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IC設計教父蔡明介右腦藏了什麼?

文 / 楊方儒    
2006-05-11
瀏覽數 42,750+
IC設計教父蔡明介右腦藏了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真是難得,臉上線條總是剛硬、嚴肅的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也會講幽默笑話。

在美國,有一個政治人物,常被頭痛所擾,因此跑去看腦科醫生,結果檢驗出來,醫生只對他簡單講了兩句話:Your brain has two parts, a left part and a right part. You have nothing left in your right; you have nothing right in your left.(你的腦子有左、右之分,右腦裡沒有剩下東西,左腦裡沒有正確的東西。)

他說,每個人都有左、右腦,科學研究很早就發現,右腦主管感性人文、左腦負責邏輯思考:如果一個人,右腦是nothing left,就會麻木不仁,而左腦是nothing right,就沒有一件事情做得好、做得對。

「人文和科技結合一下,即便是文字遊戲,都是滿好玩的東西,」蔡明介咧著嘴笑得大聲。

在左腦理性上,蔡明介是「前股王董事長」、「台灣IC設計教父」。

從1976年參與RCA技轉計畫以來,30年如一日,他總站在戰場前線,不僅見證台灣半導體產業從無到有,更成功打造聯發科台灣第1的多代拳王地位。

右腦感性上,從一個工研院小工程師,變成一位跨國公司決策者,蔡明介不僅時時親炙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的多本巨著,在他多年的經營心法裡,更深刻感應到,科技與人文之間沒有藩籬,是互相呼應、學理互通的。

硬性實力打仗軟性技巧管理

與蔡明介有半甲子深厚交情,交大電機學院院長吳重雨就觀察到,他用腦袋裡扎實的人文思考,「柔性經營」聯發科的領導地位:這是一種「軟性實力」(Soft Power)的具體展現。

從光儲存、手機通訊,到數位電視晶片,戰無不勝的聯發科,靠的不是鐵血政策。

蔡明介自承,扎實的IC設計技術,是「硬性實力」(Hard Power),這是在全球化戰場上必備的充分與必要條件,「上第一線打仗,槍一定要準」。

蔡明介的台大電機系同班同學,聯電董事長胡國強直指,聯發科代表著台灣IC設計硬性實力,在國際舞台成就非凡,相當不容易。

至於在內部制度組織上,蔡明介強調,要帶好第一流的研發將才,一定要以德服人,這就是軟性技巧(soft skill),呈現出來的是一種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讓人嚮往、樂於仿效學習。

「人之生也柔弱而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而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是蔡明介從老子《道德經》得到的柔力體悟。

感性解讀科學:就像流行

蔡明介常自謙,「杜拉克說得好,人要專注做自己專長的事,」因此接受媒體採訪、受邀演講,都不是他的能力所及,儘量推掉。

因此,他感性的一面,向來少為人觸及。

蔡明介剛進台大時,讀的是化工系,當時台灣規模最大的企業就是台塑,親朋好友都告訴他:只要進台塑,一輩子吃喝不完。

南部長大的蔡明介,高中畢業時覺得這樣的工作機會不錯,結果順利考上後不到一年,一位高雄中學學長就建議他說:「電機系的未來發展,比較海闊天空,」蔡明介大二就決定轉系。

1970年代,蘇聯發射衛星、美國登陸月球。在蔡明介口中,科學就像是個fashion(流行),用現在的趨勢來比喻,就像是iPod風潮席捲每一個年輕人一樣。

順遂走上科技路外,年輕時的蔡明介,就很愛念閒書。他回憶說,在讀台大的時候,整個台灣社會處在一種「半集權」的氣氛中,李敖在那時候就非常有名,他還常跟同學一起看《文星雜誌》,「這也是當時學生間的一種流行。」

「別的系、別的社團,常辦一些老莊思想的講座,我也常會去聽,」蔡明介說,在他心裡,人文就是人本、人性,以人為本的精神,從瞭解人性做起,以關懷的心對人,細心一點,生活周遭都是文章。

實驗室理論,計算社會互動

「很多人不知道,科技理論也可以用人文來解讀,」蔡明介指出,實驗室裡常談到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就常在人文社會見到。他舉例比喻:就像看一個人,需要長期觀察,不是當下一瞬間就可以斷定的。

至於另一個有趣的科技名詞「亂度」(entropy)。引喻到經營理論上,蔡明介認為,任何組織都是愈來愈大、愈來愈複雜,如果不去管理,就會傾向最大亂度。以大學和企業相較,學校比較自由,亂度一定高,公司則是一定要管理,因為亂度過高,就會整個垮掉。

另外一個例子是,去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發給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數學博士奧曼(Robert Aumann)與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謝林(Thomas Schelling),兩人探討的賽局理論(game theory),就不僅在數學、資訊科學中用得到,哲學、經濟學等社會科學也都會用這個理論來計算社會互動行為。

因此,蔡明介強調,人文與科技是互相重疊,在實際應用上,是要整合在一起的。

李清照的詞,藏著數字趣味

人文也常結合科技理性。蔡明介說,古時候的李清照、吳梅林等詩詞大家,就都在詩文裡隱含了數學觀念,也就是「數裡有詩、詩裡有數」。

李清照的《武陵春》: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吳梅林的《圓圓曲》:一斛明珠萬斛愁,關山漂泊腰肢細。

吟誦這兩闕詞,讓蔡明介覺得很有數字趣味,更藉此增添詞中的優美意境。

蔡明介說,他當初讀電機系時,要念的人文學科只有國文、英文、中國近代史,現在工學院學生要念經濟學,他是非常肯定的:因為念理工的人,不該只會解決技術問題,更要懂得如何產生經濟價值。

在聯發科,近來規定每一個新進同事都要讀,杜拉克《有效的管理者》與佛里曼《世界是平的》兩本書。

《有效的管理者》書中強調的有效性(Effectiveness),比有效率(efficiency)還要重要。因為有效性是一個人自我發展的關鍵、是組織發展的關鍵,更是現代社會之所以有生機的關鍵。在一個企業裡,有效性表現出來,就是整個團隊的績效。

至於《世界是平的》概念,聯發科與蔡明介個人,都有親身感觸。目前聯發科在印度設有分公司,約60、70人規模,許多台灣員工都感覺到其他國家同事的積極,激勵自己要更加努力。

蔡明介對於美國蘋果電腦的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的經歷相當推崇。在他口中,賈伯斯是科技人,思考邏輯卻很人文。

去年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發表演說,勉勵該校畢業生要「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翻譯成「求知若飢,虛心若愚」,或是「上進若渴,虛心若愚」。蔡明介就說,這不僅值得科技人的典範,更是人文生活的真義。

本文出自 2006 / 05 月號

35歲的退休進行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