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曹興誠:實力是一切的根本

文 / 刁明芳、高聖凱    
2004-11-09
瀏覽數 31,850+
曹興誠:實力是一切的根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聯家軍人才濟濟,展現你「將將之才」而非「將兵之能」的領導才華,請問你的用人之道與帶團隊的祕訣。

A:其實用人之道,閱讀《史記》可以略知一、二。

讀人事管理一定要讀《史記》,例如其中有一篇說,劉邦取天下後,有一天叫來臣子問,為何我劉邦可以打敗項羽取得天下?臣子表示,項羽是「仁而愛人」,陛下卻是「慢而侮人」。但劉邦慢而侮人卻能得天下,這是因為劉邦有功就封,非常大方;項羽因太婦人之仁,有功時又小氣捨不得分封;而劉邦「與天下同利也」,故能取得天下。

但劉邦自己說,他之所以能得天下,是因為: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我不如子房(張良)。鎮國家,撫百姓,不絕糧道,我不如蕭何。領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我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我得而用之,故能得天下。項羽有范增而不用,故失天下。由此可見劉邦通曉自己的缺點,也深知部屬的優點,所以能得天下。

而我看部屬,總覺得有比我優越之處。胡國強(聯電執行長)的條理分明我就不如他,做事有條理,很有規律,不囉唆,這就是有執行力。宣明智(聯電副董事長)的活動力我就不如他,他的人脈遍布各方。財務長洪嘉聰的能幹,我也比不上,記憶一流,事情很早就開始做規劃。張崇德副董事長,則是一個「言忠信,行篤敬」的人,有很好的教養,專業也很高。這些人都有我所無法及的優點。

我認為領導是一種服務,領導人不必要處處勝過部屬。

而人才,我覺得要能夠用得上,才是真正的人才,所以我的方式就是先讓他們負責,能負責後,有沒有表現就可以看得出來了。觀察人與培養人才的一個最好辦法,就是讓他負責,讓他動腦筋。

用人首重能力與操守

Q:你在挑選人才時,會著重在哪些方面?

A:我們希望公司由最好的人來管理,所以不斷地在尋找理想人才。一方面當然是由內部晉升,另一方面也會由外部尋找。在管理學上有一個說法,就是管理者若認為一定要找外面的人來幫忙,那就表示公司真的有問題,而且最大的問題就在管理者本身。所以也不要老是急著找外面人才,要同時兼顧內外部的晉升。

用人最重要是看能力與操守,能力的表現就是績效。胡國強當初進公司半年後,我覺得他做得不錯,再加上晶圓專工的趨勢將不只著重在製造,還要懂得設計,而他在設計方面是專家,正好符合這樣的趨勢,也可以建立與台積電的差異性。但他是新進的,若直接交派執行長的職位,可能會有不妥。所以我們最後採取選舉的方式來選出執行長。

當時我一方面想給Jackson(胡國強)一個機會,但也沒有一定要他擔任這個職務。很高興選舉過程還滿順利,因為參選人會將自己的想法與大家分享,讓大家透過選舉能有更深入的瞭解。但是我不敢說選舉永遠是最好的方式,因為大家會去注重自己的popularity(人緣),這與我們平常堅持「績效為人際關係的基礎」的企業文化相衝突。所以,以後是否會繼續實行則會視情況而定。

Q:經過三年前不景氣的打擊後,今年聯電業績再度走強,你們如何度過這段景氣風暴?

A:我常說,公司受到打擊的時候,一定要回來面壁修行。要以減法的方式,將非本業與會擾亂自己的部分去除。接下來要回到「實」,也就是根本,要看根本的問題在哪裡。例如生產良率的問題、交期的問題,IP設計的問題等。企業經營沒有什麼花俏,應該拚的是實力。聯電這幾年來就是踏實地增加自己的競爭實力。在減法上是減去了一些與本業較不相關的投資(編按:處分友達、東元等轉投資的股份)。另一方面,為了培養未來客戶,同時也增加一些與本業相關的投資。但總之沒有特別的新意,就是將該做的事情做好。

Q:外界觀察聯電近年積極在新加坡、日本、大陸等亞洲地區布局,你是否想把聯電做到亞洲最大?

A:現在沒有人講「最大」。而投資地點大多位於亞洲,主要是因為時區的考量,在不同時區投資,管理起來太麻煩。日本的投資本身是一個機緣,而新加坡又因為政府提供的條件不錯,可以分散風險,所以進去投資。

在大陸方面我們持續與和艦科技保持合作,希望能彼此互相支援。我認為和艦的定位有兩層面:即服務大陸本地的需求,以及服務客戶對於大陸當地製造的需求,避免商機的流失。

有些公司本身有在大陸製作的需求,若我們無法做,他們就會去找中芯這些廠商,無形間壯大競爭者的聲勢,所以我們與和艦合作,減少這種機會,也是分散風險的考量。

大陸是威脅?有點誇張!

Q:對於兩岸晶圓產業發展的消長情勢,你覺得對台灣有威脅嗎?

A:大陸對台的威脅恐怕還談不上。現在大陸看似積極擴建,其實蓋廠房是件最簡單的事,只要有錢,所有的供應商都會願意幫你蓋廠。重點是廠房蓋起來後,是否能賺錢,這才重要。大陸的晶圓發展,若沒有政府的支持,他們絕對不敢這樣盲目的蓋廠。但靠政府會帶進官僚作風,這不是個好的方式,也是我們聯電這二十多年來,一點一滴想要擺脫的包袱。

現在中芯大部分做的是DRAM,打擊對象是力晶、南亞科等廠。但我們做的是晶圓專工,影響不大。就像台積電,比我們早開始七、八年,要很快超越它並不容易。而中芯等大陸廠比我們晚了這麼多年,想要輕易超越我們,是把我們想得太簡單了。因為我們也不斷在進步,每年也花新台幣60億至70億元在研發上,我們並沒有在龜兔賽跑的路上睡著。

再者大陸市場並不如大家想像這麼大。中芯的動作也不完全著眼在大陸內需市場。如果大家都急著跑去設廠,恐怕是不智之舉。你可以去問問張汝京(中芯董事長)大陸內需市場到底多大?我看恐怕占它營收的5%都不到。

而且我認為在提供製造服務上,大陸並不具備什麼優勢。因為人工在晶圓這個領域所占的成本非常小。加上大陸的高科技人才是「八國聯軍」,有時薪水支出比我們還要高,而他買得到的設備大家都買得到,有些設備還有可能遭到國際管制,他們沒法得到。

台灣本身也有很多優勢,例如技術實力、管理能力、服務能力都遙遙領先,這些大陸仍難以追趕。我認為除非台灣懈怠下來,不然這差距是永遠存在的。所謂追趕別人時,除了自己努力,還要看對方有沒有犯錯。在兩岸競爭上,除非我們犯很大的錯誤,否則大陸要追趕上我們,應無可能。

Q:外界對於晶圓代工產業前景存有疑慮,你對於未來晶圓專工產業的前景有什麼看法?

A:晶圓專工產業若只是生產產品,那前景確實需要考量,但實際上,晶圓專工已經是一個服務業,它提供「使電路微小化」的製造服務,每個人都希望電子產品裡晶片更微小、功能更強、更省電,所以我們提供這樣的服務,需求永遠存在。在這個產業當中,只有實力夠不夠的問題,沒有前景好不好的問題。只要實力足夠,就有存在的空間。在技術上則需要不斷地求取進步,永不停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