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投資哲學〉強調安全邊際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8-11-01
瀏覽數 34,200+
2.投資哲學〉強調安全邊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投資哲學〉強調安全邊際

他用雪茄屁股投資法

從50幾年前到今天的金融風暴,巴菲特最重要投資哲學:挑選便宜、被遺棄的股票,就像在路邊看見的雪茄菸蒂。他考慮一家公司死亡時的價值,只要能低於這個價值買入,就符合他所謂的「安全邊際」。

巴菲特在1954年8月1日到達紐約,隔天就到葛拉漢紐曼公司報到,比他正式上任時間早了一個月。

這家公司只有八名工作人員:葛拉漢、紐曼、紐曼的兒子米基、出納華納、許羅斯、兩位女祕書,現在再加上巴菲特。巴菲特一直希望穿上的實驗衣風格的灰色薄外套,終於是他的了。「他們把外套給我時,對我是個重要時刻。葛拉漢和紐曼也穿同樣的外套,穿著它時我們是平等的。」

其實不完全是。巴菲特和許羅斯坐在沒有窗戶的房間,房間內有股票行情機、連接券商的專線電話,還擺了一些參考書籍和檔案。

許羅斯坐在專線電話旁,多半是他打電話給證券公司。葛拉漢、米基和紐曼有時會出現在這個房間,檢視行情機上的股票價格。

找雪茄屁股,買低於清算價值就能獲利

「我們會找東西來讀,會翻閱標準普爾和穆迪投資手冊,尋找股價低於營運資金的公司,那時這樣的公司很多,」許羅斯回憶說。

這些公司是葛拉漢所謂的「雪茄屁股」(cigar butt):便宜、被遺棄的股票,就像你在路邊看見的黏糊鬆軟的雪茄菸蒂。葛拉漢善於找出這些食之無味的雪茄屁股,把它們點起火,吸上最後一口。

葛拉漢知道,有些雪茄屁股一點也沒用,但是花時間逐一細查每根雪茄屁股的品質並不合算;由平均法則得知,大多數雪茄屁股都能吸上一口。他總是考慮一家公司死亡時的價值,也就是清算價值。只要能低於這個價值買入,就符合他所謂的「安全邊際」;就算這家公司可能破產,也還有一道防護網。為了更保險,他運用「分散投資」的原則,購買許多不同的股票,每種股票都買很少。他的分散投資很極端,有些股票的部位小到只有1000美元。

選股:集中購買安全邊際最高的股票

巴菲特私底下對分散原則不以為然,他對自己的判斷深具信心,認為沒有必要以這種方式避險。他和許羅斯從穆迪投資手冊上蒐集數據,填滿數百張用來評估與判斷的簡單表格。巴菲特先瞭解每家公司的基本資訊,全面過濾之後,把範圍縮小到少數值得進一步研究的股票,然後把錢投資在其中勝算最大的標的。

他願意把大多數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就像他對公務員保險公司(GEICO)那樣。不過那時他已經賣掉GEICO股票,因為他很缺投資資金。每一個決定都存在機會成本,他必須將每個投資機會和下一個好機會相比較。他雖然非常喜歡GEICO,但在找到更喜歡的西方保險(Western Insurance)後,只好忍痛賣掉前者。西方保險每股賺29美元,股價只有3美元。

這就像找到一台每次都出現櫻桃的吃角子老虎,你放進25分錢硬幣,一拉桿子,西方保險這台機器保證至少付你2美元。任何一個頭腦清楚的人都會去玩這台機器。這是巴菲特一生中見過最便宜、安全邊際最高的股票,他竭盡所能地買,也讓朋友們加入這樁好生意。

資產配置:把錢投入報酬最高的地方

他很留心葛拉漢、紐曼和米基辦公室的動靜。葛拉漢是費城里丁煤鐵公司的董事,葛拉漢紐曼公司也控制了這家公司。巴菲特是自己發現這支股票的,到1954年底總共投資了3萬5000美元。這會讓他的老闆嚇壞,但巴菲特很有信心。費城里丁出售無煙煤,並擁有頗具價值的煤礦,但本業卻表現平平。不過這家公司有許多現金可購買其他公司,以此來提升經營成效。

「我是坐在外面辦公室的傳令兵。有回一個叫葛德法的人來訪,希望由葛拉漢紐曼公司為費城里丁煤礦買下他的聯合內衣公司,構成費城里丁公司(Philadelphia and Reading Corporation),這是那家公司多角化經營的起頭。我不在他們的小圈圈內,但是知道某些事正在進行,讓我覺得興致勃勃。」

巴菲特偷聽來的這件事稱為「資本配置」(capital allocation):把錢投入報酬最高的地方。在這案例中,葛拉漢紐曼用一家公司的收入去購買另一家利潤更高的公司。長期下來能讓一家瀕臨破產的公司走向成功。

這類事情讓巴菲特感覺自己彷彿坐在窗邊,看著屋子裡進行著複雜的金融交易。但是不久他將發現,葛拉漢的行事和其他華爾街人士不一樣。他總是默唸詩句或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句子,而且常在地鐵上掉東西。

葛拉漢和巴菲特一樣,對自己的外貌毫不在意,當有人看著他說「好有趣的一雙鞋。」他會低頭看看自己一腳棕色、一腳黑色的鞋子,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回說,「是啊,我家裡還有一雙一樣的鞋呢。」和巴菲特不一樣的是,他並不在乎金錢,也不把交易當作一種競技。對他而言,選股是智力的習題。

樂當守財奴,借車不加滿油、用雨水洗車

「有一天我們一起等電梯,要到42街章寧大樓(Chanin Building)底層餐廳吃飯。班對我說,『華倫,記住一件事,錢對我們生活影響並不大。我們都到那家餐廳吃飯,也都每天工作,而且樂在其中。所以別太為金錢傷神,因為它對你的生活影響不大。』」

巴菲特敬畏葛拉漢,但他依然愛錢,希望累積很多錢,並把累積金錢視為一場競賽。如果要他掏錢出來,他會像小狗捍衛骨頭一般猛烈抗拒。放棄一點點錢都需要辛苦掙扎,巴菲特似乎是被金錢占有,而不是他擁有金錢。

太太蘇珊非常清楚這一點。在他們的公寓中,他很快就有了小氣和行為怪異的名聲。

他原本不許太太蘇珊將襯衫送洗,直到他在辦公室因為襯衫太皺而出糗(蘇珊燙襯衫時只燙領子、口袋和袖口),才改變主意。他和書報攤說好,以折扣價買過期的雜誌。他沒有車,借用鄰居的車後從不把油箱加滿。自己買車以後,他只在雨天用雨水來洗車。

從賣出第一包口香糖開始就如此牢牢守住每分錢,是讓巴菲特25歲時就累積一些財富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他比別人賺更多錢。從哥倫比亞大學開始,他賺錢的速度愈來愈快,現在他的心思都縈繞在公司的數字和股價上。

(摘自《雪球》第20章,其中標題與小標為編者所加)

本文出自 2008 / 11 月號

巴菲特 滾錢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