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突破學習歷程劣勢,偏鄉學子如何拚活路?

雜誌原標題:學習歷程劣勢 偏鄉學校創意求解
文 / 邱于瑄    
2022-04-27
瀏覽數 6,350+
突破學習歷程劣勢,偏鄉學子如何拚活路?
金門高中透過「療癒花草微課程」,讓學生有不一樣的學習。金門高中提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隨著108課綱首屆高三生即將步入大學,做為入學依據的「學習歷程檔案」爭議不斷。尤其偏鄉受限地理條件、資源較少,如何突破限制?

你們都是台灣的寶貝,」高一的一堂歷史課上,師生聊到族群議題,金山高中歷史老師王怡文對著學生們這樣說。

金山高中,距離台北車站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是新北市中的偏遠學校。由於學校地處偏僻、資源較少,無法像都會區學校,給予學生許多課外體驗。

但王怡文觀察到,一個年級中有一半的孩子屬於國際家庭,媽媽為外籍配偶。她選擇善用此特色,結合歷史課上的族群議題,鼓勵學生向媽媽學習故鄉語言、童謠,了解自己的家庭故事。

為避免城鄉與貧富差距,大學審查學習歷程檔案將以校內課程為重,不希望學生額外去參加大量活動。蘇義傑攝圖/為避免城鄉與貧富差距,大學審查學習歷程檔案將以校內課程為重,不希望學生額外去參加大量活動。蘇義傑攝

延伸閱讀

學習歷程檔案的製作一團亂?大學教授到底看什麼?

一開始,學生可能不以為意,如今成為學習歷程檔案的特別紀錄之一。

學習歷程檔案,記錄著高中三年來的學習軌跡,除了基本資料與修課紀錄外,學生在校內的課程學習成果,以及社團、自主學習計畫、校內外競賽等多元表現都納入其中,期望學生能多元探索、學習、反思,展現核心素養能力。而此將取代過去的備審資料,成為申請大學時的重要依據。

近期,隨著108課綱首屆高三生即將步入大學,學習歷程檔案是否會引發軍備競賽、商品化,甚至是代筆與造假等,爭議不斷。

不過,對於像王怡文一樣的偏鄉老師而言,最大煩惱還是如何在有限的資源下,讓學生能擁有更多不一樣的學習與成長。

偏遠地區受限先天地理位置、資源、師生人數,不管是活動、師資等,都比不上都會區學校,也造成偏鄉學生在學習歷程檔案準備上,出現兩大劣勢:

劣勢1〉校內閉門造車

學習歷程檔案期望以校內課程出發,老師透過課程設計,帶領學生從課堂議題深入思考。

但王怡文說:「有時會覺得在閉門造車,」相較於都會區班級數多、老師也多,以金山高中歷史科而言,老師只有兩名,不管是一般課程,或是多元選修等,在課程議題延伸設計上,想法難免有局限。

金山高中周圍沒有其他學校、地處偏遠,若要得到外援,或是老師去校外研習,耗費成本實在太高;就算期待校內其他科老師可以跨領域合作,但以物理老師而言,僅有一名,光準備本科內容就已分身乏術。

劣勢2〉外部刺激少

為避免城鄉與貧富差距,大學審查學習歷程檔案將以校內課程為重,不希望學生額外去參加大量活動。

但金門高中校長許自佑說:「有時學生要多看一些東西,才可能有新的觸發,」他強調,這並非贊同軍備競賽,但偏遠地區學生能接觸的課外知識與經驗就是較少,獲得的思考刺激也相對偏低。例如金門高中在離島,學生要參與本島活動,得要花費機票、住宿,成本實在太高。

某些學校透過與大學合作,像是建中、北一女等明星高中,與台、政、師、交等八所大學組成聯盟,共同開出對準18學群的微課程,幫助學生多元嘗試。但對偏鄉學校來說,由於地處偏僻,想和大學合作非常困難。

金山高中賴同學就分享,學校有與華梵大學合作,但他問一位教學很認真的教授說:「下學期還願意過來嗎?」但那位教授因距離太遠而回絕了,教完這個學期後,就換了新的教授過來,十分可惜。

