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貝佐斯和好萊塢巨星都投了「不殺生的鮭魚刺身」,Wildtype能解決海洋危機?

電影《鋼鐵人》主角也是Wildtpye股東
文 / 邱莉燕    
2022-04-11
瀏覽數 30,850+
貝佐斯和好萊塢巨星都投了「不殺生的鮭魚刺身」,Wildtype能解決海洋危機?
美國細胞海鮮公司Wildtype成功研發出「細胞海鮮」,並獲得細胞海鮮領域史上最大的一筆融資、1 億美元。圖片截自/Wildtpye公司網站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延伸收聽/遠見on air每週二、四、五、日準時更新,陪你輕鬆聊財經、產業、國際大小事。

美國新創Wildtype從實驗室培養出一片片的鮭魚肉,不是養殖,也不必殺生,創新科技贏得貝佐斯和好萊塢巨星李奧納多等的1 億美元資金,試圖解決海洋過度捕撈的生態危機。

從來沒有一種魚像鮭魚一樣受歡迎,鮮嫩的肉質征服了眾口難調的味蕾,煙燻、水煮、煎烤,乃至於刺身界炙手可熱的超級網紅,料理手法多元而「游」上了全世界人的餐桌。《CNN》指出,按價值計算,鮭魚已成為世界上銷售量最大的單一魚類商品。

但野生鮭魚正處於過度捕撈的狀態中,從 1983 年至 2016 年,野生北大西洋鮭魚的數量減少了一半。而未來10年,全球海鮮需求量還將增長近30%。

解決鮭魚供給問題和海洋危機,美國一家新創公司成功研發出「細胞海鮮」,在實驗室中,把鮭魚細胞培養成鮭魚肉。新穎的食品科技,還獲得細胞海鮮領域史上最大的一筆融資、1 億美元(約台幣29億元)。

貝佐斯、李奧納多和「鋼鐵人」皆是股東 

根據美國媒體《TechCrunch》的報導,美國細胞海鮮公司Wildtype於2022年2月22日完成B輪融資,1億美元的資金方來頭不小,由LVMH 集團旗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 L Catterton 領投,美國食品業巨頭嘉吉(Cargill)、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的家族辦公室 Bezos Expeditions、新加坡淡馬錫等亦參投。

令人想不到的是,美國好萊塢知名演員李奧納多.迪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和「鋼鐵人」小勞伯道尼(Robert Downey Jr.)創立的可持續創投基金 FootPrint Coalition,也入股Wildtype,成為這家成立甫7年新創公司的股東。

延伸閱讀

植物肉Beyond Meat強勢攻台 擬真肉汁挑戰葷食味蕾

Wildtype所培養的鮭魚肉,標榜是「壽司級鮭魚」,而且不從農場飼養、不自野外捕獲,因為它是從鮭魚的細胞人工培育而得。Wildtype執行長科爾貝克(Justin Kolbeck)表示,這種人造海鮮不含寄生蟲、塑膠微粒、汞、抗生素和其他汙染物,外觀和口感與真的鮭魚一模一樣,同時不需要殺生。

Wildtype所培養的鮭魚肉外觀和口感與真的鮭魚一模一樣。圖片來源/Wildtpye公司網站圖/Wildtype所培養的鮭魚肉外觀和口感與真的鮭魚一模一樣。圖片來源/Wildtpye公司網站

究竟這種人造鮭魚是如何從實驗室中培養出來的呢?其實就是將活細胞從北太平洋沿岸發現的鮭魚中分離出來,再將細胞樣本放在「支架」上,該支架是由植物衍生成分製成的結構,再借助支架引導細胞塑造每一塊鮭魚的形狀,平均需時4~6週。

2021年,Wildtype已在舊金山開設了首家試點生產工廠。新一輪融資的用途,便是將細胞培養的人造海鮮推向美國市場並擴大產能。目前已與美國1230家壽司店和65家餐廳達成分銷協議,廣開銷售管道。

細胞海鮮欲取代傳統海鮮

姑且不論,人造鮭魚吃在嘴里,是否同樣能讓人感到鲑鱼為了產卵逆流之上的鬥志,但細胞培養的人造海鮮確實成為創投公司的新歡。

除了Wildtype的1億美元,總融資額排名第二、8480萬美元的BlueNalu也來自美國,另一家矽谷新創Finless Foods則在 3 月份籌集了 3400 萬美元,後兩家公司都計劃生產細胞培養的藍鰭金槍魚,這種魚在過去十年中數量開始增加之前一直被列為瀕危魚類。

還有來自新加坡的Shiok Meats,2020年推出了第一批養殖蝦肉和龍蝦後,隔年8月又推出了基於細胞培養的螃蟹肉。香港的Avant Meats,目標則瞄準人造花膠等,2020年獲得310萬美元支持研發工作。

細胞海鮮行業的革命性意義在於,徹底扭轉了海鮮食品的生產體系,進一步阻止海洋資源枯竭。

自1950年以來,人類已經從海洋中捕獲了60億噸魚類和無脊椎動物。根據聯合國的研究,全球近 90% 的海洋魚類種群已經枯竭、過度捕撈或完全開發。以目前的消耗速度繼續下去,到2048年,全球漁業將崩潰。而幾近滅種的捕魚方式,也會危及整個海洋生態系統。

延伸閱讀

獨家〉鴻海九人小組姜志雄:5年打造中國和沙烏地搶著要的遠距照護,鑿出數據金礦

但在讚美細胞海鮮的同時,也不能忽視其中的缺點。

首先,目前的人造海鮮技術尚未達到可以製造複雜產品的地步,比如整條鮭魚,這也是Wildtype選擇製造「壽司級鮭魚」的原因——它們的科學家不做細胞培養的鮭魚頭或魚鰭。

細胞海鮮考驗政府監管能力 

其次, 新技術的湧現,也在考驗著各國政府在食品監管方面的能力。

新加坡的Eat Just宣布獲得新加坡食品局SFA的批准,允許將其生產的「細胞雞肉」用於製作雞塊的原材料,並在新加坡銷售,這被視為是「細胞肉歷史上的新里程碑」,新加坡也成為了全球第一個批准銷售細胞肉的國家。

美國農業部USDA和FDA兩大部門迄今已形成的監管框架,包含家畜、家禽和鯰魚,沒有提到其他魚類,這為細胞海鮮領域的相關公司帶來了一些困擾。歐盟則是在對待一種新型食品時,方法是將其與現有的已被檢測的無害產品進行比對,並採用現成的安全管理條例。

台灣在不久之前還苦於全球鮭魚大缺貨,假使細胞海鮮能賣到台灣,可能也得先過食品監管機構這一關。即便突破這關鍵一步,或許也還會有人傻傻地提出一個倫理問題——這種魚可以算是素食嗎?

你可能也喜歡
地球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