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孩子的教育不能被淹掉!八八水災後,上學路更難

雜誌原標:小學生大未來∕水災後上學路更難 搶通上學路
文 / 林讓均    攝影 / 陳宗怡
2009-09-01
瀏覽數 25,350+
孩子的教育不能被淹掉!八八水災後,上學路更難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苦不能苦孩子,窮不能窮教育。孩子是台灣未來的希望,他們的求學之路不能因此受到阻磁。《遠見》延續過去四年,每年9月推出的〈小學生.大未來〉系列報導,從2006年關注偏遠小學廢校議題的〈上學好難〉,一直到去年探討偏遠地區兒童教育權的〈撿回來的校長獎〉。今年更持續關注八八水災,探究水災對學童上學的影響,同時,繼去年9月,《遠見》和伊甸基金會合作,力推「象圈工程」課後輔導計畫;今年「象圈工程」更將關注八八水災後的學童照護問題,也希望各界持續給予關懷,讓學童受教權益得以維持。學校可以被大水淹掉,但孩子的教育不能被淹掉。

「隆隆隆!隆隆隆!」又一架直昇機飛近旗山國中操場,捲起轟隆巨響與漫天塵沙,維安警察不斷吹起哨音,要大家蹲低、摘帽,以策安全。

直昇機一降落,現場聚集的數百位民眾,個個迫不及待在風沙中起身、拉長脖子鵠望,恨不得這次直昇機救下來的,就是自己的親人。

這一張張焦慮、疲憊的臉孔,等待的是他們在八八水災中被困在山上的親人,有些甚至生死未卜。

隨著黃金救援時間的慢慢流逝,聚集在旗山國中等候的災民,拉起一幅幅抗議與祈福的布條,情緒也從悲傷、氣憤轉為絕望,而後數度崩潰。

「不要再叫我們後退啦,死的是我家的人,又不是你們家的!」一位原住民女性因往前看被攔阻,急得對維持秩序的旗山分局長大吼。

「縣長,你不要跑!都五天了,我還看不到我太太和孩子啊!」因外出工作逃過一劫的趙姓壯漢,紅腫著雙眼向高雄縣長楊秋興高聲叫喊。

等楊秋興停下腳步,災民立即蜂擁而上、痛哭陳情:「為什麼我們村裡的人還沒有下來?」「不是說物資很夠,上面的人說一戶才分到一包泡麵,很餓啊!」

這一幕幕聲嘶力竭、椎心泣血的激昂場景,八八水災後,透過媒體傳達到家家戶戶,動員出強大的民間互助力量。

莫拉克颱風過後,高雄縣山區成為全球矚目的災難現場,國軍跟死神搶時間,不斷以直升機搭救出被困在山上傾頹家園的災民。圖/莫拉克颱風過後,高雄縣山區成為全球矚目的災難現場,國軍跟死神搶時間,不斷以直升機搭救出被困在山上傾頹家園的災民。

1312校受損,總計逾25億元 

總計八八水災,共八個縣市受災,其中又以高雄縣最嚴重。甲仙鄉小林村400多人慘遭活埋的滅村事件,最讓人怵目驚心。

根據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截至8月24日的統計,共造成291人死亡,45人受傷,387人失蹤,撤離約2萬5000人,收容人數約6000人,近90座橋樑被沖毀。

農林漁牧產物與民間設施的損失,超過144億新台幣,莫拉克超越賀伯,成為台灣史上破壞力最強的颱風!

這次,成千上萬的台灣民眾,因為這場世紀災難流離失所、頓失生計,許多學校已頹圮、道路已斷,偏遠孩子上學之路本來就比其他地區困難,這次讓他們陷入更大的困境。

其實這次水災,也讓以往政府、民間團體在偏遠中小學苦心建置的學習資源,因此而付諸闕如。

截至8月24日,教育部統計的災損學校共1312所,災損總金額超過25億元新台幣;其中國中小就占了1145所,災損金額達14.7億元。

其中,7所學校全毀。一度因交通中斷的高達39所學校,險些無法在8月31日如期開學。

遠見編輯部製表表/遠見編輯部製

易校開學,全國共1335學生 

「家回不去了,學校也被沖垮了!」安置在高雄縣順賢宮的伯香蘭,從發生災變那天開始,眉頭沒有鬆開過。

她的家在那瑪夏鄉的民族村,村莊遭山洪沖刷得半毀,必須遷村。她的六個孩子還有四個在讀書。現在伯香蘭不只要擔心住哪裡,還掛心開學後孩子要去哪裡上學?

