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與社會主導半世紀理財演變

文 / 蔡明珊    
1999-10-18
瀏覽數 700+
科技與社會主導半世紀理財演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融市場的神奇之一是,要什麼就可以製造什麼,」《漫步華爾街》(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一書的作者墨基爾(Burton G. Malkiel)如此形容金融市場的詭譎多變及創新特質。

電腦與網際網路飛快地引領世人前進二十一世紀前,過往起落的金融故事,仍深植於台灣人的生活世界。往事就像一格一格的畫面,投射出台灣金融商品演變及個人理財的記憶片段。

怡富投信總經理蘇英孝說,理財就是生活,唯有把理財實踐在生活中,才有樂趣。是故,貫穿台灣人的理財框架,即是金融發展史上的重頭戲||股票市場。

走過股市狂熱的年代

「台灣早期沒有證券市場,只有『民間標會』及『借貸』方式,沒有什麼交易量,因此以前的證管會主委很好當,」政治大學金融系教授朱浩明笑著說。

自從民國五十一年證券集中交易市場正式開業以來,股票漸漸成為一個有系統、有組織的投資標的。然而,「股票真正形成一個比較大的話題,是在民國七十五年開始,指數突破一千點,也就是台灣股票正式成為『全民運動』的啟蒙期,」禮正投顧總經理毛仁傑回憶起金融市場步入高漲期的情景時說。

民國七十七年,政府開放新券商上市,提供投資大眾更多投資選擇的機會,投資人口大量增加,業界所稱的「股票全民化運動」正式興起。從七十五年到七十九年,也是股票從一千點衝到一萬兩千點的時期。

當時的號子裡萬頭鑽動,擠得水泄不通。「我從一樓走到二樓,竟然要花四十分鐘,你可不能擋到後面人的『財』路,」蘇英孝笑著說,他還記得民眾當時眼光炯炯有神,雙眼閃爍「錢光」的熱衷情形。

「那四年,因為大家一致認為錢會往上走,所以券商一路開,好笑的是,券商有四百多家,而股票只有兩百多種,」證券暨期貨市場發展基金會推廣組組長王甡打趣地說。當時大家都看好股市,誰知在距離第一次石油危機(民國六十三年)後的十六年,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因波斯灣戰爭而引發的第二次石油危機,讓台灣股市再次挫低。總計台灣的股市在短短八個月中,由歷史高點將近一萬兩千五百多點驟跌近一萬點,跌幅達七九.五%。

而後因為普遍預期中東情勢短期內將平穩,國際油價才逐漸走低,央行採行較寬鬆的政策,國內投資環境也因此不再震盪,使得股價揚升,年終以四千五百多點收盤。

民國八十三年,台灣股票市場不再有暴漲暴跌、齊漲齊跌的情形;「塑化」或「電子」類股大舉抬頭,有些金融資產卻不斷下挫,進入了各股分道揚鑣的時代。

股票大舉入侵台灣金融市場的光芒,完全遮蔽了房地產業的氣勢。民國七十五年時,台灣的金融環境隨著產業而變動,進入了「外貿出超」的時代,一美元兌四十元新台幣,鼓勵了台灣的出口業,大量的外匯湧入台灣民眾手中,錢首先流入了房地產。

大量資金與大量儲蓄,造成房地產的蓬勃興起。不過,毛仁傑說,繼股票全民化後,股票取代了部分的房地產業。再加上之後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出現,金融自由化產生,投資多元化對房地產而言,反而是致命傷。

未來金融商品的利器:通路與包裝

時序進入民國八十一年,新投信開放,共同基金才有行銷活動。而到八十三年以後,才有更多人才,刺激共同基金的發酵,「『專家操作』時代來臨,」毛仁傑形容。

目前民眾投資共同基金多半向美國學習,台灣的「專家操作」則有待考驗。朱浩明說,「投顧良莠不齊,投信投顧公會職權沒辦法行使是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民國八十一年政府開放十五家新銀行籌設,金融機構從此進入戰國時代,改變了許多遊戲規則。

民眾對公營機構服務態度的體會最深。「以前每次到郵局,承辦人員都是愛理不理。民營銀行開放後,公營銀行的承辦人員會對你笑了,服務也很好,」台大經濟系教授吳聰敏回想銀行開放前後的差異,並指出除了商品本身創新之外,服務也是一種革新。

金融商品不外乎那幾種(如存款、基金、股票等),都在「錢」上打轉。所以,華信銀行副總經理賈堅一說,「通路」與「包裝」才是未來銀行創新金融商品的最佳利器。

觀察市面上的銀行產品,如定存、貸款等基本的借貸產品,銀行都可以各種不同面貌||綜合存款、外幣存款、理財型房貸、消費性貸款||透過廣告行銷的手法,令投資人眼花撩亂。

民國八十三年,主管機關正式開放國內期貨商之申請設立,准予交易國外期貨。未來,一連串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將逐步推行,市場上的各類商品還有得拚。

回顧金融商品的發展歷程,賈堅一說,台灣的金融商品幾乎全由美國進口,再加以改良,以符合台灣人的口味。下一世紀,早已習慣政府政策||不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台灣人,也將因市場愈趨國際化而習慣政策面的干預愈來愈小,以及經濟因素超越政治因素。

在金融商品演變的光譜中,投資人的穿梭流動使市場交易大為活絡。而經歷過市場的大風大浪,投資人對「投資理財」的觀念改變了嗎?

正視金錢在生活中的角色

這似乎是個「優勝劣敗」的過程,投資人在其中玩著「適者生存」的遊戲。民國七十五年以前,賺錢是靠「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民國七十五年到七十九年,股市暴漲,短期致富的現象產生,財富得來容易,也因此迷惑了很多人。

當然,「短期致富,也會在短期消失,」毛仁傑觀察,到了民國八十三年以後,股市經過暴漲暴跌,投資人開始知道要有管理效率。此時高科技開始出頭,腦力賺錢與知識勞動的觀念減少了人們的「賭」性;金融市場進步快速,若只迷信「賭運」而疏於學習,很快就會被拋到後面。

王甡指出,許多投資人到現在還是在看熱鬧,什麼東西流行他就投資什麼,即使目前最紅的電子股也一樣,有九○%的交易量都在這裡。「投資人不要忘記,這個市場的最適廠商數不見得有那麼多,而且,投資人到底對電子業瞭解多少?這種投資方式基本上還是看熱鬧的心態,並不是一個很正確的投資態度,」王甡補充說。

另外,金融商品是被動創造出來的。在都市中,投資人手中有一些股票、數支基金的投資組合,也有分散風險的觀念。但是這些理財觀念對非都會區的居民而言,仍相當陌生,顯現了城鄉之間理財觀還有一段落差。

朱浩明舉自己家鄉台南縣白河鎮為例,當地從事投資的人不多,外匯更不用講。中小企業連基本遠期外匯都不會操作,他們辛苦做的貿易,竟然有一億多元的匯兌損失。

朱浩明指出,鄉下地方多數民眾習慣把錢存到附近的農會,連郵局都離住處四公里遠,而且一家號子都沒有,電話卡也只有在鎮上才用得到,更別提信用卡了。

每一次科技與社會的改變,都進一步擴展了金錢在生活中的功能。金錢所轉化的商品,讓人不得不正視它在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並學習瞭解金錢影響的大環境變動。觀察它,就是瞭解社會的經濟脈動。下一世紀,沒人有藉口不知道這個經濟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