。

小時候在家裡常愛自己做些奇裝異服的裝扮,對著鏡子來上一段自導自演的獨角戲,也會在看完電影《神鬼奇航》後,學起強尼戴普裝扮成劇中角色傑克船長,或是偶爾還在家自個兒畫好一臉老人妝,扮起老婆婆跑去逗弄家人。

「看到別人的反應,不管是罵我一下、說我發神經,或是能逗別人笑,我就很開心,」這麼喜歡表演的張榕容,在大學時代的學校作品裡頭,反而很少跳下去當演員。

大學同學們在選擇分工時,責任重、工作量大的「導演」往往是眾人最後一項志願,但偏偏張榕容最愛挑戰的角色就是導演和編劇。

「我會要求自己每場戲都要有意義,要用觀眾角度思考在這場戲看到什麼,」那時光是前置作業,張榕容經常和同學花上一整個下午在發想劇本,每天花上六、七個小時也不覺乏味。

在世新大學執教四年多、負責指導專題實作的廣電系講師滕兆鏘觀察,張榕容和同學相處融洽,在課堂裡不會有藝人的樣子,和一般學生沒有兩樣。

滕兆鏘記得,張榕容在大三擔任組上的編導,花了很多心思在確定劇本,就算沒有規定多久要和老師討論進度,但張榕容幾乎每週都來向他報到一次,每回便提出不同的新點子,不斷為劇情走向、角色詮釋向師長請教。

「劇本一再修改的過程,可以發現她用心在挖掘角色的情感,企圖呈現不同的人性角度,她的編導創作很重視賦予角色情感,」滕兆鏘肯定這樣的磨練,對於演員身分的張榕容有相當大的幫助。

重視團隊合作,期許再進修

從小拍攝廣告、當過平面模特兒,要張榕容面對攝影機,展現表情和肢體並不困難,她很熟悉站在幕前。直到大學時代走進幕後當工作人員,從導演、副導、場計、到片場助理,打掃、買便當、倒垃圾的差事都做過,張榕容不介意體驗每個工作崗位。演員的張榕容和幕後的張榕容,兩種不同身分的體驗,她都很珍惜。

在大學廣電系學會影劇製作,張榕容自認在大學四年裡得到最寶貴的訓練不是拍片的技巧,而是體會每部影視作品背後產出過程的辛勞,學會尊重整體製作團隊的每一分子。

20出頭就得到影后頭銜,演藝事業看似順遂的張榕容從大學接觸幕後工作經驗學得謙卑。

「我能坐著讓別人幫我化妝,那只是因為大家的職責不同,不代表我高人一等,」說著這番話的張榕容,語氣從先前的輕鬆嘻鬧變得真摯誠懇。

每當她看到頒獎典禮上,演員上台領獎時說著「這部片的成功不是我個人的成就,是靠團隊的努力,」這番話對張榕容而言特別能感同身受,尤其做過學生製片,每個人都是身兼多職,只要一人沒來,大家就沒辦法做事,團隊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儘管大學時期在影劇製作這塊的專業收穫頗多,但張榕容還是犧牲了一些大學生活的歡樂時光。

班上的團體活動如出遊、迎新宿營、大學一年級的啦啦隊比賽,她都有工作在身而無法參加,就連大學生很流行的夜唱也沒去過,拍畢業照當天,也沒趕上全班大合照。

如今工作滿檔,除了電影和電視作品,接下來的5月更有首次的舞台劇演出,將在王嘉明執導的《李小龍的阿砸一聲》裡一人分飾至少四個角色。

除此之外,張榕容還是很希望有機會重返校園,「有考慮過研究所進修,或是到國外讀語言學校加強外語,」她不忘累積國際競爭力,為有朝一日走向國際影壇準備。

有著影后榮銜,張榕容只敢給自己打80分,「戲劇表演不會有100分,好壞很主觀、沒有標準答案,只有盡力做到最好,」她說。

未來,張榕容最想挑戰和本身個性完全相反的人物,「我不想一直演大喇喇的角色啦,」她想用實力證明自己不當花瓶!

張榕容給大學新鮮人的建議

我覺得大學最好玩的地方,是可以容納每一個不同的個體,不像國高中時代,大家都被規範成一個模樣。在大學裡要懂得學習、觀察每個人與你的不同之處才會有趣。

大學群體生活很精采,能和一大群朋友一起生活、一起學習是很棒的事,但某個階段後要開始學著獨立做一點事,不能只安於學生身分,必須對畢業後踏入社會、和外界連接做些準備,例如累積校外實習和到業界工讀的經驗。

回顧自己大一時有很多共同必修課,班上同學會一團一團聚在一起行動,大二開始跑到外系上課,認識不同系的新朋友,等到大三、大四階段,身邊朋友課餘時間要打工和實習的逐漸多了起來,你會發現同學們都朝向各自有興趣的領域去發展。

也有同學讀到大二、大三發現自己不喜歡做這行而轉系的,畢業後沒有踏上電視或電影圈的、甚至直到快畢業前被退學的都有。

享受大學時光,不要害怕沒有嘗試過的事。祝福你們都能踏著愉快的小碎步進入大學。Never try, never know.(沒試過,永遠不知道結果),衝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