一旁將升小五的小琪,跟媽媽一樣神情憂鬱,愛上學的她很擔心開學後,是不是還能跟從小熟識、既是鄰居又是同學的朋友玩在一起。

那瑪夏鄉的「民族國小」是這次風災,7個全毀學校之一,開學後將安置到距離原校57公里的旗山國小上課。

全國無法原址開學的中小學有17個,全國受影響學生共達1335人。重災損的高雄縣就占了13個,全都得到鄰近國小或安置場所就讀,高雄縣各級學校災損金額共達5.3億元。

而嘉義縣阿里山鄉,因為主要聯外道路「阿里山公路」塌陷嚴重,有些地方連路基都流失,預計在9月中旬才能全線搶通。因此沿線的九個小學與分校,恐怕都得延後開學,估計有409位學生受到影響。

然而,可以開學的學校仍要面臨繁瑣的災後重建。以台南縣來說,有高達69所學校被淹,電腦、教具、機電等設備都泡湯,災損金額全國最高,超過9.5億元新台幣!

而屏東縣的淹水地區則涵括六個鄉鎮市,林邊、東港與佳冬一帶災情相當嚴峻。

此外,屏東縣的山地鄉包括霧台、泰武、來義、山地門等地,都有山崩、道路中斷等情況。

因此,屏東縣共有123所學校遭受淹水、地層滑動、建築物破壞等災損情況,災損金額高達3.1億元。

遠見編輯部製表表/遠見編輯部製

重建難,開學後問題才浮現

「淹的是清水還好,要命的是這次淹的都是混濁的泥水啊!」屏東縣羌園國小校長蔡有福說,雖然因為地處低漥,羌園逢雨必淹,但災情從來沒有這麼慘重。

他說,潰堤河水帶進了大量土石,讓羌園國小淹水一層樓高,水退後還留下及膝的淤泥。學校內的視聽設備、電腦、家電都泡水不說,連水電管線、機電設備都故障,廁所馬桶與排水系統也充塞污泥,還有籃球場與操場在重機開挖廢土後,行將報廢。

羌園可說是「整組壞了了!」算一算,災損金額破千萬。

可以「如期開學」的學校尚且如此,亟待重建的校園,經費更是動輒數千萬元。

國教司長楊昌裕說,比起921地震,八八水災帶來的災損型態「很多元」。以往的災害應變流程幾乎使不上力,所以必須另外研擬多種方案來安置學童,而且「開學之後,現在沒辦法想像的需求與問題,才會一一浮現出來!」

其實,水災過後,偏遠小校更偏遠、弱勢社區更弱勢的效應已陸續出現。

不少災區小學校長,在災變後幾天就接到鄰近學校來電,提出「幫忙安頓學生」的善意。然而這一片好意,聽在災區師長與家長耳裡,卻不免擔心,自己的學校會不會因此就被裁併校,以後村裡是不是就沒有自己的小學了?

「偏遠小學經常招聘不到英文、音樂等專科老師,我還遇過那種來占名額,考上卻藉故不來報到的!不是說流浪教師很多,怎麼我們找不到老師呢?」雖然校內還有330多個孩子,不算小校,但長期在旗山區服務的甲仙國小校長郭耀輝,很憂慮災變後,更沒有老師要冒險前進偏遠小學。

陳宗怡攝圖/陳宗怡攝

孩童受創心靈更需要撫慰 

此外,有形資產的重建已經不容易,受創的心靈看不到傷,卻更需要撫慰。

特別是孩子。

楊昌裕說,這次儘管有多所學校全毀,但教育部仍暫時不會把原有學校的編制廢掉,就算不能原址開學,原有師長仍然會隨著孩子一起遷到新地方教學。

就是希望原來信任的師長在身邊,讓受災變創傷的孩子與家長安心、有歸屬感。

兒童福利聯盟、伊甸基金會與許多志工輔導團體,也一一前進災區,安撫災民與小朋友的心情。

「你沒有跟孩子談談,孩子會因為無法理解災難,而使得恐懼無限延伸!也會以為爸媽心情不好,是因為自己的錯!」

兒盟執行長王育敏說,災區的孩子容易有「創傷症候群」,特別是喪親的孩子,可能會有退縮、封閉自己、突然哭泣的情況。

「孩子的眼睛,默默地記錄下了整個災難的過程!」她心疼地指出,許多災童的畫裡都出現山崩、土石流、淹水與殘破的家園。

她就看到一個旗山的中年級孩子,畫出家園被湍急河水沖走的景況,孩子還畫下驚恐的表情,寫下「救救我的生命!」的對白。

救災已經告一段落,家園重建才正要開始,數千位災區民眾很需要有人幫忙安頓孩子。

原本單親、隔代教養比例高的偏遠地區,學校還兼具部分家庭與社區文教功能,但是八八水災讓小校自顧不暇、更加弱勢。

災區的孩子亟需要你我伸出雙手,共同來守護!

偏鄉教育水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