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天邊的BRICs不如身邊的CHATs——「話題」比「磚塊」更貼近台灣的發展

文 / 高希均    
2005-05-05
瀏覽數 16,100+
天邊的BRICs不如身邊的CHATs——「話題」比「磚塊」更貼近台灣的發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的領導人從來沒有得過諾貝爾和平獎,就是因為他們所追求的不是雙方的「和平」,而是一方的「勝利」。

偉大的政治家就是能夠化隔絕為對話,化猜忌為互信,化戰爭為和平,化交流為雙贏。

(一)一個新名詞:CHATs

最近台灣媒體對BRICs有不少報導。有人誇大地稱它們為「四塊金磚」,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朱雲漢教授認為應以中性地「新興四磚」來形容。此刻,《遠見》雜誌要推出另一個新組合:

CHATs——China、HK、Macau(用第二個字母)、Taiwan。可意譯成「話題」。尤其就台灣的地緣政治、經濟實力、外貿地區等因素來評估,巴西、俄羅斯、印度太遙遠、太陌生、太隔閡、太不確定感。CHATs則近在身邊、同文同種、擁有共同記憶。

本期對CHATs的特別製作,即在分析中國、香港、澳門、台灣所組成的「大中華經濟圈」(或「經濟中國」)的前景與潛力。CHATs當然遠比BRICs更貼近我們。自1990年代初起,海內外學者、企業家與稍後卸任的財經首長都倡導過類似的觀念:「大中華經濟圈」「經濟中國」「兩岸共同市場」。參與提倡的包括了顧應昌(院士)、趙耀東、高清愿、于宗先、鄭竹園、蕭萬長、江丙坤等。

《亞洲大趨勢》的作者奈思比(John Naisbitt)曾經在書中指出:當1999年澳門回歸中國後,亞洲將揮別四百年的殖民歷史。

從1980年代中開始,自己就一直在觀察這一大中華地區經濟整合的可能性,也先後與林祖嘉、李誠兩位教授合寫過兩本這方面的書。

本文試就十餘年來的兩岸發展做一個歷史性的鳥瞰。

(二)送給陳總統的一本書:《中國人的山河歲月》

2000年陳總統上任後不久,新黨召集人郝龍斌與總統會晤時,送贈了一冊《中國人的山河歲月》。這本書是我們「天下文化」於1997年出版。我當時寫了一篇「出版者的話」。現在引述這篇名為「中國,走向兩岸雙贏」的重要理念:

二十世紀是以「外國人」打「中國人」拉開了悲劇的序幕。1900年8月,八國聯軍攻陷北京。

對中國人來說,這漫長艱辛的百年,正如美國著名歷史學者史來辛格(Arthur Schlesinger, Jr.)宏觀二十世紀的描述:「這是一個混亂的世紀,充滿了憤怒、血腥、殘酷;也充滿了勇氣、希望、與夢想。」

不論是在大陸或台灣的中國人,在上半世紀都經歷過國家命運的顛簸轉折——創國之艱與殖民之痛;在下半世紀,分別在重重危機之中,大陸是絕處逢生,台灣是化險為夷。

兩岸的交集在追求「雙贏」這個架構;兩岸的分歧,則在「中國」這個涵義。交集或分歧就決定了——中國人幫中國人,或是中國人打中國人。

(三)「經濟中國」的前景

沒有大陸今天的經濟改革,就沒有「經濟中國」的可能,也就沒有「經濟中國」理念倡導的必要。

回顧1990年代的論點,我常常引述: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薩孟遜(Paul Samuelson)以「一個沈睡中的經濟巨人」形容經濟改革前的中國大陸,西方媒體以小龍形容台灣與香港。

當睡夢中驚醒的經濟巨人與活力充沛的兩條小龍結合時,「經濟中國」就變成了二十一世紀中最不可輕視的主力。

「經濟中國」這個理念正如西方媒體中所用的「大中國」一詞所意含,指的是結合台灣、港澳與中國大陸(特別是指沿海經濟特區)的生產因素:勞力、資金、原料、科技;同時借重台港澳地區在產銷、金融、服務、市場經濟運作下累積的經驗,以減少相互之間的人為障礙,謀求全體中國人的經濟利益,提升全體中國人的福祉。

在後冷戰時代,世界舞台上,決定一國角色的關鍵因素已經不再是核子武器,而是經濟實力。世界經濟地圖已被分割成歐洲單一市場、北美自由貿易區等塊狀。一個秋海棠形「經濟中國」已經在東亞冉冉升起。

(四)偉大的歐盟

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經濟結盟,那就是2002年12月歐盟(European Union)由原來的十五個,擴增至二十五個會員國:接納了波蘭、匈牙利、捷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等十個新會員國。其人口近四億五千萬,土地面積近四百萬平方公里,超過北美自由貿易區,成為世界最大的單一市場。

捷克前總統哈維(Vaclav Havel)指出:「如果這波歐盟擴大失敗,就等於錯失歷史契機,未能創造和平、穩定及繁榮。」今後歐盟的發展仍然會充滿爭執,但「戰爭」再也不會是歐洲人的夢魘。

(五)曲折的大中華經濟圈

在地球的另一端,自十九世紀以來,一直被西方列強輕視的中國與中國人,也正在經歷著一場空前的經濟整合。這是人類歷史上最難以捉摸的經濟整合;不僅外國人難以想像,中國人也難以理解。因為不像歐盟,它的整合過程是困難重重,既得不到台北的支持,又有北京的各種限制。但是它經過二十餘年默默的運作,市場經濟的力量終於漸漸抬頭,減少了政治勢力的束縛及意識型態的嚇阻。這就是大中華經濟圈(Greater China)——大陸、台灣、港澳——在跌跌撞撞中,曲折迂迴的形成。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指出:「對所有亞洲國家而言,中國大陸是如此強大的勢力,想辦法和中國大陸合作是他們唯一的合理反應,這股潮流無法抵擋。」

儘管我們也熟知中國威脅論或中國崩潰論的論點,但是全球的主流民意是:與中國大陸「合作」「交往」「整合」幾乎變成了理所當然,甚至是唯一的選擇。

(六)兩位領導人的挑戰

既然經濟整合的大趨勢是如此的勢不可擋,台灣與大陸本來就是同文同種的同胞手足,為什麼還不能減少猜忌與防範?還不能超越各種藩籬與鴻溝?一個答案是政治人物缺少了跨時代的視野與歷史性的使命感。

經國先生在台灣推動的十大建設與小平先生在大陸推動的改革與開放,是兩個範例。可惜,更多的例子是陷入政治上的計算與算計的泥淖,而還不能自拔。

兩岸領導人陳水扁與胡錦濤剛被美國《時代》雜誌(TIME)選為當前世界一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中的兩位。他們可以改寫大陸與台灣的歷史,成為真正有影響力的人,如果他們能夠成功地推動CHATs

本文出自 2005 / 05 月號

腦袋經濟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