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1.3億年前就有的自然資本,大馬熱帶雨林「品牌」為地球創生

熱帶雨林,不是只有刺激探險
文 / 卓衍豪@大馬    
2022-05-15
瀏覽數 21,150+
1.3億年前就有的自然資本,大馬熱帶雨林「品牌」為地球創生
從人類手裡拯救回來的馬來熊,重新學習生存技能。圖片提供/卓衍豪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亞洲地方創生】馬來西亞擁有全世界最古老的熱帶雨林,有1億3000萬年歷史,比亞馬遜雨林的歷史還要悠久,在地球也需要「創生」的這個年代,不少跟雨林相關的品牌,以不同形式承載生態教育及地球永續的使命。

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動植物都依賴熱帶雨林存活,雨林做為將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的「天然裝置」,在大家都關注淨零排放的今天,雨林的命運跟人類和地球未來的命運更為緊密相連。

沙巴山打根附近的西必洛,擁有豐富的雨林資源,這裡是「熱帶雨林探索中心」的所在,人們透過步道和瞭望台,窺探雨林豐富多樣的生態。

西必洛更有全世界少見的紅毛猩猩保育中心、全球唯一的馬來熊保育中心,連同鄰近的拉卜灣紅樹林區的長鼻猴保育中心,成就西必洛成為馬來西亞生態旅遊、動物保育的模範生地位。

婆羅洲馬來熊保育中心—讓馬來熊找到回家的路

婆羅洲馬來熊保育中心矗立在卡比利-西必洛森林保留區的邊緣,收容四十幾隻由馬來西亞各地被拯救回來的馬來熊。馬來熊是熊家族中最小的品種,最初在馬來西亞被發現因此而得名。

該中心拯救回來的馬來熊當中,大多是在幼年時經歷親眼目睹母親被盜獵者殺害、分屍(以獲取熊掌、熊膽)的過程,馬來熊寶寶之後會被送到非法交易市場裡販售,最終被當成寵物圈養在人類家中。

年幼的馬來熊受到難以磨滅的心理創傷,遂而對人類產生痛恨或反而形成長久的依賴,更因長時間脫離雨林,逐漸喪失各種與生俱來的生存技能。

馬來熊被拯救回來後,在數年的時間內,透過不同階段,跟充當「熊媽媽」的保育人員,到跟熊寶寶同伴相處、互相學習的過程中,重新找回自信;在掌握生存技能後,最終才能被野放,重新回到雨林懷抱。

延伸閱讀

從生態飯店、雨林鐵人,到部落文化……砂勞越祕境,雨林變黃金

2014年,該中心從一個「馬來熊收容之家」變成一個對旅客開放的生態教育景點,在這座巨大的「生態教室」裡,除了四處可見導覽解說牌,在高架步道上、設立望遠鏡的平台處還有保育人員隨時解答旅客的疑問。

供旅客觀察馬來熊的平台。圖片提供/卓衍豪圖/供旅客觀察馬來熊的平台。圖片提供/卓衍豪

想要進一步體驗馬來熊保育工作,還能參加為期數周的志工旅遊方式。該中心除了靠門票收入,也透過馬來熊認養、直接的捐款等方式,獲得營運經費。

榮獲CNN「英雄獎」殊榮、擁有博士學位的創辦人黃修德,更常常在臉書上直播馬來熊在保育中心林區內活動的畫面,藉此分享馬來熊生態、動物保育的知識。

馬來熊的創傷或許有機會在這裡痊癒,但雨林的創傷是一個人類現世永遠不可逆轉的困境。該中心不僅是讓馬來熊重返森林的起點、一所用愛打造的馬來熊學校,更是一個讓人類重新學習與雨林、其他物種和平相處的學習場域。

熱帶雨林音樂節—以雨林之名號召的音樂節

「熱帶雨林音樂節」的活動精彩,可以讓參與者親距離欣賞或學習。圖片提供/RWMF圖/「熱帶雨林音樂節」的活動精彩,可以讓參與者親距離欣賞或學習。圖片提供/RWMF

熱帶雨林音樂節(RWMF)是世界25大音樂節之一,經歷兩年疫情影響(2020停辦、2021年以線上演出形式呈獻),今年25週年將迎來實體加線上混合式的方式舉行,讓人格外期待。

RWMF例常在古晉砂拉越文化村舉辦,以往總是萬頭攢動,來自世界各地的民俗音樂樂手、表演團體以及馬來西亞的原住民音樂家齊聚一堂。

傍晚時分開始的現場音樂表演,自然是最大的賣點,觀眾也為參與各種工作坊、文化表演、手工藝品展和市集而來。

延伸閱讀

馬來西亞最成功的地方創生,可以入住的皇宮Terrapuri古蹟再生

砂拉越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州屬,森林覆蓋率約42%(約770萬公頃,2021年數據),為全馬最高;而雨林,是砂拉越原住民永遠的故鄉,至今仍有少數包括本南族在內的原住民仍然居住在雨林深處。

