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夢想我現實的衝突

文 / 黃慧娟    
2000-02-15
瀏覽數 1,700+
夢想我現實的衝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即使邁入兩性平權的時代,但是社會及部分家庭對於男性的期望和要求仍是相當地高,這不但造成大學男生的外在壓力,也常使他們較女大學生對未來的表現還焦慮。

東吳大學學生輔導組組長段亞新說,到輔導中心求助的學生常很迷惘,對自己沒什麼信心,希望可以表現好、成功且能得到讚賞。他們因為看到成功的例子而焦慮、壓力大,想獨立,也想學很多東西,或是因為念冷門科系而不肯定自己,也因為人際關係而困擾。

政大社會系學生李中希望能先工作,他認為先離開學校可以先在社會上「卡位子」;政大新聞系學生謝宏暉大四忙著準備研究所考試,他說這是一種卡位的緊張,研究所的學歷可以是他競爭的資本,維持十年的競爭優勢。同樣為了「卡位」而焦慮,也都感覺到社會快速的變遷,但是兩個人卻有不同的想法。

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彭明輝曾在系刊上發表一篇文章,他問該系的學生:「三十歲之後,你希望在社會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因為許多學生都在繼續升學或先工作的十字路口徘徊。他說,聯考制度已經把人們對生命的延續感徹底瓦解掉,剩下的只有片段的「際遇」。他又說,生命是一種長期累積的過程,不因一時的際遇而終止增或減。

重視平日生活經驗的累積

年輕人因為人生歷練的不足,或是急於找到生命的軌道,常對未來惶惶不安,或是焦慮,或是渴望「成功」,卻不管每天二十四小時生命中的真實累積。

大學生應該試著肯定每天所累積、經驗過的,也應該如此看待自己的角色,瞭解課業上努力和社團運作並不互斥、不是零和遊戲。大學畢業後的這幾年,工作和求學也並不是兩極的路,只要清楚你的目標。

若清楚目標何在,那麼花二十年的時間達到目標,和花三十年達到目標,這其中的差別會是在哪裡?如果你的目標都能達成,那麼中間的過程只是個人看到不同風景,時間花得少的,也許錯失了不少美景;時間花得長的,也許會比較辛苦。不管如何,你要設定你的目標,掌握了指南針,時鐘才會有意義。

日本早稻田大學教授加藤諦三所著的《你在大學學些什麼?》中提到:「大學是掙脫偏見的地方,進入大學之前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乃是被灌輸偏見的過程。」因此,大學生必須利用大學時代多思考,多和師長、同儕討論自己的價值,而非盲目地跟從社會上成功的刻板價值。

什麼是「成功」?就是達到你的人生目標。大多數的人把「成功」定義得太狹窄,或是有名氣、或是有錢。但是這樣的成功也許無法帶給我們滿足感;一心一意往上爬,可能失去了友情,也很難得想想人生價值。但這卻是最明確、也為社會肯定的「成功」,不懂得思考的大學生常視此為人生目標,相當可惜。

有些大學生相當有想法,很早就找到自己的方向和應當努力的夢想,但是往往受到外在環境的壓力,讓他們不得不妥協或是覺得痛苦。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系系主任金樹人說,這是一種common reality(集體現實)和personal reality(自我意識)之間的消長問題。一個人在做選擇時,周圍常被隔起了許多玻璃圍欄,一些性別期待、職業期待都投射進來。因此,若為現實和夢想所苦,通常是common reality和personal reality同等重時,一個personal reality弱、common reality強的人,就會屈從現實而不覺苦;一個personal reality強,而common reality弱的人,就不理會現實壓力而遵從自我的想法。金樹人說,大學提供了這麼一種機制,讓你利用課業、社團和社會參與來檢測自我實現的重要和可能。

有句話說,「當人找到了鏡子,他就失去了靈魂。」如果我們對自己的期許只是因為要反映社會上的要求,我們就失去了自己的獨特性。當夢想和現實有了衝突時,當對未來徬徨時,該想想過的是誰的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