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總體成長趨緩個股分道揚鑣

文 / 陳子鈺    
1999-10-18
瀏覽數 750+
總體成長趨緩個股分道揚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九年美國經濟擴張的熱度就像夏天的天氣一樣令人焦躁不安。至九月份為止,美國經濟已經連續成長一百○二個月,擴張期已達美國第二長紀錄;如果能夠持續到二○○○年,將可打破連續一百○六個月的最長經濟成長紀錄。

自一九九一年第二季開始,美國經濟就一直處於擴張的局面,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李瑋琪指出,過去幾年美國經濟成長都接近四%,表現十分強勁。

從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來看,九八年全年的消費者物價指數為一‧六%;九九年八月與九八年同期相比,成長幅度為二‧三%;李瑋琪認為,這樣的成長還算溫和。

因此,從物價指數來看,美國並未有過度通貨膨脹的現象。廣受美國政府採信的總體經濟顧問公司(Macroeconomic Adviser)九月份的研究報告指出,未來十年,美國經濟會以三%的速度緩慢成長。面對過去近九年緊俏的市場,一般預估,二○○○年時經濟成長會趨於和緩。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也將二○○○年美國經濟成長率預估值降至二‧六%。

雖然消費者物價指數低於預期,暫時減緩通貨膨脹及升息的隱憂。但是國際產品價格持續調升,加上近日美元匯率走軟,這些壓力都將影響美國未來物價上漲的可能性。

金融風暴發生以來國際產品價格一直下跌的情況,自九九年開始觸底反彈;這個跡象會反應在物價上。「過去原為壓抑物價的力量,現在反而成為推升的力量,」李瑋琪說明。

此外,國際原油價格及原物料價格也不斷上揚,九九年十月份原油期貨價格已經突破一桶二十四美元的價位,為一九九七年以來首見。

美元價格走軟也是未來物價上漲的變數之一。過去幾年在美元強勢帶動之下,美元進口品價格較低。自九九年第三季以來,美元匯率有貶值的壓力,進口品物價逐漸調高當中。

因此,種種的變數都會使現在看似平和的物價潛藏上漲的隱憂。

利率與匯率是重要變因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為防範未然,在九九年六月及八月兩度調升利率。儘管如此,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仍指責聯邦準備理事會慢半拍。

一向對美國經濟抱持著悲觀態度的《經濟學人》在今年年初即指出,美國寬鬆的貨幣政策行之多年,如果聯邦準備理事會先前就調高利息,抑制消費成長,檢視股市狀況,美國的經濟可能早就趨於和緩,而不致有過熱的疑慮。

九九年八月底,《經濟學人》再度強烈指責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文章中指出,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讓華爾街投資人誤以為利率提高至五‧二五%就會罷手,讓投資人相信每一次升息是最後一次,這樣的認知相當危險。

富蘭克林投顧研究部資深襄理蘇琬婷表示,聯邦準備理事會將利率調回至風暴前的水準是可以預估且可以容忍的。聯邦準備理事會為遏止全球經濟風暴蔓延,自九八年九月份起連續三度降息。九九年隨著新興市場的復甦,全球經濟體質逐漸好轉,美國沒有理由不將利率調整回風暴前的正常水準。

光華投信國外基金管理部協理高子敬也認為,資本市場的泡沫化造成的資產膨脹、美國股市大漲,以及美國人民的低儲蓄率,都是讓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葛林斯班考慮再度升息的因素。

除了利率動向不明朗之外,美元匯率也是現階段要投資美國市場該考慮的因素。

美國財務長桑莫斯七月份上任之後,美元對日元下跌了七%,對歐元下跌四%;在此之前,強勢的美元不僅有助抑制通膨的壓力,而且也鼓勵外資進入美國市場。現在情勢完全反轉。美元走弱會使進口物價上揚,導致通膨危機,並讓外資打消買美國資產的念頭。這樣的情況會使美元匯率更低,然後不斷地循環。

有鑑於此,悲觀主義者一再警告聯邦準備理事會升息的力道不足;除了《經濟學人》之外,倫敦《金融時報》也質疑聯邦準備理事會的處理速度太慢。

《金融時報》指出,一年多前,亞洲各國經濟振盪不斷,俄羅斯面臨金融風暴,當時除了美國之外的世界經濟正在瓦解,通貨也全面緊縮,美元快速升值的情況就如同一九三○年代經濟大蕭條重演,美國經濟很有可能因此走下坡。《金融時報》認為聯邦準備理事會當時應該採取一些應變措施,以防經濟崩塌的歷史重演。和三○年代不同的是,這一回經濟學者擔心的是通貨膨脹和過熱的經濟,而非對通貨緊縮或是經濟蕭條的恐慌。

而今,亞洲景氣絕處逢生,全球景氣逐漸回暖,和一年前相比,經濟慢慢地好轉;只有一件事沒有變,就是悲觀主義者再次呼籲聯邦準備理事會要對美國經濟採取強硬的措施。

對悲觀主義者而言,美國經濟像正在大火上燒的鍋爐,若是處理不當,過熱的經濟問題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高科技繼續創造美國榮景

