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王寧國:大陸半導體還威脅不到台灣

文 / 張德齡    
2004-12-30
瀏覽數 19,950+
王寧國:大陸半導體還威脅不到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提到半導體產業,可能直接就會想到台積電或是聯電,鮮少人知道他們的機器設備是從哪裡來的。

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供應商,其股價往往是半導體業的指標,公司的業績也代表著半導體廠商在未來是否增產或是擴廠。

一場矽谷高科技座談會中,應用材料執行副總裁王寧國指出,1990年應用材料在亞太地區的業務只占總業績的1%;如今亞洲地區(加上日本)已高達75%。當然,這也顯示了近幾年亞洲半導體業的迅速成長。

1980年進入應用材料的王寧國,目前是該公司「頭號人物」之一,同時也是在公司資歷最久的高階主管。

2003年聖荷西《水星報》公布的「矽谷一百五十大科技主管富豪榜」中,王寧國以身價494萬美元(薪水加紅利及股票選擇權)排名五十三,也是華人的榜首。

今年7月,王寧國正式接任了亞洲區總裁。事實上,應用材料在亞洲的據點,包括台灣、新加坡、中國、馬來西亞、韓國,都是王寧國一手帶起來的。

從掌管產品研發團隊開始,到負責該公司七成以上的業務,王寧國打破了華人只能在美國大公司做技術工作的玻璃天花板,進入核心管理階層。

從研發工程師出身的王寧國,擁有一百多項個人及團體的專利,其中一項產品陳列在華府史密森尼(Smithsonian)博物館。

但是,從產品技術研發轉戰業務工作,王寧國卻開玩笑地形容自己「如魚得水」。為了想知道研發出來的產品在市場上的反應,他開始參與市場計畫與行銷的工作,也由於對整個產品線瞭若指掌,讓他在開創業務時如虎添翼。

他認為,工程師創造發明的「黃金時段」是三十歲到四十五歲,在經驗累積之後轉型做管理工作,是比較合適的生涯規劃。

在台灣長大,念完大學才來美國直攻博士的王寧國,身為第一代美國新移民,他已經超越了語言與文化上的種種障礙,在每季公布盈餘的主管報告之中,他的演講總是最精采風趣,贏得了員工的好評,同時也是許多華人工程師崇拜的偶像。

Q:應用材料在中國已滿二十周年,為什麼這麼早就進入中國市場?

A:當時應用材料公司只是一個1億美元營業額的公司,雖然不是最大的設備公司,但是有這麼個機緣。

1983年,當時還是電子部部長的江澤民來到美國訪問,並且到了我們總公司,在參觀後他鼓勵我們去中國大陸發展。次年我們便在北京成立了服務中心。

我們的業務隨著半導體的發展而成長,在最初的十五年裡,業務重心是銷售舊的機器設備、配件及維修的工作。

1990年初,中國政府新的改革開放政策促進半導體工業的商業化;同時間,政府與海外的加速投資,使得從1999年到今天這五年中,經歷了快速的成長。

應用材料的營業額也從數萬元,成長為2000年的1億美元,到今天的10億美元,占我們全球營業額的12%。目前我們在中國已有五個據點以及四百名員工 。

Q:應用材料在中國的客戶有哪些?

A:基本上,所有生產半導體晶片的公司都是我們的客戶,包括中芯國際、聯電的友廠蘇州和艦,台積電上海先進,華虹NEC及宏力半導體等。

其中,外資投資的公司約占我們七成的營業額,其他三成為中國本土公司。我們的產品包括全新的8吋到12吋設備,6吋到8吋的二手設備,以及配件與服務。

Q:中國發展半導體的優勢在哪裡?

A:中國的幅員廣大、人才多,是一個跨越發展的國家,民氣旺盛,對任何產業的發展都是一個優勢。

中國內外銷的市場大,已成為世界的製造中心。

在電子產品方面,全球超過30%的組裝與製造都在中國,上游廠商刺激下游的成長,可以帶動整個產業,再加上地方政府的輔導以及優惠的條件,都是中國半導體的優勢。

Q:大陸半導體勢必對台灣造成衝擊,台灣的優勢在哪裡?

