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超級大玩家

文 / 陳星文    
2000-02-15
瀏覽數 650+
超級大玩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汽車迷鄭喜臨

鍾情完美駕馭

你喜歡車子嗎?是否納悶過為何你的同學對汽車如此瞭若指掌?是否夢想過一旦有錢時要買什麼車?

蒐藏把玩名車不但是億萬富翁的專利,連汽車研究也被當成是有錢階級的專屬嗜好。

但如果只有億萬富翁才買得起車,所有的車廠早就倒閉了;如果汽車研究真是有錢人的專屬嗜好,我們現在大概還只能坐馬車。

只要喜歡,每一個大學男生都可以擁有他的汽車夢。

只要有意願,每個大學男生也都可以走進汽車研究社尋找汽車同好。我們接下來就要為你介紹鄭喜臨 ── 一個在普通家庭成長,瘋狂愛車十數年,至今卻未曾擁有任何汽車的平凡車迷。

且看他如何創造不平凡的汽車體驗......

汽研社是追求夢想的開始

受限於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許多人儘管非常愛車,但因為家裡沒車便不敢參加汽研社。

但自小迷車的鄭喜臨可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大一入學後他立即加入了汽研社。

對他而言,那是一個他期待多年的理想:和一群汽車同好討論、交換彼此的心得;更重要的,他將有機會接觸許多他喜愛的車種,特別是他自小的最愛──保時捷。

在汽研社?,除了一般性的社團討論課程外,兩年一度的車展活動、參觀台灣各大車廠、到新竹新豐安駕中心受訓、或是玩小型賽車Gokart ......等,都是他們常做的活動。

提起汽研社,鄭喜臨也趕緊利用機會澄清,其實社?有車的人並不多,而且通常是到大三、大四時,利用存下來的錢買部標緻或喜美的二手車,然後大夥共同研究如何改裝,提升它的性能。

經由學長的介紹,他們也和汽車雜誌社有所接觸,有時會協助翻譯稿子,這不但可以賺外快,還能增加汽車知識,有需要時也可以去雜誌社查資料。此外,他們偶爾也會幫汽車公司翻譯維修手冊、車主手冊,以及國外新車的介紹等。

除了對汽車知識的鑽研外,一票汽車迷聚在一起總該有些難忘的回憶吧!鄭喜臨表示,最瘋狂的經驗是有一次早上在學校碰到社團的朋友,閒聊後,發現兩人都沒事,便立即從台北出發開車到花蓮,再走中橫出台中,最後在深夜時回到台北。他們一路上狂飆,連山路的平均車速都在七、八十公里。

當然,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相當瘋狂及不可思議,但對他們這群汽車同好而言,狂飆過程中完美駕馭一部車子的滿足感,是他們青春歲月中最美好的回憶。

追求人車合一的操控感

雖然遲遲未能擁有一部屬於自己的車,由於社團及在汽車雜誌工作的關係,鄭喜臨仍有許多機會可以開車。記憶中最快的一次是北二高剛通車時,他開一部SAAB2000,時速最高飆到兩百二十公里。那樣的速度,刺激感自然是不在話下,但他指出,做為一個愛車迷,開快車時最難忘的部分其實並不是神經繃到極點的緊張感;如何自在地駕馭車子,使其服從自己命令,並將車子性能發揮到極致,才是他渴望追求的境界。

講到車子的操控,鄭喜臨便忍不住提起保時捷,「我最常用的形容詞,就是保時捷如同在鐵軌上行駛的火車,即便是高難度的高速過彎,它也能穩穩地緊貼著地面。」

自小,擁有一部保時捷便是他最大的夢想。但是,「眼前反正不可能買得起,只有盡量蒐集它的模型過過乾癮!」他先是如數家珍地介紹桌上每一台保時捷模型的演進歷史,然後如此自我解嘲。

談到為何對汽車如此鍾情,想了想,鄭喜臨說,「大概是與生俱來的速度感吧!」自第一部摩托車開始,他一直都是騎打檔車,而刺激的雲霄飛車及自由落體等,也是他們一票車迷所喜愛的休閒娛樂。

不過,鄭喜臨強調,真正的車迷追求的並非飆車時的刺激,而是人車合一的操控感。一個懂車的人是在享受速度感,不是刺激感。

鄭喜臨小檔案

年次:六十一年

血型:B型

星座:天蠍座

最喜愛的車款:73 Porsche(保時捷)911RS

經歷:曾任台大汽研社、社長。大學畢業後

於汽車雜誌《車語生活》任職記者。

日前負笈美國,攻讀醫學工程學位。

漫畫迷沈志軒

以漫畫累積生命智慧

你愛看漫畫嗎?