儘管經濟學者不斷警告美國可能引發經濟危機,市場派人士顯然樂觀許多,他們不認為些微的通膨壓力會導致經濟衰退,股市更不至崩盤。

和過去相比,九九年通膨水準遠較往年低。十年來高科技的運用,降低產業生產成本,加上美國勞工的素質提升及寬鬆的貨幣環境,消費者努力消費,企業獲利也因此增加。

《國際先鋒論壇報》日前報導指出,葛林斯班曾表示,「現在的美國經濟就像數年前著名的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熊彼得(J. Schumpeter)所說的『創造性的毀滅』(creative destruction),不斷更新的科技會不停地汰舊換新。」而藉由科技所帶來一連串汰舊換新的過程,就是促進美國企業獲利之所在。

高科技的確帶動了這一波美國的經濟成長。產業研究調查機構IDC最近的報告指出,由於低價電腦刺激市場需求,以及亞洲地區景氣回升,個人電腦相關產業將有明顯獲利。以高科技類股為主的美國那斯達克(Nasdaq)九月十日以兩千八百八十七‧○六點創指數新高,九九年以來漲幅高達三一‧七%。

另一個美國經濟成長的助益是資金。美國市值約占全球市值的一半,當日本泡沫經濟及亞洲金融風暴的這些年,許多來自日本或是亞歐的資金流入美國,加上美國近十年來共同基金的蓬勃發展,成就了美國經濟十年優異的表現。

一般認為,已經走了十年多頭的美國股市將不如亞洲國家或是新興市場來得有爆發力。

「如果美股還要持續升高,就要證明企業的獲利展望也會好下去,好到比預期的還好,」李瑋琪指出。加上利率動向不明朗以及持續走軟的美元因素,相較於全球其他股市而言,她認為現階段不是投資美國股市的好時機。

此外,從資金面來看,過去全世界經濟不景氣,只有美國是多頭市場,大部分的資金都湧入美國,有助於推高股市。京華投信研投部協理余睿明指出,現在亞洲、歐洲景氣轉好,部分的錢就會自美國移出,流向亞洲、歐洲甚至新興市場;相對的,美國股市表現就不若以前好。

儘管許多人都認為二○○○年美國股市會不如往年,但是這並不代表業者看空美國市場。

蘇琬婷對二○○○年美股抱持較為審慎的態度。她認為,如果未來資金不若前十年不斷湧進,美股上漲力道不會太快,但是也不會往下走,更不至於崩盤。此番話有個但書,「網際網路股除外,」蘇琬婷說。

網路股值得一試

「純粹的網際網路股風險相當大,因為大多數的網際網路公司都沒有產品,只提供服務,」蘇琬婷強調。

余睿明也強調,網路股弔詭之處,就是入門門檻(entry barrier)不高;且目前網路股仍在初期萌芽的階段,有公司進去,也有公司出來,勝負關鍵還是未知數。

《金融時報》亦指出,當全球經濟正值回暖之際,美國股市卻為了升息及網際網路股的下跌而頭疼。網際網路股的向下修正,是投資人對其不確定性的反映。高盛網際網路指數自九九年四月十三日到達顛峰後,至八月份為止跌了近四三%,亞馬遜和eBay 幾乎跌了一半之多。

《金融時報》指出,分析師皆承認過分看重網際網路股,但是網路股所帶來的激情,背後的支撐力是對美國永遠不會結束的繁榮景氣的信心。

高科技類股是現今市場的主流,但是由於高科技類股已經帶領多頭股市走了很久,高子敬認為趨勢會由硬體轉到軟體相關產業,尤其是網路。「低價電腦讓上網很方便,而上網才是主要目的。以後重要的還是網路的相關商機,像電子商務、軟體的整合這方面,」他說。

「如果網路股有較低的拉回,都是進場的時機,」余睿明如此建議。

投信投顧業者表示,未來半導體、網路及通訊相關類股都有發展的空間,並建議投資人中長期投資以大型股為主。在高科技類股方面,專家皆建議投資人選擇英特爾、IBM、微軟等龍頭股。在網路股方面,投資人可以考慮以網路服務提供業者(ISP)為主的大型股,像雅虎或亞馬遜。

另一方面,由於網際網路使用量的激增,這些成長空間會直接加惠網路的相關產業,像思科(Cisco)、朗訊(Lucent)。

第三代影像傳輸可能取代GSM行動電話,也是未來可以考慮投資的主流,如 Qualcom。

此外,距離公元兩千年不到一百天,Y2K的問題也是投資人關注的焦點。根據《經濟學人》的「Y2K痛苦指數」顯示,美國是風險最低的國家。因此,Y2K防範措施領先且擁有各電腦產品龍頭地位的美國科技產業,將是具「Y2K行情」的投資工具。

「假設Y2K能安然度過,二○○○年初應該會有一波漲幅,」蘇琬婷樂觀地表示;「加上年初的元月效應,應該是投資人進場的好時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