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輪到醫生來上EMBA

文 / 黃漢華    
2005-10-13
瀏覽數 28,850+
輪到醫生來上EMBA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星期二晚上六點多,台北榮總婦產部醫師屠乃方放下工作,還來不及吃晚飯,抓起管理學課本,就趕往政大上七點鐘的「創新服務事業經營課」。

同一個時間,中部的署立台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蔡新中帶著厚厚的資料,在中興大學的EMBA教室,和教授討論「內部行銷」的碩士畢業論文。

有醫師身分的立法委員林進興,此時則在返回高雄的飛機上,他打開頭頂的閱讀燈,複習星期天在中山大學才上過的管理學講義。

近幾年來,醫生之間有個流行問句: 「你有沒有讀過EMBA?」

從北到南的知名大學EMBA班,幾乎每一屆都有醫生學生。台大近五年有四十六人,政大近三年有十一人,台中的中興大學有五人,高雄中山大學八年來有二十二人。

愈來愈多的醫生,在看診之餘,不辭勞苦,搭飛機、坐火車跨越地界, 到商學院讀EMBA班,為什麼?

科技管理用在開刀房

「我想學習新知,不從醫師立場看醫療行為,」基隆長庚醫院外科部主任陳志華解釋自己的念書動機,「終身學習」在他身上顯露無遺。

6 月份從台大商學研究所EMBA班畢業的陳志華,把課堂學到的科技管理,應用在開刀房,他利用無線射頻辨識系統(RFID),不到三公分的晶片記載了病人資料、開刀流程,嵌在細長的紙條裡,圈著病人的手腕;這條腕帶明顯地縮短手術時間,在亞洲醫界列為創新紀錄。

陳志華在台大商研所教授游張松的指導下, 與惠普(HP)、英特爾(Intel)公司合作,他不必開口詢問病人,用PDA讀取腕帶晶片,直接用電腦記錄麻醉、手術時間,少了人工記錄作業,開刀流程跟著變得快速。

因為陳志華學以致用,病人的手術時間縮短四分十八秒,也讓他開刀時更篤定、自信,流程完美度提升,還吸引了以醫學著稱的韓國延世大學前來觀摩。

儘管EMBA班能增廣見聞,健保給付縮水的微利年代更促使醫生來念EMBA。「健保給付方式改變,醫院經營者承受壓力,這使得醫生有意願吸收管理知識,」政大企管系主任樓永堅明白指出。

財務管理巨塔開源節流

猶記去年底、今年春,醫護人員抗議健保總額制度,兩次走上街頭,從中山大學EMBA班畢業的台南榮總永康分院副院長鄭錦翔不認同這種作法,他直指這是破壞醫生形象。

台灣的健保瀕臨破產,財務成為醫院的棘手問題;從前那套醫生當家、什麼都懂,從醫療到行政全包的模式,已經行不通了。

擁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博士等六個學位的林進興說,醫生IQ好,會念書;但是EQ不太好,無法適應健保制度,學習管理多少會有幫助。

「不少醫院的主管來學經營、行銷、財務管理,就是要降低成本、增加收入,」政大企管系副教授黃秉德表示。在健保總額制度的壓力下,醫院除了節流,開源成了另一個重要課題。

於是,趕搭整型風潮,醫院紛紛成立美容整型中心,高雄榮總就是一例,他們將該中心委外經營,而執行此案的正是當時在醫院服務的鄭錦翔。

EMBA班讓鄭錦翔浸淫在財務領域。他說,醫療是高成本的行業,實施總額制度,利潤愈來愈少,上EMBA課讓他學會考量成本效益;他將醫院不擅長的行銷、經營委外,在南台灣算是創舉。

「榮總的牌子借外人用,」鄭錦翔這樣形容。美容中心有整型科、皮膚科、復健科醫生支援,結合市面的美容服務,不但醫生可以抽成,醫院也有業外收入。

危機管理重組醫病關係

長久以來的醫病關係,醫生總是高高在上,當病人權益逐漸受到重視,醫生也要學習面對危機,這個課程是醫學系沒教過的。

邱小妹事件讓擔任院區發言人的顏慕庸一下子變成新聞人物,當時仁愛幾乎是眾矢之的,全院士氣低迷。他想起課堂讀過一篇「911事件危機溝通」的文章,知道保護同事是他的責任,有同事把不平的情緒做成一張海報,許多人簽名支持,他也跟著簽名,站在同一陣線。

顏慕庸簽名被解讀成,和當時的衛生局長張珩對槓;他臨危不亂,向張珩解釋自己的用意,兩人情誼不受影響,並一起面對社會壓力。

雖然誤事的兩名醫師被提起公訴,顏慕庸從人力管理課程學到領導哲學,「人難免犯錯,」院方願意接納他們,再次給他們機會,期許他們能成為好醫師。

兩年多前的SARS事件,顏慕庸用上了管理知識。面對全球前所未有的危機,他進入第一家收容SARS病患的醫院,摸索出醫、病隔離的安全動線,那時學校正在教行銷學,他便抓住每一次上電視的機會,不停宣導「動線管制」;有醫院看到了,便照著做,成功推廣防護方法。

「Expect the unexpected.(期待意外的事)」顏慕庸笑著表示,什麼事都可能發生,若有意外發生,他會張開雙臂說,「意外,你終於來了,」態度瀟灑自在。

團隊管理提升診療效率

名片上印著醫學博士、商學碩士的台大醫院骨科部主任江清泉,五年前被院方選為種子隊員,到台大EMBA班學習管理知識,儘管已是醫學院教授,仍放下身段進修,而且學以致用,在SARS期間,順利保護醫院安全。