也許對許多的大學男生而言,這是個有點尷尬的問題。說「是」似乎讓人以為不成熟;回答「不是」又好像是違心之論。

提起童年的回憶,小叮噹與大雄大概是所有人的共通語言;對許多男生而言,小甜甜的倩影應該也是這輩子很難忘懷的影像。

那麼,是誰規定長大了就不能再看漫畫呢?

開G7高峰會時,日本首相可以把弘兼憲史的漫畫書拿來當禮物,送給各國領導者。在台灣,你可以想像幾個文化人在誠品的咖啡座?討論《挪威森林》,但大概很難想像他們在那?討論《七龍珠》的樣子。

其實,好的漫畫常能反映出日常生活中真實的一面。像是小叮噹?的大雄,因為每個人的童年時期多少犯過與他類似的毛病,所以我們認同這個角色。反倒是零缺點、運動萬能、長得又帥的王聰明,是整本書中最討人厭的角色。而孩子王技安和跟班阿福的影子,也多少都在許多人的童年生活中出現過。這是漫畫吸引人、甚至可以雋永流傳的原因。

所以,想到可以大聲回答「是」的理由了嗎?

還沒有的話,我們想為你介紹一個漫畫迷,台大森林系二年級的沈志軒。讓我們一起看看他是如何經由漫畫學習成長,又是如何捍衛他「終生做為一個漫畫迷」的理念!

和許多人的童年經驗一樣,沈志軒和漫畫的接觸是從小叮噹、無敵鐵金剛等通俗漫畫開始。電視上播出的卡通,他通常不會錯過,有時候,他也會吵著要看一些動畫錄影帶。

上了國三之後,面臨聯考的壓力,沈志軒開始養成每天至少買一本漫畫的習慣,五、六年來這個習慣他一直維持著。

那一陣子沈志軒主要看的都是一些非常通俗的漫畫,例如《灌籃高手》、安達充的作品,以及《七龍珠》等少年誌。慢慢地找不到通俗漫畫可以看,只好找一些較不為人注意的作品,開始一步步深入漫畫的領域。

愛科幻漫畫,更愛畫裡的未知世界

高中時,他大量地接觸《鋼彈》漫畫(Gundam,一部已有二十年歷史、不斷有新作品問世的系列科幻動畫,主角為機器人,故事以戰爭為主)以及日本七○年代盛極一時的人形卡通(如假面騎士等),一些漫畫的設定集(專門介紹作品背景、登場角色和作者世界觀的一種書籍)也是從當時開始接觸的。

等到聯考的壓力解除,大學尚未開學,沈志軒便迫不及待跑去參加卡漫社。社團同學們不盡相同的喜好不但使他的視野變廣,相互的討論更促使他瞭解自己的盲點所在。此後,他才算是開始有系統地接觸漫畫。

看了這麼多年漫畫,沈志軒最愛的始終是科幻類,不過運動類以及少女漫畫他也看。除了蒐集漫畫,他也收藏一些超人模型、超合金怪獸玩具,還有機械人的特殊模型。

對沈志軒而言,漫畫最吸引他的部分,是畫裡開啟了另一個未知的宇宙。他常有一種「期待能經歷另一個世界」的想法。像他喜歡車子及賽車的刺激感,卻又缺乏足夠的技術上場賽車,經由閱讀賽車漫畫《頭文字D》,他可以體驗現實生活中無法創造的速度感,以及人車合一的駕駛境界。

培養人生觀的重要泉源

成長歷程中,漫畫是沈志軒培養人生觀的重要泉源。每當自己面對現實人生的挑戰或挫折時,他會在漫畫中尋找特質相同的角色,想起他們的精神。他最喜歡的是那種一旦訂定目標,就不計一切貫徹到底的角色。

像是《灌藍高手》的主角櫻木花道及流川楓,他們都有一種堅忍的毅力,目標就只有「我不會認輸」這麼簡單,儘管湘北並不是強隊,他們卻依然始終奮鬥不懈。

多年下來,漫畫成為沈志軒看世界的基礎,他習慣自漫畫的閱讀經驗中累積處理不同情境的技巧。但漸漸的,他也意識到漫畫世界的價值觀在實際生活中不一定適用。經常是在碰壁後他才恍然發現,現實世界並非如此輕易便可以掌握。

其實,除了生活體驗的累積,生命歷程?,每個人多少都需要經由某種媒介來增加生命智慧。有人經由電影、有人是從文學作品、也有人借助音樂;當然,也有人從各處都累積一點。沈志軒選擇了漫畫,一個在台灣社會始終擺脫不了「成人不宜」印記的媒介。

一路走來漫畫雖然豐富了他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卻也讓他承擔了一些親友間的壓力。

但是,如同沈志軒所說的,「每當看到一些好作品時,那種對自己的衝擊力與感動是任何事都無法取代的。」如果他清楚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那些對生命早已喪失感動能力的所謂「大人們」,又如何能用刻板印象來判斷他的喜好是成熟或幼稚呢?

