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遠離政治土石流,企業人積極參與公眾事務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4-12-23
瀏覽數 20,100+
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遠離政治土石流,企業人積極參與公眾事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身在這個社會,可以看出許多亂象,每天看電視,就可嗅出民主活動的敵對意識愈來愈強烈,以前我們說「不是敵人便是朋友」,其背後有哪些基本問題?今天我不對這些問題提出解答,而是與大家探討我的一些迷惑、迷思。

迷思一:民主列車開往何處?

民主是大家遵循的法則,但何謂民主?譬如我們同在一台民主列車上,車上有四十人,由多數人決定往哪裡去,如果我們從台中出發,有二十五人希望往北,十五人希望往南,經過民主過程決議後,就往北行徑。但當這台車經過豐原、苗栗、到了新竹後,有十一人陸續下車,這時我們再表決一次,就變成十四人想往北,十五人想往南,那這台車必須回頭;當車又開到員林、彰化後,有兩個人下車,此時又變成十四人想往北,十三人想往南走,那我們又必須再度回頭。如此來來回回,我們不曉得會到哪裡去?而且當車在高速公路行走時,還有人提議在旁邊休息,那更危險。

在民主的遊戲規則中,究竟該如何運行?民主不是萬靈丹,並不適用於任何事件。而我們的民主列車將開往何處?

迷思二:歧視可被縱容?

民主最基本的條件就是人權平等,憲法明訂人人平等,但回頭看社會亂象,對歧視別人的言論及行為,卻沒有制裁的法律。憲法保障我們平等的權利,卻在執行上無實際行動;更嚴重的是,對散播歧視報導者亦無罰則。

在歧視被縱容下,民主的先決條件還存在嗎?

迷思三:在野黨是反對黨嗎?

政黨政治是民主社會必有的機制,最近出現了「反對黨」這個名詞,「反對」是什麼?是執政對在野的反對?在野對執政的反對?出現了不是朋友,便是敵人的情況。

我們該探討的是,對於一個良好的政策,不是提出此政策的黨就要反對嗎?政黨彼此之間的關係,難道是像過去「國民黨vs.滿清」或「國民黨vs.共產黨」或「國民黨vs.民進黨」的對立形式嗎?

迷思四:真的那麼仇恨嗎?

目前有很多談話性節目充斥口水、謾罵,媒體刻意激化言論,以為主題愈煽情,觀眾愈愛看。鎂光燈底下,政治人物非常激情,鎂光燈背後,又合好如初。政治人物做秀,一般選民太入戲,例如有人看到戲裡的曹操太可恨,竟然準備一把刀,想殺死演員,這就是「做戲空,看戲憨」,正好可對照我們的選民。

迷思五:任何事情都無法理性討論。

剛上台前,還有媒體問我分紅的事,我都不曉得分紅入股這個議題是否被理性討論。往往事情只要一被批露,媒體就會跳入製造對立;政客更會忙著貼標籤,甚至還懷疑你的動機,根本沒有理性討論事情的空間。

迷思六:政黨利益?

「政黨利益」這個名詞,讓我很迷惑,如果政黨有利益,那政黨是利益團體嗎?還是理想團體?如果這個利益指的不是金錢,而是執政,而執政帶來的利益到哪去了呢?另外,執政的利益是否符合民眾心中所想的利益,還是只是被套了光環,被合理化而已?

迷思七:黨員如何表達政治主張?

當國家利益和政黨利益衝突時,該如何處理?如果是以國家利益為重,哪還來政黨利益的空間。另外讓我很迷惑的是,黨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選民是依照良知、良能投下候選人,還是依黨的決議在投票?

迷思八:政治有那麼重要嗎?

生活中,政治深刻影響我們的情緒,但是政治有那麼重要嗎?政治人物是否在做秀?這不得而知,但一般民眾的確很激情,希望去說服不同想法的人,嚴重可能造成夫妻反目、父子失和、員工對立的情況。

我們身在企業,絕不敢有政治主張,因為公司員工這麼多,如果其中1%意識型態強烈,不斷提出反對意見,那我對吃的、喝的、產品良率可能都要憂慮了。平常我們到餐廳吃飯,也要對服務生很好,免得一提及政治問題,連吃的都可能有問題。

迷思九:為何各界賢達沒有站出來說話?

社會上有這麼多賢達沒有出來講話、規範,難道是怕政治土石流?還是默默認為,這只是成長期之陣痛?

迷思十:企業家從政會比較好嗎?

很多人跟我說,企業家有能力把公司治理得很好,如果來從政,替老百姓賺錢,應該會很適任。真的是如此嗎?

