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馬來西亞最成功的地方創生,可以入住的皇宮Terrapuri古蹟再生

從古蹟再生到永續旅遊,形成產業生態鏈
文 / 卓衍豪@大馬    
2022-04-10
瀏覽數 29,250+
馬來西亞最成功的地方創生,可以入住的皇宮Terrapuri古蹟再生
Alex將不同的產業鏈結成一張共好的生鏈系統。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亞洲地方創生】李雲平可能是馬來西亞最早的地方創生工作者,他在三十幾年前開始投入旅遊業,看著家鄉風景因「發展」旅遊業而發生不可逆轉的改變;與此同時,因為疼惜許多閒置的百年木屋在歲月的沖刷中凋零,於是開始跟當地人收購並保護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產。三十年過去,這些承載歷史光輝、文化融合的前人匠心之作,匯集在本那麗被組裝成一座獨一無二的古蹟村落――Terrapuri,並透過這個通往認識東海岸精華的入口,創造當地的就業機會,串聯週邊的許多產業,形成一個龐大的產業生態鏈。

在馬來西亞,地處登嘉樓(Terengganu)北部的本那麗(Penarik)擁有東海岸無敵的景觀,幾公里長的沖積平原上是綿延的沙灘。椰林大道,加上岸邊馬來鄉村隨處可見的馬來高腳屋、色彩斑斕的漁船、放養的家畜,彌漫著無憂無慮、無拘無束的氛圍,是馬來西亞的標誌性風景。

當中最雋永的,當屬Terrapuri(音譯「特拉卜里」,意為宮殿之地)古蹟村落。

Terrapuri是一個「古蹟再生計畫」,29棟挺拔的百年高腳木屋矗立在壯麗的海岸線上,另一邊則是擁有10種生態系統、東海岸最壯觀的士兆濕地。這裡是保育動物綠蠵龜、泥彩龜等的家鄉,也是孕育飛璇陀螺、土生華人文化、草編等的苗床。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多元的文化交融性,在這裡開展出絢爛的花火。

Terrapuri古蹟村落。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圖/Terrapuri古蹟村落。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

可以入住的皇宮

29棟百年高腳屋當中,有不少是舊時登嘉樓皇宮的一部分,最古老的有250年歷史。

受到殖民時代的西方影響,當年的皇室把木造皇宮建築解體後賜給在外的皇親國戚,而改用歐式皇宮的設計。由於受到公元2世紀建國的狼牙修王國影響、採用了榫卯結構興建,是可拆解、再組裝的木建築,後來散落在登嘉樓和吉蘭丹兩個州屬各地。

這種為了避免遭遇洪水侵襲,並且讓野象可以由下方經過而不損及屋身的高挑設計,在現今的馬來西亞極為罕見。

29棟宏偉的高腳木屋組成仿如巨型的樂高玩具城,讓人眼前一亮的,還包括它的外觀和設計細節融合各種文化於一身。

譬如單數的階梯踏板數目(一般為三、五、七),象徵印度教相信神明的數量是單數的;屋瓦如印度神話中的海獸「摩羯」的鱗片;樑柱上有避邪、風水布局作用的白、黃、黑三色布Bunga Halang。

還有,以傳統馬來社會用女主人雙臂作為測量單位的風水尺Depa繪製的設計藍圖;巫師祈福用以保佑屋主一家、藏於主要木樁內的聖油瓶……,每一個都是在今時今日的馬來西亞穆斯林世界再難見到的風景。

延伸閱讀

地方創生像三合一咖啡?大馬陶都「捏」出跨業生態鏈

這一切,如果沒有李雲平(Alex)憑著熱愛家鄉、傳承在地文化的使命感驅使,就無法拼湊出Terrapuri這個偉大的「古蹟再生計畫」。

如今,29棟古蹟木屋組成的Terrapuri既是一個度假村,也是一個可以入住的皇宮。就算不是住客,遊客也可以預約參加導覽行程,穿越時空,與璀璨的歷史、傳世的美學相遇。

認識地方的入口

認識Alex時,他說過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高中畢業後,因籌措大學學費,他將祖傳的店屋改造成簡單的青年旅館。

為了迎合當年歐美旅客的飲食需求,在沒有谷歌(Google)的年代,憑想像做出來的英式炸魚排,因為用了馬來西亞道地的「色拉魚」(selar)做成的煎魚來搭配而鬧出笑話,卻誤打誤撞,讓外國旅客從此認識一種生活在東海岸的魚種,也開啟他以本土DNA出發,串聯國際的旅程。

Terrapuri採用了當地傳統草編製品設計而成的燈罩等擺設品,週邊的導覽行程也能安排參觀草編製品的職人工坊,並讓遊客學習草編文化。各種客製化的行程還能讓遊客親臨養魚場、江魚仔(即台灣的小魚乾)工廠、椰糖工坊、草蓆工坊、炭窰、造船廠等現場,以及相關材料、食材的原產地。

