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成大、東海、屏科校長分享USR正能量,大學師生的新擔當

除了師生要更好,社會也會更好
文 / 謝明彧    攝影 / 張智傑
2022-04-15
瀏覽數 22,600+
成大、東海、屏科校長分享USR正能量,大學師生的新擔當
圖/左起依序為屏科大校長戴昌賢、成大校長蘇慧貞、《遠見雜誌》社長楊瑪利、東海大學校長張國恩。張智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企業對永續人才的需求方興未艾,大學透過各種協助地方創生、產業升級、環境改善的USR方案,帶領學生學習永續之道。但怎麼讓USR不會流於「師生到此一遊」的淺薄課程?成大、東海、屏科三所永續績優大學校長,現身說法。

2022第三屆《遠見》USR大學社會責任獎,有多所學校表現亮眼,包括創下三屆以來單一學校獲獎數最多的成大,獲得兩個首獎、兩個楷模;東海獲得一個首獎、兩個楷模;屏科大則拿下一個首獎、一個楷模。其他像是崑山、北醫,也都拿下兩個獎座。

到底大學怎麼落實USR、轉型永續大學?又怎麼成為永續人才搖籃?《遠見》邀請成大校長蘇慧貞、東海大學校長張國恩、屏科大校長戴昌賢,進行「綠色大學X永續人才座談會」,從國立頂大、私立大學、技職科大三種不同學校類型,分享如何把USR從單點變成線、化為面,讓USR不只是計畫,更可以透過課程、環境、學術等多元面向,培育所有學生在未來都有機會成為永續人才。

延伸閱讀

《遠見》第三屆USR獎贈獎典禮,16所大學實踐了接軌永續最重要的路

永續從社會倡議成為企業實務,USRxCSR將是未來人才培育關鍵

座談會一開始,《遠見雜誌》社長楊瑪利分享,《遠見雜誌》從18年前首創企業社會責任(CSR)大調查,倡議企業應該要爬兩座山:「利潤之山」與「責任之山」。從一開始的孤獨獨行,到如今ESG成為企業顯學,也圓滿達成了當初倡議的目的。

《遠見》除了關心CSR,也關心台灣高教發展,當教育部2018年開始推動大學社會責任時,《遠見》也很快跟上,推動USR,在2020年開始舉辦USR大學社會責任獎。

楊瑪利指出,此外,企業其實也很早就看見CSR與USR結合的必須性。近幾年,企業積極響應各大學努力推動USR。

《遠見雜誌》社長楊瑪利。張智傑攝圖/《遠見雜誌》社長楊瑪利。張智傑攝

像富邦人壽,自2018年起支持教育部推動USR,整合企業CSR資源,至今已與全台36所學校,合作專案70件。去年(2021)攜手東海、臺中科大、逢甲、台師大、高雄科大及東南科大,關注台灣生態,也與輔英科大、南台科大、玄奘、吳鳳科大,投入高齡關懷行動,促進世代共好。

例如本次獲得「生態共好組」首獎的東海大學整治東大溪方案,富邦人壽即為推動夥伴之一,產官學界齊心恢復河川生命力,更將水環境教育導入校園與社區,實踐河川保育。

富邦人壽公關廣宣部陳姿瑛部長表示,兼顧經濟發展與環境永續是全球重大課題,富邦人壽CSR X USR活動將導入ESG永續思惟持續深化,匯聚長期累積的能量,著力於河川保育與高齡關懷兩大主軸,以行動回應社會問題,讓更多學子體悟到永續的意義。

找出核心定位與價值,各校都能串連出「USR最佳模式」

但學校條件各自不同,大學如何找到USR推動方向、聚焦哪些項目呢?USR對大學的幫助又是什麼?

成大「大家長」蘇慧貞首先分享,無論是什麼樣的大學,本質上都有自己的定位和價值。

90年前成功大學的緣起,是以創新的科學與技術,帶動台灣下一個可能與機會,這件事至今沒有不同。例如此次USR在地共融組首獎、也是地方創生成功典範之一「台南官田菱殼碳」計畫,就是成功大學的老師,從獲得科技部傑出獎的計畫成果,不斷技術創新,並與崑山科大老師合作,連結不同夥伴的特質,所共同創建出來的成果。

所以目標價值的選擇、共同信仰的確立,最後會成為學校社群的共識,這件事就是USR的精神與價值,也是每一所大學同樣的使命。

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張智傑攝圖/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張智傑攝

張國恩則分享,東海大學有悠久的勞作教育和全人教育。早期的勞作教育除了維持東海廣大的校園環境,更重要是讓學生體驗親力親為、刻苦耐勞,透過團隊協作,達到合作共事的精神。

但勞作的定義應該與時俱進,除了維護校內環境,也要走出校外,服務社區、產業,與USR結合,成為勞作教育2.0。所以東海設立勞作教育處,起初學生會有埋怨,但校友都非常肯定。適度給予學生使命、願景,教育活動才有機會更深化。

未來東海勞作教育還會走向3.0。第一,是隨著永續議題發燒,勞作教育將與生態結合,讓學生看見自己的付出,不僅具備使命,而且與土地、社會的未來發展有關。此外,USR的落實往往跨專業領域與多種職能,未來也將結合各系所與地方資源。第三,社區服務、地方創生,都需要與民眾溝通,如何讓學生進一步去同理、溝通、走出原本的世界,都是大學的責任。

