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不是世界的中心

文 / 管中閔    
2004-05-01
瀏覽數 12,400+
台灣不是世界的中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不是世界的中心,世界各國也不是圍繞著台灣而旋轉。這應該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實,為什麼還要說它?

台灣近年來由關懷與重視本土出發,逐漸形成強烈的本土意識。隨著這份意識的擴張,政治、文化、經濟各種領域中遂產生新的變化。

這些變化的核心來自強調本土的特殊性與優越性,於是一方面重新評價過去本土的人、事、物,另一方面則將本土事物加以改良或者引進創新,形成本土文化的新風貌。

這些都是正面與良性的發展。然而卻有一部分人將本土意識無限上綱,於是產生了一些奇特的心態。

撇開政治與文化不談,只說經濟。目前一些流行的說法是:「台灣的許多產業是世界經濟命脈之所繫」;「台灣對中國大陸投資極多,因此若無台商,大陸經濟就不可能有今天的發展」;「即使許多國家進行區域經貿結盟,但台灣不會受到影響,也不會因此而被邊緣化」。其他與此類似的論點也屢見不鮮。

事實顯非如此。

例如,台灣電子資訊產業占製造業的比重逐年增加,近年已超過三成,而這些產業中更不乏許多執世界產業牛耳的廠商。但也因台灣工業總產值倚賴特定產業太重,遂使整體經濟深受這些產業的景氣影響。1990年代之後,台灣總體經濟的景氣循環周期變短,近年景氣好壞的變動幅度亦加大,多少都與此有關。

從另一方面看,即使許多台灣的廠商現在領先群倫,這個領先位置也不是絕對無可替代的,反而隨時面臨其他國家廠商的挑戰與競爭。

換言之,台灣的產業和經濟畢竟還是依附在世界經濟體系中而運轉。

又例如台灣對中國大陸的投資雖多,但從未出現壓倒性的優勢。大陸的外國直接投資中,台灣的比重在1997年之前排名第二或第三,但1997年之後迄今則降至第四或第五名。顯示近年其他各國(尤其美國和日本)對大陸的投資快速增加,其相對重要性早已超過台灣。

台商固然對大陸近年的發展有過重要的貢獻,但若因此以為大陸的發展完全倚賴台灣的挹注,只顯示了自我膨脹的心態,而完全不瞭解大陸經濟的規模(scale)與發展的長期趨勢。

自我膨脹會削弱競爭力

過度膨脹自我的心態表現出來,就是自認台灣是世界的中心,而世界各國 (包括中國大陸)都只是圍繞著台灣而旋轉的行星。因為有這種心態,所以不能理解台灣始終只是世界經濟體系中的一環,我們的廠商既要與各國廠商競爭產業的優勢,也要與他們競爭在不同地區(如中國大陸)的優勢。

也因為這種心態,經濟政策就缺少彈性,反而企圖以各種限制來保住優勢。殊不知過去台灣經濟的特點就在機動與靈活,而限制只會降低競爭力,也使台灣既有的優勢逐步流失。

自我被過度膨脹之後的另一個問題,就是輕視甚至漠視國際大環境對我們可能產生的影響。

台灣雖然已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但是去年9月中在墨西哥坎昆的WTO部長級會議再次以失敗告終,這顯示了欲透過WTO達成廣泛的多邊貿易協議是一件極困難的工作。

各國於是積極協商雙邊或區域協議,以為自己國家爭取更大的貿易空間。以亞洲為例,中國大陸與香港、澳門之間達成了「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也與東南亞國協(ASEAN) 之間簽署協議,推動雙方向自由貿易區的目標發展。

此外,ASEAN又先後與印度和日本分別簽訂友好合作條約,並與日本發表「東京宣言」(Tokyo Declaration),推動建立自由貿易區。在種種協議與結盟關係中,唯獨不見台灣的身影。

然而,這是亞洲地區經濟版圖的調整趨勢,這個趨勢並不會因為台灣的缺席而停止下來。

這些調整一旦完成,地區之間形成了相互有利的貿易態勢,很難想像台灣未來的經濟會不受影響。

認清定位 全力以赴

現實就是如此:我們過去不曾是,未來也不會是,世界的中心。但不是世界的中心又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認清自己的地位,選擇最適合自己扮演的角色,然後全力以赴;我們不需要妄自菲薄,但也不必自欺欺人。

唯有心態正確,才能夠務實地面對世界經濟體系的改變,以及我們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

也唯有心態正確,我們才能夠坦然的以更積極更開放的作法,參與新世紀的經濟棋局,為台灣的未來再創一個新的高峰。

我瞭解在這個時候談論這個問題,有些人會覺得「逆耳」。但是我想起在西元1540年時,波蘭天文學家哥白尼(N. Copernicus) 提出太陽(而非地球)才是宇宙中心的論點後,卻隨即遭到羅馬教廷與許多宗教家批評為異端。

三年後哥白尼的朋友替他出版「天體運行說」(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受到更廣泛的重視。甚至有一位義大利學者布魯諾(G. Bruno)因宣揚此一學說而受到宗教審判,並於1600年被處以火刑。

然而哥白尼是正確的,他的學說很快地就得到了證實,而成為今天基本的科學常識了。

台灣不是世界的中心,這件事應該不需要另一批科學家來證明吧。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經濟所所長)

本文出自 2004 / 05 月號

第21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