這張串聯起在地傳統產業上、下游以及旅遊業的生態網絡,讓Terrapuri成了認識當地的入口。

度假屋附設的餐廳大多採用當地食材,其中包括緊鄰的士兆河盛產的各種河蚌,早上的士兆河淺灘處,則是遊客可以跟著導遊去挖河蚌的體驗場域。提早預定,住客還能在度假屋內品嚐受到古代狼牙修王國影響的登嘉樓傳統皇式料理,收獲一次難能可貴的體驗。

延伸閱讀

【鏡觀台灣】鹿港穿越時光迴廊,一間老屋,一段舊夢,市井美學再詮釋

增加工作機會,傳承匠人工藝


被訓練成生態導遊的當年青年。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圖/被訓練成生態導遊的當年青年。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如果透過Terrapuri的空間營造和各種體驗設計,是Alex將時間軸上的歷史精華安插在各種細節裡,讓人體驗一次縱向的、穿越時空的旅程,那麼,在遼闊的地域上、橫向串聯本那麗以及登嘉樓北部的各個傳統產業,則是直接為當地職人帶來額外收入的共好設計。

Terrapuri聘用的員工都是鄰近馬來鄉村的居民,長期修護的工程堅持採用純手工,養活了老匠人,更讓傳統工藝得以保存;

如鱗片般的屋瓦,是一種被稱為Atap Singhora的傳統陶瓦,長期需要修護、替換,也養活了馬來西亞最後一家傳統陶瓦工坊;

遊船河行程使用的船隻,皆由當地漁船改造而成,船夫則是退役的漁夫;Alex也培訓當地的年輕人成為生態導遊,讓他們成為自己家鄉的代言人。

在Alex的努力下,士兆濕地的部分面積更成功被納入登嘉樓的州級公園,並透過馬來西亞國油公司的CSR支持,公園保護區內的步道等公共設施,也提供了當地不少工作機會。

「飛璇陀螺」傳承

Terrapuri是欣賞幾乎失傳的「飛璇陀螺」表演、體驗「飛璇陀螺」遊戲的重要場域。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圖/Terrapuri是欣賞幾乎失傳的「飛璇陀螺」表演、體驗「飛璇陀螺」遊戲的重要場域。圖片來源/卓衍豪@大馬

Alex保留傳統文化不遺餘力,其中不乏國寶級的皮影戲、瑪蓉舞(Mak Yong)等,藝術匠師偶爾會被安排到Terrapuri表演,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登嘉樓(以下簡稱登)和吉蘭丹(以下簡稱吉)之間的「飛璇陀螺」(Flying Gasing)比賽,那是一個令人激賞的傳統遊戲傳承工程。

選手用雙手將重達4.5至5公斤的「飛璇陀螺」利用橡皮繩索捆綁後拋甩出去,待陀螺落在平台後再用力抽拉繩索,讓陀螺騰空飛起;此時,同隊的「捕手」會利用短棒接住高速旋轉的陀螺,再將陀螺移往竹樁上定點旋轉。

每月一次的比賽時間需花費約8小時,以進行5回合的比賽,每回合兩州各派出10個代表(其中1人為「捕手」),以登、吉、登、吉……(或吉、登、吉、登……)的方式輪番上陣(上一回合的輸方先拋),扣除「漏接」的陀螺,被接住的陀螺在竹樁上可以轉動約2小時,成績以最終掉落的一方隸屬於哪一隊為勝方。

比賽屬友誼賽,雖然是一天5回合的比賽,但並沒有所謂5盤3勝的賽制,也沒有任何奬勵。

有趣的是,每一回合的對壘,陀螺旋轉在即,除了評判,也是兩隊巫師代表登場的時候。巫師會唸咒語,以便讓己方的陀螺多轉上一段時間,或者讓對方的陀螺早些掉落。

我在現場甚至看見巫師助理,透過電話跟遠方的巫師傳達現場情況,以便讓巫師能隔空施法。兩隊巫師「鬥法」,同一賽場內同時進行實體和「虛擬」的競賽,「線上線下」互補,妙趣橫生。

延伸閱讀

特斯拉開進「極限村落」左鎮,載照護員到府服務

即便在科技發達的今日,這些民間信仰對於旅客而言仍然充滿吸引力。如今,除了每月一次的「飛璇陀螺州際賽」,Terrapuri也是欣賞飛璇陀螺表演、體驗飛璇陀螺遊戲的重要場域。

  • 東海岸許多偏鄉的孩子因為輟學率相對高,不少有飆車等惡習,加上網路時代的衝擊,幾乎再也沒有年輕人願意投入,飛璇陀螺這個難學難精的傳統庶民遊戲,在Alex介入推廣之前幾近消亡。藉由申請經費,資助那些願意學習的孩子,之後又帶領外國旅客去參觀這個每月一次、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陀螺州際賽,讓瀕臨消亡的傳統遊戲重回世人視野,化地方DNA成為地方的驕傲。
  • 愈在地就愈國際,Alex由Terrapuri開始展開的永續旅遊風景,不僅在馬來西亞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也成功吸引不少國外的關係人口,成為馬來西亞最成功的地方創生地域品牌之一。
你可能也喜歡
馬來西亞地方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