A:台灣的半導體工業發展和中國大陸不完全相同,半導體發展早,而且是在半導體輝煌的十年就進入這個產業,政府給予優惠待遇、大力扶持,加上員工獎勵制度,等於是第二波的矽谷,確實有天時與人和之利。

中國進入的時間較晚,已經是半導體成熟後才開始,產業化才最近幾年。

台灣已經有世界級的半導體公司,資金、人才、技術,以及經營理念與組織都非常完整,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如何繼續成長,如何增進附加價值,並且保持利潤。中國大陸方面,則是如何企業化以及穩定成長。

台灣應該要更開放,讓台灣的半導體廠商在大陸能夠做自由競爭,把半導體看成是國際化的產業,人才、資源可以互相流通,比如說,讓大陸的工程師也能在台灣工作。

如果兩邊都能克服瓶頸,到了2010年,世界上每兩片晶圓就可能有一片將是在大中華區製造的。

大陸在今後兩三年,還不至於對台灣的半導體產業造成威脅。如果中國與台灣在晶片價格上沒有惡性競爭,台灣仍然繼續在科技發展上投資,保有附加價值,短期內,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在世界上仍會占有領先地位。

Q:中國半導體近年來發展迅速,你對半導體產業的前景看法如何?

A:我認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未來將是光明的、成功的,但也不是說它將一帆風順達到成功的彼岸,它還必須經歷一番挫折、重整、學習與更進一步的發展。

中國進入半導體產業時,已值世界半導體進入成熟期。也就是說,半導體工業的成長已不完全是科技的推動,大部分是電子產品應用方面的推動。因此晶片的價格及製造的成本,變成成長的主要動力。

中國有上游的工業,需要大量的晶片,預計2010年將占全世界三成以上的市場。如果在製造晶片成本上沒有特別優勢,即使製造技術很好,仍將有極大的競爭壓力。

中國將來如果要成為世界的晶片製造中心,半導體必須要帶動下游工業的成長,包括設備及配件的製造,材料和晶圓的生產,以完成半導體產業鏈的基礎建設,連接終端電子產品的製造以及晶片設計業。如此,才可以形成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而不是半導體製造業在中國。

這一切需要三項重要的因素,包括資金、人才與技術,而這三者相輔相成,也需要時間去發展。

首先是資金,產業的企業化及國際化是吸引資金的最好途徑。就人才來說,不是三十萬理工生就全部是人才,技術經驗很重要。中國還沒有發展至很高層次的技術,研發高科技要花很多錢,同時也需要研發人才。

即使做「晶圓代工」,也需要製造技術,技術高才能使成本降低,利潤提高。

許多人說,中國的人員成本低,但是目前的主要主管都是從外面請來的,我認為中國有潛力降低人員成本,培養本土的人才。

我認為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真正要邁入「世界競爭」產業的舞台,未來三到五年是很關鍵的。

Q:應用材料在亞洲的據點,如台灣、韓國、新加坡、中國,都是你一手建立的,而且韓國不是說中文,你是如何辦到的?

A:半導體是高科技的國際產業,語言溝通不是最重要的,產品質量與服務的程度,才是營業額最重要的項目。

做生意就是要建立關係,但是關係不只是朋友,而是一種管道,使兩邊都受益,這就是成功的「合作伙伴關係」(Partnership),要互相信任、互相尊重,共同的「合作案」成功,互有斬獲的雙贏。還必須要有原則、正確的方法與程序,來建立機制、促進成功。

例如我們和三星半導體合作,共同發展出新的產品,而且十分成功。這個產品賣了十年,不僅他們成功,我們也很成功。這就是經過 partnership而來,這是我們高科技業成功的箴言。

「合作伙伴關係」不完全只在產品的研發,還必須擴展到服務及商業,最後的結果出來就見分曉,之前講話講得再好聽都沒用,要能夠遵守承諾才重要。

Q:你初期是做技術,為什麼想轉型管理業務?

A:做產品設計,如果不能賣得很好,即使技術是最好的,也沒有意義,所以做完產品設計之後,就很希望看到它在市場上成功。你要看它在市場上成功,就必須參與,那就是市場計畫管理與行銷。

在我做第三個產品時,就開始參與市場計畫並接任產品部門經營,負責公司的盈虧,之後我又同時負責建立公司在亞太地區各國的營運。

其實,我轉型管理業務還有一個因素,除了個人的興趣與公司的需要之外,在公司想要在職位上有所升遷,參與業務是必要的,而且業務上的表現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