以上是我提出來的十大迷思,再來和大家分享政治亂象下的省思:

如果把國家視為公司,以企業經營來看,「Taiwan Inc.」這家公司值不值得投資?

一、這個公司到底是董事長制、總經理制?誰是CEO?二、公司派與市場派的主張各有不同,利益沒有交集。三、我們這個公司沒有願景、定位。四、經營階層與員工共識不足。五、部門之間各行其事,難以協調嗎?如果你是這個公司的投資人,你會做什麼?可能想把股票趕快賣掉;如果有人建議你買這個公司,你絕對不會答應。但最不幸的是,我們全都是套牢戶。

再打個比方,如果台灣是一顆IC,客戶會想買嗎?這顆IC性能不好,速度很慢,運算法差,耗電量高,動不動就過熱,還會漏電,不但雜訊大,自己也會產生雜訊,對外來雜訊沒有免疫力,而且還會過度放大。我們聯電的IC可不是長這樣的。

企業家從政真的會比較好嗎?各行各業若要成功,必須在基本要件比別人專業。企業人士可以有迷思,但企業人士不具政治專業,沒有資格批評政治,更不可以自以為是。我並不反對企業人士從政,只是企業人士如果要從政,可能必須放下手邊所有東西,好好做些基本工作,在政治上成為專業後,再去從政。

讀了高希均教授的《八個觀念改善台灣》之後,有很深的感觸。

當今的情勢可謂亂象,企業人士關心更亂,多一分關心多一分亂,少一分關心少一分亂,台灣不缺半調子政治家。

舉個企業管理的例子來看,一個重要的專案計畫,如果我天天去盯、不停提醒這很重要,只會造成員工更緊張,甚至還有員工會開始準備最後可能不成功的藉口,當員工一直想這些事時,愈想愈像真的,任務也就變得愈難執行了。

民眾對於公眾事務可以有哪些選擇?第一選擇移民,用腳投票。第二成為隱士,隱遁深山或都市。第三是我不太贊成的方式,以「人不入地獄,我入地獄」的精神直接參政。除此之外,我認為有些事可以做,並對整體有幫助。

尋找企業著力點

政府之事可分成政務和事務性項目,政策、大方向屬於政務性項目;治安、交通、文化建設等屬事務性項目。政務性事物已經太亂,我稱為政治土石流,是極高危害區,要離它遠一點。但在事務性項目上,我們企業可以多做努力。

生為台灣人,沒有悲觀的權利,你亂你的,我把自己的事做好。譬如一個企業做得很好,雇用更多員工,給員工加薪,讓供應商、客戶更有競爭力,這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行有餘力再來助人,並且可把自己的專業發揮在公眾事務上。

就像父母吵架,子女應該做什麼?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書讀好,有空幫忙打掃、洗碗筷、擦地板、整理房間,甚至打工賺錢改善生活。等家裡環境好一點時,父母可能就不吵了。

企業人士的著力點是什麼?經營管理是我們的專業,運用這些專業可以解決事務性問題,例如設定目標、績效評核;且用品管手法改善問題。我們可用「認養」方式長時間專注、投入,相信大問題在三到五年內、小問題半年到一年之內就可有顯著成果。

泰國的交通一直為大家所詬病,曼谷機場也是亂得一塌糊塗,每每進關出關都要花非常長的時間,形成交通惡性循環,因此政府委託企業人士組成改善委員會,衡量進出關每道手續所需時間,再以績效評比實施加薪制,做整體改善。而為此付出許多貢獻及努力的,正是泰國最大的企業,暹羅水泥公司的董事長蘭齡(Chumpol Na Lamlieng)。

我是新竹縣警友會的理事長,我想如果警察有更好的保障,地方治安也會提升。一開始我們提供破案獎金,後來因為員警撫恤額度依年資計算,不足以保障年輕執勤員警,所以警友會也出錢為新竹縣一千多個員警買團保。如果不幸出事,才能保障受難員警的家屬生活。前一陣子五峰鄉土場檢查哨的土石流災害,三位殉職員警在得到原本應有的撫恤外,也馬上獲得南山人壽每人新台幣350萬元理賠,以幫助家屬生活。

再講另外一個例子,新竹園區發展得非常快,經費編列並沒有問題,但若經政府流程依法發包,根本解決不了急迫需求,如有些地方的紅綠燈因設計不良,造成交通事件頻傳。有一次園區公司主管聚餐時,包括聯電、德基、台積電、訊康、華旭、華邦、茂矽七家公司,再結合其他四十九家公司當場募款1000萬元,馬上解決紅綠燈問題,並用餘額買了救護車及偵防車捐給地方。