這是一場以音樂之外做的雨林保育活動。圖片提供/RWMF圖/這是一場以音樂之外做的雨林保育活動。圖片提供/RWMF

這個與雨林共生的州屬,以音樂為載體,吸引全世界的旅人共同來參與這場集合音樂、藝術、文化、生態、旅遊、美食等於一身的嘉年華,並透過這些活動元素,去認識由雨林孕育出來的豐富生態、原住民文化等,進而去宣導雨林保育、文化保留的重要。

雨林是砂拉越的寶藏,更是人類共同的資產。今年6月17日到19日,這場以雨林做為背景的音樂節將再次讓人看見婆羅洲雨林的魅力。人們將再次因音樂而聚在一起,繼續為雨林和地球的未來共同發聲。

雨林樹屋—低碳環保、向雨林拜師的度假村

雨林樹屋座落在馬來半島南部古來的埔萊山,是馬來西亞極為罕見的雨林生態度假村,是一個宣導環保、認識雨林的體驗型教育場域。

雨林樹屋就像是一所讓人類重新學習跟自然共處的學校。圖片提供/卓衍豪圖/雨林樹屋就像是一所讓人類重新學習跟自然共處的學校。圖片提供/卓衍豪

2014年創立初期,從小接觸大自然、建築師出身的「阿耀」、陳榮耀,從吉蘭丹(馬來西亞東北部的一個州屬)請來幾位曾經在雨林裡居住的特米亞族工匠,在埔萊山的「次生林」(被砍伐過、再生的森林)協助搭建樹屋。

當時參與的,還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耗時8個月,完成8間樹屋和1間多功能禮堂。

2015年雨林樹屋正式對外開放,這種以活樹為地基,用樹木、竹片、大型樹葉、泥土、茅草、再循環用的木板等搭建而成的樹屋,與大地、雨林同色。夜晚時分,住客在虫鳴合湊聲中入眠,是非常難得的體驗。

延伸閱讀

常喝的Espresso快變世界遺產?你還見識過哪些跌破眼鏡的文化財?

樹屋引泉水取用,附有洗手槽、花灑、馬桶以及不傷害大自然的手工皂,並有電力供應給風扇及插座,室內附床墊、枕被、蚊帳。因設計上的通風、採光考量,眾多的窗戶讓冷、熱空氣產生對流,以便降低室溫。

沒有空調、WiFi,更不是星級度假村,這裡卻一房難求。

樹屋周圍附設大型鞦韆、樹網等野外遊樂及休憩設施,傍晚時分,樹屋員工用落葉和枯枝生火,以雨林裡採摘回來的野菜入饌,烹調出來自雨林的味道,提供給住客享用。一種煮晚餐剩餘的炭灰,則用作清洗碗碟的天然肥皂,能把油脂完全去除。

兩林樹屋內的遊樂休憩設施。圖片提供/卓衍豪圖/兩林樹屋內的遊樂休憩設施。圖片提供/卓衍豪

第二天睡醒後的行程,是跟著阿耀或山導走進雨林裡,透過五感方式認識各種動植物品種,阿耀還會教孩子們爬樹、赤腳在雨林裡漫步、躺在大地上仰望雨林……。

各種對於城市孩子而言新穎的體驗,讓他們找到跟大自然對話的樂趣,連許多曾經在鄉下長大的城市家長,也因此回到童年溫柔的記憶懷抱裡。

阿耀除了透過樹屋推廣雨林保育,也將簡約、低碳、再循環的生活理念推廣給現代人。雨林樹屋附設的「雨林樹屋學苑」是南馬的華德福教育基地,開設的幼兒園和小學,讓孩子們在大自然的懷抱中向雨林拜師。

延伸閱讀

全台唯一校內冒溫泉!耕莘取美人湯發電,活化三星鄉共好

雨林樹屋還設有「雨林圖書館」,開放給孩子和住客使用之餘,外人也能透過預約到訪,人文與自然融為一體,創造出截然不同的閱讀體驗。

這幾年,阿耀和他的團隊陸續打造出雨林手窰、雨林樹屋咖啡館,透過土窰柴燒的天然酵母麵包和手沖咖啡,打開更多的城市人親近大自然、認識雨林的機會大門。

阿耀的夢想,是在埔萊山打造一座生態村。還記得二、三十年前,我身邊的人總愛自嘲馬來西亞人都住在樹上,至今因為有了雨林樹屋和周邊的系列品牌,馬來西亞人其實可以驕傲地說:「我們多麼有幸能回到樹上,重新學習人類祖先和自然共存的相處之道。」

從拯救馬來熊、熱帶雨林音樂節,到雨林樹屋,意味著地球也需要「創生」。回到雨林,我們才找回文明。

你可能也喜歡
馬來西亞地方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