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愛河論壇:城市的遠見

2004-11-04
瀏覽數 24,400+
愛河論壇:城市的遠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胡志強(台中市長):我常說,台中市要站出來,也許我們沒有台北的華麗,沒有高雄的浪漫,但台中可以發展文化,成為一個有氣質的城市。這個世界已經悄悄進入城市競爭力的時代,台灣很重視國家競爭力,卻沒有好好研究城市競爭力。我一直到競選市長才感受到這點,因為我想知道屬於這個城市的經濟力量,城市一年外銷多少?獲利多少?投資多少?工商業如何發展?如果沒有數字,不曉得自己站在什麼位置,怎麼競爭?

再來,我深刻體會到發展區塊經濟與格局拉大的重要性。任何的規劃如果只想到自己,就會自限腳步。台灣有三大區塊,台北、台中、高雄分別是這三大區塊的中心點,也就是你的規劃與發展要為整個區塊著想。像推廣觀光,台中市就要規劃五天四夜,你要讓他住在台中,去三義看木雕、去田尾賞花、去日月潭看原住民文化。台中市不但要做台灣的中心,更要做中部區塊的中心;但即便是如此,在亞洲還是連前十名都進不去,所以沒有格局,就不要談競爭力。高鐵一旦通車,台中到台北四十分鐘,到高雄四十五分鐘,我一直作夢,開一條台中通花蓮、只要四十分鐘的鐵路,這樣更有助於台灣的均衡發展。

第三要有國際觀。要在台灣勝出,最快方法就是在國際出名。台中市要有國際觀,在國際上出名,在國內也會出名,地球村的舞台不是只給西洋人、日本人去發揮。

身為一個首長若不先讓經濟發展起來,所有的努力都會白費,換言之,「市政要靠市場,市長如店長,」你要讓大家都賺錢,整個城市要有利潤。如果不能賺錢,什麼都要靠中央,可能什麼都做不好。

馬英九(台北市長):台北市是中央政府所在地,因此要有首都的格局、規模、氣度,不能計較太多。比如:台北市一年上繳的稅占中央稅收的35%,差不多新台幣4000億元,但回收只約1200億元,也就是我們長期以來都在跟其他縣市、中央政府分享資源。

台北必須均衡發展,我認為成長並不一定會有進步,但進步必須要是均衡成長。現在講的競爭力是比較偏經濟面的,缺乏社會、環境面。

1999年《亞洲週刊》(Asia week)評比亞洲最適宜人居的城市,台北市名列第二,我太驚訝了,我認為這是「too good to be true」,隔年是第四名。台北市在某些項目中表現不錯,如每人平均教育預算排名第一、每萬人醫生數目也是亞洲最多。有些項目則非常差,如每公里市區道路的機動車數目最多;但台北市就這麼大,這樣的地理空間限制,促使我們往網路發展,大力推動網路新都,打出「多用網路,少用馬路」口號。

我非常同意二十一世紀是城市與城市的競爭,道理很簡單,只要是上軌道的國家,大部分居民是居住城市。要從GNP去統計一個城市比較難,我們自己也建立指標,如台北市每百人所有的汽車數量是全國二十五縣市倒數第三名,表示大眾運具使用量高,目前約45%。我上任時捷運每月載運二十萬人次,最近每月約有過半天數載運人次超過一百萬,以後可能朝60%邁進,城市競爭力就可從這個指標看。

同樣的,可以統計每人一年聽音樂會、看畫展次數,這是文化指標。像美國統計每年每人捐款占可支配所得的2%,這也是很好的社會指標。社會、文化、教育等指標與經濟指標一樣重要,也可看出一個國家的水準。

謝長廷(高雄市長):這幾年我摸索出經營城市的十六字訣:「在地特色、區域整合、跳躍成長、不搞對抗」。我認為,最在地化的才能最國際化,要only one,沒人能跟你比,自然就number one!我當時從台北下來,就在想高雄跟台北有何不同?台北有很多優點,完整的基礎建設、捷運、鐵路地下化。高雄有河川、海洋,所以我們把愛河、前鎮河當重點,發展在地特色,引進城市美學,讓橋、路燈等公共設施都成藝術品,用水與光來營造、建設這個城市。

