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登鹿港古樓 緬懷辜老

文 / 宋繐瑢    
2005-02-23
瀏覽數 28,150+
登鹿港古樓 緬懷辜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4年12月29日,鹿港辜家捐出老宅而設立的「鹿港民俗文物館」正熱熱鬧鬧舉行了三十一周年館慶活動,由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代表辜家主持館慶儀式。

回到祖厝,辜濂松興奮地細說他童年時代的宅院情景,點點滴滴彷如昨日,沒想到,不到一個星期,百年辜家另一位代表性人物——辜振甫(與辜濂松為叔姪)卻撒手人寰,留下往日的雕樑畫棟,更引人發思古之幽情。

在饒富中國古典風味的鹿港小鎮裡,這棟占地一千三百餘坪的歐式鐘樓型建築,入眼的震撼,令人難以忘懷。這原是辜振甫的父親辜顯榮在日據時期興建的華宅,當地人習稱「大和」大厝,大和便是辜顯榮的貿易商號,早年以開闢鹽田、投資糖業及其他外銷貿易而發跡。

當地有此一說,辜家老宅與日據時期的「總督官邸」為同一匠師所規劃,但據台灣古建築專家李乾朗指出,鹿港辜宅與台南州廳外觀相似,但作工又有點台灣味,也有可能是鹿港民間匠師模仿台南州廳建造。數數年頭,這時候距離興建當時,儘管已經將近一個世紀,能夠完成今天看來仍是相當氣派的宅邸,也足以想像辜家當年的盛貌。

耀星樓紀念辜顯榮 

辜家大宅的建築特色在當地極具盛名,包括一棟傳統閩南式建築「古風樓」已有兩百年歷史。另一棟文藝復興時代後期的巴洛克風洋樓,則在辜振甫出生後兩年(1919年)落成,建築正立面的繁複雕刻裝飾相當華麗。

1973年,辜振甫捐出祖居的全部土地、建物、家具、器皿及收藏品,將老宅改為具有地方特色的文物陳列館,館藏涵蓋清代中葉到民國初年,共有六千多件。

值得一提的是,文物館於1989年建造的「耀星樓」,是辜振甫為紀念父親辜顯榮特別命名,由他親手題字的匾額,也是辜振甫唯一留在文物館內的真跡。

民俗文物館副館長施雲軒說,這座耀星樓如今是職員的辦公室,辜振甫特別用他父親辜顯榮的字號「耀星」命名,題字後,再請鹿港工藝家施鎮洋刻字。現在文物館內仍保存辜家祠堂,每年清明節前後,辜振甫、辜濂松等辜氏家族成員都會回到老家來祭拜歷代祖先,耀星樓二樓設有寢室,辜振甫最愛在此小歇憩息。

走進大宅門,辜振甫當年在總統府受勳的紀念照,正高高地掛在文物館的服務台處,再往前進室內看去,牆上一張辜顯榮的肖像,不少人說與辜濂松相當神似。

館慶當天,辜濂松帶領來賓參訪民俗文物館時說,他是在文物館的書畫室後方房間出生,當時前方房間是接待客人的地方,他常常在文物館內外到處跑。

走著、走著,旋即進入辜顯榮的臥房與宅院的會議廳堂,辜濂松腳步停了下來,似乎特別有感觸。他說,小時候他不太敢走進這兩個地方,因為會議廳堂是祖父(辜顯榮)開會的地方,可以說是宅內最重要的地方,長輩時常告誡他們,閒人與小孩勿進。

