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既看病,也看人

文 / 李宛澍    
1999-05-15
瀏覽數 750+
既看病,也看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即使不公布聯考最低錄取分數,醫學系還是第三類組的第一志願,甚至是全台灣家長和學生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醫學系七年的訓練是一個醫生的基本養成過程,因為念醫學面對嚴肅的生命問題,訓練過程比起其他學系辛苦。一、二年級多是共同科目和基礎課程;三、四年級開始接觸解剖、基礎醫學;五、六年級上臨床醫學和到醫院見習,學校、醫院兩頭跑;七年級分發實習單位,在醫院各科間實習。醫學生一路聯考過關斬將,競爭心強,心理壓力重,醫學系的課業壓力尤其大,使醫學院裡產生特有的共同筆記和考古題文化。

醫學教育面臨不得不變的壓力

醫學是一門需要愛心、耐性和專業的工作。念醫學系的要件不是成績好,而是願意接觸人,對於生命有好奇心。「你的心底要有很深厚的東西才能去幫助別人,不然,就是很膚淺的感動,或是很疏離的冷漠。」一個醫學系畢業的學生在接觸病人後寫下這樣的感想。深厚的東西除了專業技能以外,更需要對生命深刻的思考。

一百多年前,西洋宣教士來台傳教、行醫,篳路藍縷地將西洋醫療技術帶進台灣。經過一個世紀,醫學教育偏重專業訓練,醫師只看病不看人,人文精神式微造成醫病關係疏離、醫療資源浪費、醫師地位降低,使得醫學教育面臨不得不改變的壓力。

傳統教學方式缺乏醫學人文的課程,學生缺乏深刻的思考力;基礎醫學的大班授課方式難脫填鴨式教育,學生進入臨床時,先前死背的知識已經忘掉一大半;臨床教師負擔重,無法落實醫學師徒制的身教傳統。

七年前,台大醫學院院長謝博生在擔任醫學院教務分處主任時,開始進行醫學教育改革的規劃。在這一波醫學教改中,台大醫學院的教學方式出現新的做法:

一、實施小班制:八人一組的小班制教學加強師生互動,鼓勵學生發言、討論。

二、加強通識教育:醫療工作面對不同背景的生命,需要宏觀視野、寬廣的胸襟和深刻的思考力,才能面對病患臨床上的問題。醫學專業課程與通識課程結合,開設醫學人文課程。

三、重視醫學倫理教育:醫學技術進步,牽涉的倫理問題更複雜,涉及醫學專業、社會和人權的問題,都是醫學系學生應該思考的。

四、病人導向的臨床教育:臨床教學以疾病導向,只看到症狀,忽略病人的感受;過度倚賴醫療科技,儀器取代醫師與病人的互動,忽視床邊教學,都是為人詬病之處。台大醫學院在去年八月開始執行臨床教育改進計畫,大刀闊斧地執行兩階段學程。

第一階段,即五、六年級通過訓練,經過「基本臨床技術測驗」後,提前一年畢業,拿到學士學位,參加國家考試,取得醫師資格。第二階段是第七年以住院醫師身分負責病患照顧,學習診療經驗,完成後,授與學程證明。

改變國家考試是下個階段的目標

台大醫學院的做法連帶影響其他醫學院,只是,在師資、教室空間和資源的限制下,各校採取不同的漸進方式。

研究風氣鼎盛的陽明大學,醫學教改從實習醫院榮總做起。因為,小班制的教學需要老師投入更多時間,以研究為主的教師阻力大,故先從醫院的臨床教學小班制做起。

成功大學醫學院的老師人數不足以實施小班制教學,目前部分基礎醫學課程請臨床醫師以小班制授課,增加基礎課程的應用面。未來計畫以主治醫師帶住院醫師、實習醫師的師徒制方式,增加實習的經驗。