我來高雄時,下水道接管率才6%,現在是33%。但是一條河川要能行船,要有95%的截污與處理,我們用截流與重視污水處理,現在前鎮河的污水處理率是97%、愛河是96%。前幾天,我看到白鷺鷥不往海港飛了,往半屏山飛,因為我們在那裡做了兩個濕地,幾個濕地串連起來,就成為濕地走廊,這就是永續經營。

未來的時代,縣市長是沒米也要想辦法把飯煮出來。我們這幾年都是用BOT做起來,愛河的河邊曼波、黃金愛河、城市光廊都是BOT,我們沒有花錢,還賺回權利金。巨蛋、捷運都是,楠梓污水下水道也是全國第一個BOT。

區域整合很重要,我們三個月辦一次高高屏會議,一起爭取舉辦全國性活動。我們爭取到2009年世界運動會,要跟全台灣分享所帶來的觀光效益。

以前我們落後台北市很多,現在有些已經超越了,比如每人的綠地面積,還有行動e化進度都比台北市快,今年底高中職以下學校全都光纖到校、無線上網,明年12月高雄市全都可以無線上網。我們不自卑,不哭窮,能夠迎頭趕上,這才是我們的精神。

高教授:台灣最大的BOT就是高鐵,請各位談談高鐵完成後對台灣的效益為何?

胡市長:高鐵如果順利明年10月通車,會提升台灣的整體競爭力,讓台灣變成一日生活圈,使得三大區塊更緊密結合,對中部區塊絕對是利多。但是政府要好好想想下一步,在高鐵之後,台灣要做什麼事?全面推動北中南三大區塊的區間運作,好好規劃、推動大型捷運系統,這樣路上的車才會減少。

馬市長:我同意胡市長的看法,高鐵通車後的整體規劃比通車本身重要。國土規劃要儘快到位,我長期主張三都十五縣市的格局,也就是台北縣市與基隆市合併、台中縣市合併以及高雄縣市合併。這三個都會區有空港、海港、有城有鄉,有工業有農業,這樣的格局帶動台灣往前走,力量就完全不一樣!高鐵通車後帶來人口的移動,應發展「由城市出錢,鄉村出地」的策略,把城市過多的人口分散到鄉村。另外,要趕快為民航找出路,這時開放兩岸直航是個好時機。

謝市長:從日本新幹線的經驗來看,京都受到的影響最小,因為它是以文化、傳統取勝。高雄要建立自己的品牌,現在很多北部的朋友會來高雄,這表示我們跟台北有很大的不同,不一樣才要交流。但是中央的責任更大,要有計畫讓各個都會區發展出自己的特色。

高教授:三位市長怎麼看兩岸三通?

胡市長:兩岸三通應是政府要好好考慮的政策選項,不管是從經濟或台灣內部發展的觀點,都不要過分排除。美蘇兩強對立時,不會彼此不相往來,連談都不談,美國與中共在韓國作戰時,也一直維持對話。兩岸三通後,據我的瞭解,有能力飛的是松山、桃園、清泉崗、小港和花蓮這五個機場,港口間可以貨物先通,以境外轉運,甚至租船、包機的方式,中部地區的台商約有七萬人,如果能直飛兩小時就到了。

馬市長:台北是東亞中心不是吹牛的,因為我們與東亞其他城市的飛航距離不到三小時、航運五小時,如果能開放與大陸直航,顯然會有跨國公司把台灣當成營運基地。內湖科技園區去年營收已經破兆,比前年成長51%,估計今年的成長不會比去年差。在這麼快速的跳躍成長中,要讓它深耕台灣,一定要讓它能布局全球,否則就會跑掉,像去一趟上海最好能在九十分鐘之內解決,很多台商跟我講,如果能做到是一大功德,還可順帶解決包二奶的問題。

謝市長:兩岸三通從經濟面來看,應該支持而且要早日實現。現在問題在於政治考慮,牽涉到談判、「一中」原則,這也不是台灣單方面,也要中國要有善意,就好像兩人在愛河旁邊,不能老是由男的表示好感,女的至少也要有善意,現在中國沒有這樣的善意。台灣內部要更團結、不能太分歧,共識要再加強,這樣談判才能談到好的條件。

高教授:如何增加全民共識?