另外集集火車站原貌重現再造工程中,新企工程葉宏清董事長出資1800萬元投入,聯合報、中視、中廣捐贈合計500萬元,以及慈濟等機構共同發揮力量,使集集火車站於2001年1月順利通車。

由此可見,企業若想為公眾事務盡心力,以上都是不錯的方式。

企業如何參與政府事務?我認為可以請中央、地方首長、部會首長列出企業可參與之事務項目;企業也可主動向有關單位提出自己的興趣。如果能把事務問題一塊塊切割出來,讓企業人士分區認養,相信可以做許多事情。

分工參與地方事

最近新竹企業經理協進會將舉辦年會,邀請新竹縣長、市長到場,我們會請他們列出有哪些事務性工作需要企業投入參與,請有興趣的企業實際運作。例如認養公園、學校、交通改善、警友會等。在這裡提出一個新的概念「B2C / B2S」,就是Business to Community (社區)/ Society(社會),我們可以積極投入教育、藝術、文化、體育、環保、綠化等公益活動。

許多人會捐錢給環境不好的小朋友,新竹企業經理協進會曾經舉辦「許願郵寄,愛心傳遞」活動,請山地小朋友在許願卡上寫下自己想要的禮物、想要這項禮物的原因,我們再把這些許願卡貼於中興百貨中庭,讓有共鳴的市民認養。那次我們做了一千四百八十張卡片,山地小朋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禮物,認養市民也感到安慰。其實這是一種需求導向、顧客導向傳遞愛心的模式。

過程中,有些互動讓我聽了滿感動的,一對夫妻帶著小朋友去買禮物,當小朋友看到許願卡時,竟主動告訴爸媽,我們也來認養許願卡,在彼此互動下,小朋友深知自己的幸福。還有個小朋友最想要的禮物是燜燒鍋,因為他說有了燜燒鍋,以後媽媽外出打工時,就不必再擔心我們的三餐。

我們常怕中輟生會影響自己的孩子,其實,對於中輟生、後段班學生生活的照顧是更加需要的,財團法人向陽基金會輔導中輟生、後段班學生遠離黑道,並瞭解學校並不適合他們,硬要他們回去可能會產生更多問題,所以另外建立學習環境,長期關心這些青少年,幫助他們在學習上獲得成就感,建立自信心。

我們也成立「向陽電腦工作室」,幫助受刑人習得一技之長,重返社會。

另外聯電燭光社關懷社會弱勢團體,舉辦慈善募款、義賣、急難救助;及老人院、教養院服務;籌建受挫孩童收容家園,並推動貧童助學。

列舉這麼多例子,並不是要宣揚自己,而是為了探討如何將這些事做得更好。

有天我約朋友打球,他卻跟我說要去掃街,我開玩笑地問他多久掃一次街,他說一年掃一次。一年掃一次,這條街會乾淨嗎?我建議他應該認養這條街,並在街旁貼上他的名字,一有不乾淨,就可以打電話給他處理,那麼這條街保證會很乾淨。每次遇到扶輪社的朋友,我也都會這樣建議。

接下來,我們要檢討參與公益活動的模式。

分析現況:

很多人捐款給熱心、但不一定專業的組織;組織因為沒有固定經費來源,可能無法做長期計畫,更別談照顧他人;很多熱心公益的人只是偶一為之,並非長期投入,效果很難維持。

我常常開玩笑地說,我們捐出10元,最後可能只有達到1元的效果,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10元做10元的事,甚至發揮出100元的效果?

解決方案:

我們可以用企業經營的概念經營公益活動;推行長期的責任認養。企業可以選擇幾項得心應手的事做努力。

預期成效:

應用企業力量一起規劃、經營,長期維持效果,如此一來,企業有歸屬感,就會做得更好;而企業之間也可互相觀摩競賽。

矽品董事長林文伯以前贊助圍棋活動是偶爾為之,現在長期贊助長青圍棋活動,讓喜歡圍棋的人有個場所可以聚在一起,他覺得非常有意義。

結論一:

政治不是我們的專業,我們不要增加其混亂。希望政治家能很快結束亂象,給我們的迷思找到答案。

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每個企業將自己的工作做好,就是建設家園。

結論二:

眾人之事務,多一分參與,就多一分力量,我們選擇可行者參與,予以長期耕耘灌溉,必能達聚沙成塔之效。

所以在企業的分工下,分區認養,例如一千大企業有人大塊,有人小塊,動員可觀力量,以建設美好家園。

以前我認為掃地掃很快、掃出很多垃圾就是成效,但現在有了新的體悟,聯電品管顧問狩野紀昭說,只要掃過的地方,就是乾淨的。所以,我們只要一塊一塊長期努力,它就會變好。(劉懿萱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