台北醫學院調整課程,部分生理學、藥理學課程由臨床醫師授課,並結合基礎與臨床教育,開設臨床生理學、臨床藥理學、臨床解剖學的選修課。

高雄醫學院的教改重點放在臨床教育。做法是在三、四年級時,把臨床個案加入基礎訓練中,問題導向式的教學,學生以真實的病歷個案查資料、找答案。

中國醫藥學院加強人文教育。在醫學史的課程中要求學生採訪「醫療貢獻獎」得主,做成文字或影像的紀錄,讓學生接觸這些偏遠地區奉獻心力的典範,是課堂外的身教。

中山醫學院受到師資和教室空間的局限,目前還是大班上課。今年起規定一、二年級學生到醫院擔任義工,及早接觸病患,以同理心瞭解患者感受。

長庚大學醫學系也積極在部分課程實施小組教學、問題導向的訓練方式,重視醫學倫理課的討論,並要三年級學生開始到醫院接觸門診病人。

慈濟醫學院醫學系的立校精神很重視人文精神,將解剖的遺體稱為大體老師,並讓學生與捐贈者家屬接觸。因應發展趨勢,特別重視分子生物學、資訊和英語能力。

醫學教育的走向受到醫師資格考試的影響,改變國考是下階段的目標。目前學生過關靠的是死背功夫,國家考試的方式不變,醫學教育的改變仍然有限。教育部、醫學院和考試院正在研擬醫師國考制度的新做法,未來可能出現術科或口試。

就業出路

醫學系學生在畢業前要決定走臨床工作或基礎研究。

內、外、婦、兒科是臨床四大科,其餘的眼、耳鼻喉、皮膚、精神是所謂的小科。不同專科的訓練時間也不同,腦神經科、外科的訓練要六、七年,內科五年,婦產科四年,其他科目大約三年。

受到全民健保給付制度影響,小科成為熱門選擇,訓練時間和診療時間長的腦神經科、外科較不受青睞。這種情況讓醫界捏把冷汗,怕未來發生外科醫師荒。

若選擇基礎研究,必須考研究所或出國深造。近來,醫學與物理、資訊等其他跨學科領域整合,也是有興趣的人可以考慮的方向。

進修﹕基礎醫學、生命科學、傳統醫學研究所

臨床工作﹕醫院醫師、開業醫師

研究工作﹕基礎醫學研究

病人不是

 課本上單獨的器官

王聖雯,六十一年次,從小到大成績名列前茅,喜歡接觸人的她選擇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現在是內科住院醫師。她說,住院醫師的生活好像每天上演《心靈雞湯》,充滿對生命的感動。

   ◆   ◆   ◆

我不喜歡面對冷冰冰的電腦和機器,喜歡和人接觸,高中就決定我未來的工作是要面對人。

剛進醫學系時,對醫師的角色只有模糊的印象。課堂上教的東西都只是一條條的基本知識,和活生生的生命還沾不上邊。

大學前四年,我和一般大學生沒什麼兩樣,K書、夜遊、聯誼、談戀愛、參加社團,後三年進醫院實習。大五那年,學校改變醫院實習的方式,從以前的早上在醫院實習、下午上課,改成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在醫院,之後密集上課。

實習的日子又辛苦又興奮。辛苦的是課業繁重,每科共同筆記有小腿那麼高,臨到考試,翻著看都來不及。興奮的是開始到醫院面對病人,病人是活生生的,他有情緒、有病痛、有人生的故事,而不是課本上單獨的器官,你要面對他的人,而不只是他的病。實習讓我成長很多,醫學教育是很師徒制的,像以前的學徒在出師前要經過很多磨練。一個醫生帶三、四個學生,箇中巧妙需要自己體會。

自從進醫院以後,我常覺得自己好像《心靈雞湯》的主角,每天都有不同的感動,看盡生老病死、不同家庭的故事。因為感動,讓我更知道要以服務的心從事醫生的工作。

畢業時選科,我選擇內科,內科醫生會碰到許多慢性病病人,要有一套對生命的看法,並且和病人建立長期的互動關係,這些特點很適合我愛思考、愛接觸人的個性。可是,內科醫生的養成過程長,至少要五年的時間才能成為專科醫師,我一天在醫院至少待十二個小時。醫學系的女生很少選內科,我倒是不在乎,這是我喜歡的工作。

大家都說當醫生賺大錢,我不這麼認為;若沒有願意服務病人的心態,無法忍受長時間工作和病人「有錢是大爺」的惡劣態度。

我希望醫學系多增加醫學人文的課程,我是在大五、大六開始接觸臨床時,大量閱讀生死學的書,當時看過《天使走過人間》,一個女醫師自傳式的故事,讓我動容。

當醫生的壓力很大,要找到抒發情緒的方式,這個課堂上老師不會教。看書是我的紓解之道,可以激勵自己的熱情,重新再出發。

(李宛澍採訪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