胡市長:這個問題我沒有答案。台灣真的沒有共識嗎?有!台灣人的共識是經濟要更好、台灣主體性要建立,在和平狀況下考慮解決兩岸問題,但以維持現狀為第一,不要被硬逼著做選項。誰不愛這塊土地?但是一碰到選舉,很多價值都被扭曲,你的座位決定你的立場,台灣的共識碰到重要利益時,共識放一邊,利益放前面,這很可惜!

馬市長:其實台灣對很多問題當然有共識,但我最近的解讀是沒有共識!最大癥結在於彼此互信愈來愈薄弱,我很擔心會影響整體和諧,怎樣才能使政府與人民或不同政黨間至少有討論的機會?就是要開誠布公、天下為公。看到台灣現在的很多現象,有時會感到悲觀、灰心,但是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太多操作使得真正的需求被抹煞。看問題能稍微超越一點,對台灣整體是有幫助的。我們都愛台灣,可以先建立「以台灣為主,對台有利」的標準,再來談共識。

謝市長:我很早就提出了台灣優先、文化優先、環境優先、弱勢優先等四大優先。你可以對中國有感覺,但兩者利益相衝突時,你必須選擇台灣,這是基本要求。我發現這幾年台灣優先已經成為共識,台灣優先精神要先把握,但這不是要排斥中國。再來建立「不因政治就毀掉社會基本價值、大是大非」的共識,要淡化政治,政治只是生活一部分,要從美學、文化、生活品質切入,比較容易建立共識。

高教授:請問你們由另外兩位市長的身上學到什麼?

謝市長:胡市長相當幽默,幽默代表一個人開朗、有信心,這點我覺得很不錯,新一代的政治人物就是要這樣。馬市長比較不得罪人,他符合上流社會的品味,很適合調酒、橋牌,社會進化到一個程度也需要這樣。但在進步中,台灣有一部分人還在泥淖中奮鬥,台灣也需要台灣之子的精神,像高雄這樣,現在學馬市長學不起來,自己要拚。

馬市長:志強兄當市長,很快把在外交、國際事務上的才華用在地方,在台中市產生了許多創意,各項評比迅速爬升,這點我深感敬佩。至於謝市長,剛才謝市長說我不得罪人,我更不敢得罪。我想謝市長對我的印象大部分都是想像,那些什麼調酒、橋牌我全都不會,只會跑步、游泳,現在多了腳踏車,都是最普羅的運動;不過,我家裡很注重教養是事實,也許使我看起來像上流社會,但我過的是非常簡樸的生活,謝市長不必太謙卑,說追不上來,因為我根本不在上面。

胡市長:我心目中的長廷兄,一直以來是比較氣勢凌人,後來我的印象改觀,因為我看過他失敗。他來高雄參選時,是坐公車競選,有的人以為他走到政治終點,但是他沒有,他從頭站起來,這給年輕人一個表率,我佩服這樣的人。英九兄他很認真、有效率,對自己要求嚴格,對朋友很寬厚。他最大的缺點是不管我再努力,都找不到他的缺點。如果這兩位市長有機會領導台灣,台灣會更有前途。

高教授:去年10月到今天,請三位市長回想這一年,對自己的施政滿意與否?

謝市長:最大成就第一是生態,第二是光纖到校、無線上網——高中現在是百分百,國中小今年12月全面完成,讓下一代不要輸在起跑點上。捷運工程發生兩次的房屋塌陷,這是我覺得比較遺憾的。

馬市長:到去年為止,台北市有88%的家戶有電腦、84%都上網,64%的網路寬頻接取率,第一階段的網路新都完成後,進入第二階段無線網路,後年全台北市都可以使用。不滿意的是工程材料上漲,使得很多工期往後延。

胡市長:很高興的是,在《遠見》「全國縣市競爭力評比」調查,台中市是全國第二。台中市經濟復甦真的很快,中科變成最搶手的工業投資地區,房地產上升,台灣財政最穩健縣市的調查名列第一。另外,台中市本來只有二十萬人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現在變成一百三十一萬人,平均每位台中市民參加文化活動次數是全國第一,去年辦燈會,十二天有六百四十萬人次,創造了50億元的商機。(林靜宜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