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獨家專訪∕上海世博會事務協調局總規劃師 吳志強:我們正在做全人類夢想城市的實驗

文 / 江逸之    
2008-05-01
瀏覽數 20,650+
獨家專訪∕上海世博會事務協調局總規劃師 吳志強:我們正在做全人類夢想城市的實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0年上海世博會是159年世博會歷史中,第一次在開發中國家舉辦,而主題「城市,讓生活更美好」,更是第一次探討人與城市生活關連性的主題。

法自然 引德國經驗造未來

全世界66億人都在關注上海將如何演繹未來城市的概念,這全部的重擔就壓在48歲的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院長吳志強的肩頭上。

擔任上海世博會事務協調局總規劃師吳志強過去曾參與過德國柏林與上海的城市發展。德國西柏林工業大學城市規劃博士的他,在德國十年期間,曾參與東西德統一後的柏林城市規劃,「跟著規劃團隊深入東柏林的各角落,保留與改造老建築。」1997年,吳志強帶著德國經驗回到上海,在大興土木的浦東新區、鄰近世紀公園的一塊2平方公里土地上,整體規劃可容納4萬5000居民的「聯洋社區」,整合了世紀公園、購物中心、學校與交通網絡,成為上海地價最貴的社區之一,「這是上海首次大規模的一次性都市開發案。」

現在世人把焦點放在沿黃浦江兩岸、占地5.28平方公里的世博園區,吳志強要在相當於20個台北大安森林公園面積的世博園區,184天的展期內演繹出未來城市生活概念。

「我們要創造城市生活的可持續性,」說起話來溫文儒雅的吳志強,以興奮語調指著世博園區模型說,上海在1842年南京條約簽定後,租界、大樓與工業區林立,發展成為今天2000萬人口的超大都市。但是城市、人與大自然卻脫了鉤,「人們進入都市,用盡了都市外的資源,大自然不斷供血給都市,都市卻還給大自然垃圾,」吳志強感性地說。

迎風城 更與垃圾和諧共生

吳志強抓住了人與自然的關係,要在世博園區打造未來綠色環保城市的概念,首先是把所有垃圾都變成再生能源。

同濟大學規劃團隊選定了浦西江畔的南市發電廠做為「城市未來探索館」,這座111年歷史的燃煤火力發電廠,在過去供應著大上海的用電,卻也是上海嚴重空氣汙染的源頭。

吳志強保留了南市發電廠的主體建築,在占地9150平方米的廠區內,設置風能、潮汐、地熱、太陽能等多項環保發電展示區,並邀請各國城市來展示資源回收等高科技,「未來城市也可自我造血,而不只靠外來的輸血。」

同濟規劃團隊也發揮巧思,希望把園區最高的發電廠煙囪改造成旋轉式摩天輪,取名「世博和諧塔」,25個太空艙沿著螺旋軌道盤旋而上,觀光塔在夜幕中宛如一支含苞待放的上海市花白玉蘭;緩緩升降的太空艙,猶如半空中的點點星光,顯示出上海的城市活力。

對於夏天高溫酷熱的問題上,吳志強也提出解決方案。

吳志強的團隊決定從城市風向下手,研究了上海市100年來的風向變化,把世博園區的動線主軸與場館設計為西北──東南向,好與上海風向符合,並且藉由電腦模擬運算,設計了大量的城市風道,讓自然風可以在園區內通行無阻,「節省了五成以上的空調用電量。」

親水灘 還原溼地環保生態

人類的城市發展,總是逐河流而居。「哪個城市沒有母親河,但是上海的發展卻是與黃浦江漸行漸遠,」吳志強感歎。

上海因為千年防汛的關係,原本就是灘岸的外灘,變成了無法親水的堤防,人們只能站在上面遙望江面,「看得見水,卻進不了水。」黃浦江與蘇州河也因城市高度發展,江水變臭變髒,都市人總是把放棄物丟到河中,造成嚴重的水資源汙染。

吳志強在考察世博園區預定地後,發現到破舊落後的後灘有一塊濕地,恰好位在黃浦江的轉彎處,「很適合改造為城市的親水濕地,體現上海多樣的生物性。」

後灘原本只是蘇北低收入移民群聚棚戶區,放眼盡是歪斜的棚架,而鄰近的鋼鐵廠也把這邊當成廢棄物的堆置場,衛生環境惡劣,汙染嚴重。

在上海市政府動遷後灘居民之後,吳志強開始利用後灘濕地的特質,引進上海原生種的水生植物,利用這些水生植物過濾原本已經很髒的江水,「母親河讓髒水進來,透過濕地變成乾淨的水出去。」

後灘經過吳志強的巧手改造之後,將成上海市民的親水公園,建置許多蜿蜒的步道。「我們正在做全人類夢想城市的實驗,」吳志強希望透過上海世博會,找尋出人、城市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共生模式,讓城市生活更美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