這也是各大學在推動USR時,可以互相分享、協助的地方。

東海大學校長張國恩。張智傑攝圖/東海大學校長張國恩。張智傑攝

屏科大手握一個USR首獎、一個楷模,校長戴昌賢分享,做USR對學校、尤其科技大學本身非常好,因為當前各行各業都強調「跨領域人才」,但跨領域對科技大學其實挑戰不小。因為技職教育過往強調的是「工匠精神」「職人精神」,強調把本門專業最到最透徹。這也讓學校在推動不同系所跨域教育,很容易遭遇阻力。

但USR推動時,就必須整合多種專長。

例如屏科大長年推動屏東農民將檳榔轉種可可樹,保育水土、也創造更高的農產附加價值。但要農民轉種可可,除了要教農民怎麼栽種、馴化可可樹,成為台灣也能栽培的作物,還要教農民如何將採收之後的可可豆,進行發酵做成巧克力。同時還要教農民如何建立品牌,讓屏東可可也能成為台灣消費者的指名選擇;而農廢的可可殼,又可以如何做成益生菌或飼料等農廢加工品。

這些都需要不同專長的老師共同合作。當老師們經由USR計畫組成團隊,從研究開始,帶領學生,再推到教學,就串連出跨領域的學習與人才。可以說,USR不只是學校服務社區,其中的效益對學校、社會都有更大的好處。

屏科大校長戴昌賢。張智傑攝圖/屏科大校長戴昌賢。張智傑攝

USR內容包山包海,掌握三大檢視原則邁向成功

蘇慧貞說,從2017年的共識營中,學校主管們一面看見歷史的責任,也前瞻世界的需求,定調了成功大學的社會責任。

從真正實踐兩件事:一是「創新的科技與產品,必須能夠實踐」;二是「產生新的文化思惟,必須能夠落地生根」,然後把這樣的價值原則傳達給每一個院系所,讓各系所自行盤點自己能夠做的面向。

延伸閱讀

成大撒下USR種子 讓台灣高教遍地開花

盤點時,則有三大檢視原則:知識必須創新、方法必須可行,以及能夠造成長遠的影響。

因為,每一個進入社區的方案,都要能夠負起責任,學校、老師、同學都必須自己檢視,對於想做的每一件事,不能只是到地方去實驗看看,實驗的盡頭,必須要負責任地讓大家更好,而不只是完成自己的夢想、對自己的熱情付出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張國恩表示,大學社會責任有一個共同名詞稱為「共好」,也就是大家一起營造一個共同努力的目標,在這個過程中,所有人建立起對議題的共識,才能形成共好。

例如東海大學的「東大溪整治」行動,東大溪上游分別是東海夜市和東海工業區,沒有人會願意承認汙染源就是自己,那怎麼讓所有人願意放下批評與歧見展開合作呢?就必須找出大家都能夠負責的部分,創造「這件事是我可以提供幫助」的共識,而不是淪為「找戰犯」「踢皮球」,才有機會達成共好的目標,也才能再進入共同協做的落實階段。

延伸閱讀

無償供地勤整治 東海讓臭溪回歸清流

過程中,也要盤點每個人的資源和責任範圍,中央和市府能夠做什麼、東海大學能夠做什麼、富邦人壽能夠做什麼。

最後東海提供0.3公頃土地無償供使用,由市府施做相關淨水防汙設施。並透過在校內設立東大溪生態館,將整個整治經驗變成課程與展示,傳承下去,發揮大學應有的教育責任,也成為公私合作的典範。

戴昌賢分享,農牧業生產過程中,其實會產生許多溫室氣體,要改善,就必須添購設備或其他補充品、益生菌等,但這些都要花錢,沒有農民願意去做。

校方參考了歐洲在20年前也遭遇的類似狀況,農牧生產過程汙染了萊茵河,最後立法規定畜牧業者必須強制使用益生菌、減少畜牧排廢。當變成強制性的規範,牧場被迫採購益生菌,隨著需求變大,益生菌售價也降低,最後不僅改善了環境,還創造了新產業,也不會對農牧生產成本帶來太大負擔。

延伸閱讀

屏科大深耕SDGs 以同理心打造永續性

所以,USR的最終目標,不只是局部改善地方,更要是透過喚醒民眾,形成政府壓力,最後訂定法規,讓每個人都去實踐,才能帶進「最終的好」。

再例如屏科大暱稱「黑熊媽媽」的黃美秀老師,有感於一個人再怎麼做也只能拯救少數黑熊,於是把研究轉為與民眾溝通,拍電影、做演講、推故事書,最後真的推動政府立法禁用補獸夾,拯救所有台灣黑熊。

所以大學USR,最終願景,應該要透過教育去影響社會、改變大眾,改變政府法案,才能真正改變這個社會。

最後,楊瑪利總結,雖說教育部從2018年才開始推動USR,但綜觀此次得獎方案,很多都在USR這個名詞出現前就開始推動,也相信就算有天教育部的USR專案計畫補助停止,各大學也不會停手,將繼續透過產學研連結,關懷台灣的社區、地方與環境。除了師生要更好,社會也會更好。

USR大學社會責任獎東海大學屏東縣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