江清泉回憶,當時急診室關閉,他立即協調警衛、護理、檢疫等部門,研究該封鎖哪些門,管制進出人士,研擬發燒病人隔離、後送治療,避免疫情擴大。成功應用課堂學到的「功能性團隊」。

這項管理概念也被江清泉用來改善台大醫院門診流程,他說,院方改變作法,讓病人只結一次帳,看病少花半個小時,並將診間、檢查室集中在一起,便利病人受檢。企業重視的顧客導向服務也影響上過EMBA班的醫生,他們會重新檢視自己,調整工作態度。

高雄市吉田耳鼻喉科醫院副院長曾哲凰便認為,掛號科別都按照醫生專長,這使病人常常不知道要掛哪一科;其實,病人也是顧客,醫院設計要便利病人。

「如果能成立頭痛中心、睡眠中心,聚集相關科別的醫生,病人頭、睡不著,就直接掛號,不必為了檢查跑好幾科,」這是曾哲凰的體認。

台北市立萬芳醫院麻醉科醫師程毅君則從EMBA課程,學會以豁達的心胸看待工作。他說,院方規定他們手術前、後,向病人說明麻醉過,趕開刀時間,又要跑病房,很耗體力。

程毅君一度對醫生工作感到厭煩,但是從管理課程中,他慢慢瞭解,不論再累,病人安危也比自己的生涯重要,上完課後更加尊敬白袍工作,現在已經是無怨無悔。

創意課程聆聽杏林外聲音

醫院經營講究創意,台大醫院雲林分院院長黃世傑很認同最近流行的「藍海策略」概念。他認為醫療資源豐富的北部是一種血流成河的紅海競爭,將醫療技術引進南部,可以創造藍海世界。

去年接下雲林分院的黃世傑,應用課堂所學,立志要建設成雲嘉南彰地區最受信賴的醫院。他購買儀器,成立心血管中心,不但做了五百多例心導管手術,也有五十多個開心案例,在當地創下先例。

黃世傑喜歡研究管理策略,他認為,雲林分院若能成為中台灣的台大醫院,符合民眾醫療需求,就是活用《從A到A+》的理論。

創意也能從他人激發而來,台北榮總婦產部醫師屠乃方透過政大EMBA班的「創意與戲劇」課程,走出白色巨塔,結識其他領域的人,從此開啟不同視野。

9月份的星期三晚上,政大的舞蹈教室傳來「一、二、三、四」的口令,在綠光劇團監督羅北安、劉長灝的帶領下,五十多名學生發揮想像,為了本月底的公演戲碼《領帶與高跟鞋》,扭曲身體,擺出各種姿勢,屠乃方索性伸直四肢,躺在地上,獨樹一格。

類似的激發創意課程已在史丹佛大學、耶魯大學、華頓商學院推出。政大企管系副教授黃秉德表示,醫生脫去白袍,卸下治病的角色,在大眾面前伸展肢體,除了訓練專注力,也可藉此重新認定自己,學習與人互動,培養團隊精神。

被視為天之驕子的醫生,和天資聰穎劃上等號,考EMBA班,是不是每考必中?

台大商研所教授游張松說,醫生雖然很會讀書,但不是人人都上榜,有的醫生考了兩、三次才上;中山大學EMBA班執行長方至民發現,每年都有醫生上榜,其中不乏科主任、副院長、院長等高階主管。

考上的醫生很珍惜讀書機會,不願意蹺課。基隆長庚醫院外科部主任陳志華每星期花十三、十四個小時上課,即使出國參加會議也不敢多留,「學校會點名,不能蹺課!」他認真地說。

捧著書坐馬桶

醫生要看診、要查房,怎麼挪出時間念書呢?

立委醫生林進興週一到週五是空中飛人,每天都搭飛機往返台北與高雄,他幾乎沒時間坐在書桌前念書,只好在飛機上、車上或床榻上猛K,為了利用零碎時間,連坐馬桶,也都捧著書。

署立台中醫院外科主任蔡新中平常除了工作,回到家就是念書,他覺得企管是一門有趣的學科,值得犧牲假期,全心投入。

「教醫生是愉快的經驗,」中山EMBA執行長方至民表示,和大學生比起來,醫生的求學態度積極多了,他們不僅流露聰明,上課也遵守秩序、懂得自制;也許是商學課程,台大教授游張松覺得醫生發問,不如企業人士那般踴躍;不過,考試成績總令人滿意。

醫生也怕失業

社會視EMBA班是結交人脈、職場升遷的必要管道,醫生怎麼看呢?

大致說來,大多數醫生自認有專業技能,不必「攀龍附鳳」,反而因為上課,意外多了同學介紹來的病人。

「上EMBA班讓我有第二專長,」蔡新中卻有不同見解,他表示,眼光要放在未來,現在外科人手不足,誰能保證不會引進國外醫生,今天的安穩工作無人取代?

蔡新中說,醫生光會看病賺錢,並不足夠;擁有管理知識,才是未雨綢繆、勝人一籌。如果有一天,他往外地工作,醫生同僚未必幫得上忙,反倒是EMBA班的企業同學,能拉拔一把。

「上EMBA班的人具有積極、自我突破的特質,和他們互動,是不同的經驗,」黃世傑顯然很喜歡班上的同學。

隨著社會多元化,醫生不再躲在象牙塔,台大醫院五、六年前便按部就班送醫生去念EMBA,台中榮總近來則是「強迫」醫生要再進修。

上EMBA班在醫界逐漸流行,游張松相信,管理課幫助醫生做到以病人為中心,學習協調溝通;在醫療技術之外,能為病人著想;醫院服務有進步,醫病關係才能和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