沈志軒小檔案

系級:台大森林系二年級

年次:六十九年

血型:沒有驗,應該是A型

星座:雙子座

最喜愛的作品:《鋼彈0083》

經歷:現任台大卡漫社活動組長

音樂狂羅永昌

執著夢想永不悔

曾經,披頭四的音樂風靡了整個世代,在無數的大學校園中傳唱,為七○年代前後的全球青年反叛浪潮做出最佳的歷史見證。

在台灣,七○年代後期自校園開始流行的民歌運動,振奮了因中美斷交而風雨飄搖的人心士氣。

八○年代初期,羅大佑的創作也曾陪伴著許多年輕知識分子,度過無數空虛苦悶的日子。

一直以來,大學校園始終是推動音樂潮流、傳播新音樂理念的最佳園地。每一世代的大學校園中,總有些人堅持音樂理想,嘗試做出自己的音樂。那麼,這一代的大學生是如何看待音樂?他們愛聽什麼樣的歌?想創作什麼樣的音樂?

大學時代,有最美好的青春、最無窮的活力,以及最無限的可能。在此,我們想為大家介紹一個大學男生──羅永昌,東海大學國貿系夜間部四年級,一個同學眼中的音樂狂,他如何追逐音樂的夢想吧。

小時候,羅永昌便喜歡模仿綜藝節目的藝人,也常和兄姊一起唱歌玩耍。但真正認真看待音樂是在國中時,有個國小的死黨時常提及組團的願望,雖然兩人什麼樂器也不會,加上升高中的壓力,所以什麼事也沒做,但組個樂團的念頭卻悄悄地在心裡埋下種子

好不容易上了高中,學校裡有熱門音樂社,但水準實在是太差,羅永昌寧願去外面學吉他,增加自己的功力。但那一段日子他也不輕鬆,每天至少要練彈吉他三、四個鐘頭以上,這樣的習慣一直維持到高四重考時,已經到了聯考前最後一個月,心想這次可不能再名落孫山,只好收起吉他專心念書。

音樂理念受Beyond影響

羅永昌真正深入接觸音樂是在大一之後,先是家鄉高雄有高中同學找他一起組團,然後東海的熱門音樂社也有幾個社員找他一起組團。幾年下來自然形成分工,南部的團叫做第七樂章(Seventh Symphony),走的是創作方向,較類似一般人印象中的地下樂團。東海的團名為Desire(慾望),較常在中部地區的酒吧及一些校園晚會中表演,基本上以演奏流行曲目為主。

談到音樂創作,羅永昌認為他的音樂理念受香港樂團「Beyond」的影響很深,會走上音樂這條路多少也是因為他們的啟示。剛開始認真接觸音樂時,他比較偏執於speed metal (速度金屬) 的樂風,久了之後慢慢地想轉變;到現在,他認為音樂人不應該執著於特定的曲風。像最近他剛剛完成一首新曲,彈給朋友聽時他們都認為太像流行樂,不像是第七樂章一貫的風格,他卻認為這正是他想要的感覺,很高興自己也可以創作出「流行音樂」。

堅持音樂路,揮灑青春夢

Desire的貝斯手廖德訓提及一個關於羅永昌的故事。去年,在全國熱門音樂大賽的中區預賽上,Desire因為前年得到優勝,所以受邀表演,同時也是參賽者之一。

原本和主辦單位談好,表演完畢後再公布兩位優勝者名單,主辦單位卻變卦,提前公布了一位,而且不是他們。那次的參賽隊伍有二十幾隊,競爭空前激烈,失望的他們心想大概進不了決賽,卻依舊得在失敗的挫折與被主辦單位出賣的憤怒中上台演出。

廖德訓回憶,他們一共表演三首曲子,前兩首曲子其他團員都因為心情複雜而無法、甚至是不願專心演出,可是主唱羅永昌依然專注地投入樂曲的詮釋。漸漸的,大家都被他的投入感動,到第三首時,他們成功地完成Desire有史以來最棒的演出。

廖德訓表示,那大概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演出。那一次的中區預賽以及全國決賽,羅永昌都拿到了最佳主唱獎。一個對於音樂如此投入的人,對未來有什麼打算?除了上課、回家外,幾乎所有時間都泡在社辦的羅永昌表示,可以的話,大概會以音樂做為一輩子的事業。

他說,回頭看時,自己常常也不明白,為何會一直堅持走在音樂的路上。

也許,因為創作時那種彷彿看著自己小孩慢慢成長的喜悅;更也許,是因為在舞台上掌控整個演出情境、完美詮釋出對音樂感受時的滿足感。

把音樂當做一種興趣,需要投注的只是時間;但當興趣成為一種志業時,需要的卻是毅力與堅持。

下一次,在酒吧或是一些演出場合看到賣力演出的音樂表演者時,不妨多給他們一些掌聲吧!