穿過中庭的花園以及古井,故居外的廣大庭院,是辜濂松幼小時候常玩耍的地方,以往辜振甫從台北回到鹿港老宅時,時而可見他在此院子裡散步的蹤影。

夕陽下的古厝,增添了幾分靜謐及緬懷故人的思緒,施雲軒說,辜老過世後,前來造訪辜家舊宅、懷想辜老典範的遊客與日俱增。

從日據時代到國民黨政府,從蔣介石到李登輝時期;辜家的政商實力,可以歷代不衰,辜振甫無異是辜家承先啟後穩住辜家百年根基的重要靈魂人物。

能唱、能寫的「優等子」 

出生於鹿港的辜振甫,在十二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自幼聰穎過人,最受辜顯榮疼愛,逢人便稱讚他「優等子」。三歲啟蒙私塾,習讀四書五經、學英文,七歲開始接受日文教育。

日據時代與日本人往來密切的辜顯榮,其實不諳日語,上中學以後,為父親誦讀日本報紙並擔任翻譯,便成為辜振甫課餘的例行工作。由於精通英、日文,加上常跟隨父親左右,因此日後繼承父親政商界人脈,也為他個人事業與外交成就埋下伏筆。

著有《台灣五大家族》一書的作者司馬嘯青分析,辜家能夠擁有屹立不搖的台灣第一家族地位,與辜振甫廣結善緣,長年奠下的深厚政商關係不無相關。細察辜振甫的為人,溫文儒雅、不溫不火的處事作風,圓融的遣字措詞,給一般人極好的印象,社會上對辜振甫的評論也是褒多於貶。

另外,辜振甫應對之道得宜,應是其受政界倚重的最大原因。親近辜家人士透露,曾有人問已過世的長子辜啟允對父親(辜振甫)之感,當時辜啟允戲說,父親一天到晚都忙於沙盤推演國家大事。據聞,每當接獲「高層」召見之際,辜振甫會事先預想高層可能詢問的問題,在應對之間,設法提出適宜的對策。

遇到難解、敏感的話題,辜振甫也總能「四兩撥千金」的漂亮化解。話說,有一回故總統府資政張群問辜振甫,「為何生日蛋糕要插蠟燭?」辜老靈機一動回應,「因為要照明」,沒想到,不罷休的張群再接著問,「那為何要吹蠟燭?」辜老想都未想便笑著說,「因為要吃蛋糕嘛!」妙語如珠的辜振甫,令人印象深刻。

文化素養烘托政商才華 

如眾人所知,辜振甫從小聽戲、學戲,也愛自己粉墨登場。1998年還到日本公演過,一償他在海外演出的最大心願,辜振甫也曾經在日本報紙自述他是靠練京戲來養生。

除了懂戲曲,辜振甫自小更文武兼備,曾拿下全島中學桌球冠軍,加上他才情四溢,能詩擅畫,寫過小說,晚年轉而專注藝術收藏,如此對中國文學的嚮往,應是辜振甫與當下許多企業家最大的不同。

他常引述《論語》——「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以為訓,並以「謙沖致和,開誠立信」做為座右銘,辜振甫所領導的和信集團與中信集團,都是延續此經營理念及企業文化,與台灣經濟及金融發展同步茁壯。

雖然生長於富貴之家,但辜振甫仍保有鹿港人樸實的風範。在辜家老宅工作的一名員工說,辜振甫雍容大度、待人和氣,平日生活簡樸,對起居的舊宅只有「潔淨」兩字要求,這也是為什麼辜振甫主導興建的「耀星樓」,無太多華麗裝潢的原因。

幫辜振甫理髮十餘載的張師傅回憶說,身材高挑的辜振甫,最愛的髮型是中分頭,數十年來不變,每次到店內理髮,都固定坐在靠門的第二張椅子,在他印象裡,辜振甫念茲在茲的就是國家大事,言談之間不時流露出憂國憂民之慨。

與辜振甫有二十年情誼的前振興醫院院長張心湜談及辜老在病榻前最大的遺憾,就是臨終前未能回鹿港老家看看。

如今辜老仙去,空餘古樓。隨著辜濂松家族崛起,與辜成允繼承父業,這座訴說鹿港早期繁榮風華的辜家祖厝也將世代交替;在辜振甫走後,繼續伴隨辜家,走入新的時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