偏遠地區先天限制,難道教學與學習就只能因此受限嗎?其實,就算大環境先天條件不足,仍有很多認真的偏鄉老師,向外尋求資源,嘗試提出解方。

解法1〉連結在地資源

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內壢高中老師高孟琳表示,一個學校單打獨鬥力量有限,雖然偏鄉沒有大學或其他活動,但透過區域合作,或是挖掘過去習以為常的在地社區資源,在強調「在地連結」的課綱精神中,不失是一種好方法。

離島的金門高中,為幫助學生有更多刺激,就選擇從在地生活出發,邀請當地人才協助開設微課程。像地方法院主任,解說法律是什麼;或是酒廠經理分享如何經營一家公司;甚至負責檢疫工作的獸醫師,講述獸醫到底要學什麼,讓學生有更多探索。

基隆的八斗高中,鄰近八斗子觀光漁港,也鼓勵學生訪問在地耆老,了解其生命故事,並與海洋大學合作,出版成繪本《梅好人生》,展現特有漁村風貌。

解法2〉老師課程再設計

老師如何再設計課程也是重點。大園國際高中校長、教育部協作委員朱元隆說:「學習歷程檔案的製作,很大一部分取決於老師上課怎麼上。」

尤其現今學習歷程檔案講求核心素養呈現,如自主學習、邏輯思考等能力,活動、課程數量是其次,重點是引導學生進行反思。

在都會區,屬於社區高中的大園國際高中,以彈性課程來說,也沒有大學聯盟協作。曾有一位學生在自主學習時都在睡覺。在老師的引導下,就選擇以「睡覺」為題出發,研究哺乳類動物的睡眠行為,最後放入學習歷程。不僅引起學生興趣,也讓學生有了新的方向。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林國明也分享,另一所非都會區高中的公民老師,為讓學生了解犯罪行為議題,以曾文欽、鄭捷等台灣隨機殺人事件舉例,讓學生共同討論精神病患者犯罪是否可以無罪,或是犯罪者動機是否與生命歷程有關等,反思社會議題。

許多偏遠地區學校透過創意做出成績,此時如何讓成功教案在不同學校和老師間分享交流,就成為關鍵。

延伸閱讀

高一家長看過來!關於學習歷程,這7點你還沒搞懂

教育部曾委託台灣大學社會系 團隊「作伙學」,進行學習歷程檔 案審議調查。

一次透過問卷詢問166所學校350位學生,「做課程學習成果能否感受到活用或更加了解課本知識」時,相較都會區僅有約七成學生回答「經常∕有時」,低度發展地區的比例反而高達九成六。

計畫主持人林國明表示,學習成果的差異,比起學校所在地區,反而是校長領導,與教師社群的活躍更為相關。

他提到,過去就有不少教師社群的組成,面對偏鄉師資有限的難題,加強跨校、跨領域的交流、線上資源是可以努力的方向之一。

王怡文分享,自己就是歷史學科中心的種子教師,在私下也與不同學校的老師組成讀書會互相交流,有時就會針對如台灣史教材如何應用,或是不同程度的學生該如何指導等進行討論。

然而,有時研習、工作坊等以實體方式進行,很容易因交通、時間因素無法參與,因疫情如今有愈來愈多線上資源,都讓偏鄉教師更容易參與交流。

朱元隆表示,學習歷程檔案很大一部分在於老師的引導。蘇義傑攝圖/朱元隆表示,學習歷程檔案很大一部分在於老師的引導。蘇義傑攝

不過,學習最終回還是歸到學生本身。

白河商工老師郭啟源觀察,偏鄉地區的學生可能學科能力不是非常強,許多孩子家境狀況不好,有些也不會繼續升學,對於學習歷程檔案態度較為消極。

王怡文對此表示:「偏鄉本來資源就相對少,我不認為一定要跟都會區完全一樣。至少要幫助學生在局限中做出一些自我超越。」她也強調,自我超越絕對不是指課業成績的進步,而是學生從最開始的被動,在老師的指引下,可以對事物感到好奇,最後還能提出反思與發現。

學習歷程檔案,重要的還是在於學習的歷程。

延伸閱讀
學習歷程檔案108課綱偏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