羅永昌小檔案

系級:東海大學國貿系夜間部四年級

年次:六十五年

血型:A型

星座:射手座

最喜愛的樂曲:節奏感強烈的金屬樂

經歷:’97年2月與高雄友人組第七樂章;

’97年三月在東海熱音社組Desire;

’98年全國熱音賽中區決賽最佳主唱;

’99年中區決賽最佳主唱、全國總決賽

最佳主唱

電影迷蘇耿達

藉電影開啟未知世界

電影,有一種讓人著迷的魔力。經由影像模擬出的另類世界,提供了人們逃避日常現實的窗口。

以大學生為例,他們對即將進入的社會缺乏歸屬感,對成人世界的資訊與權威又常有抗拒心理,電影因而成了消除壓力的媒介。

藝術電影全盛時期,許多影迷把電影視為一種藝術,對導演們嘔心瀝血的創作崇拜備至。大學?所謂的電影迷一定要熟知歐洲新浪潮導演的風格,對伍迪艾倫、東歐的地下電影、日本及印度導演的作品,甚至於台灣新電影的代表作等,也都要能如數家珍般通曉。

只不過,時代的潮流在變,大學生的喜好是否也在調整?新世代的影迷,雖不排斥經典藝術電影,卻更為電影中的音樂、科技特效所吸引。在現代「藝術電影不死,只是逐漸凋零」的電影潮流下,整體製作群日益重視音樂、特效的搭配,電影的娛樂、商業價值重於一切。

那麼,一直以來既定的標準影迷形象,還適用於現在的大學生嗎?

中山大學機械系學生蘇耿達和許多都市小孩類似,電影的啟蒙經驗是跟著爸媽前去電影院看西片養成的。此外,家中的第四台也讓他很早就習慣把看電影當成娛樂。

高一時,班上有愛看電影的同學,每逢週末、假日便相約前往電影院。高二起,看電影漸漸成了一種習慣,為了省錢,蘇耿達開始去景美的僑興、木柵的光明等一百元看兩部電影的二輪戲院。一直到高三結束,他未曾錯過一部當時在台灣上映的西片。

讓藝術的歸藝術、休閒的歸休閒

蘇耿達對藝術電影實在沒有多大興趣。他認為看電影是種享受,他不會強迫自己欣賞沒有興趣的電影。在他身上,找不到傳統影迷那種「文化人」的包袱。

也許,「讓藝術的歸藝術,休閒的歸休閒」是新一代影迷的寫照之一。

自高中開始,蘇耿達養成蒐集電影明信片的習慣。

直到現在,逛街時經過海報專賣店、唱片行、書店時,他一定會進去看看有沒有新的電影明信片。只要是他看過的電影,蘇耿達都會設法蒐集到明信片。有餘閒時坐在桌前,一張張明信片勾起一幕幕的電影回憶,輕易便可以打發一下午的時光。

上大學後,社團及網際網路是蘇耿達找尋同好、學習新知的最佳管道。然而現在校園裡喜歡看電影的人雖然不少,喜歡參加討論的人卻不多。

有一段時期,《侏儸紀公園》、《ID4》等片子為蘇耿達開啟了一個又一個未知的世界。他很迷電影中的科技特效,經由電影他可以感受到人類無窮的創造力。尼可拉斯凱吉所主演的《變臉》《空中監獄》《絕地任務》等也讓他體會到科技力量的無窮可能。

積極改善觀賞電影的環境

到高雄念大學後,蘇耿達最不適應的是電影院的設備普遍不佳、音樂效果不好。

於是,自小即對音樂感興趣的蘇耿達,便開始研究音響的空間配置以及電影院的設計,甚至選修建築概論、都市營造與空間規劃等課程,並且自己畫了一座小型電影院的設計藍圖。

雖然蘇耿達對電影院設計相當有興趣,但台灣並沒有讓他以此成為未來專業的環境。現在蘇耿達把重心放在音響的裝置上,並且開始研究「家庭電影院」的設計。

喜歡看電影的人,不一定要會拍電影;設法改善電影觀賞的周邊環境,使其他觀看電影的人能更投入影片的情境、領略電影的魅力所在,也算是他對電影的一種回饋方式吧!

蘇耿達小檔案

系級:中山大學機械系二年級

年次:六十八年

血型:O型

星座:射手座

最喜愛的電影:「英雄本色」「決戰冰河」

經歷:現任中山大學電影社活動組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