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奇奇。奇緣

文 / 姚仁祿    
2022-03-29
瀏覽數 10,800+
奇奇。奇緣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節錄 老子道德經 第二十三章》

看著她呼吸,一分鐘40~50次,平常的三倍,很難站起來了,很辛苦。

第一次見到她,約莫四五個月大,一個冬日,十多年前了,在辦公室,友人抱著她進來。

「Uncle,她被綁在伊通公園門口,脖子上掛著『我被棄養』,我抱她回去,結果家裡的狗,都不歡迎,您可以養她嗎?」

心口不一,開始這段緣份

我愛狗,想答應,卻有點遲疑,因為,家裡曾有九條,最後一隻往生,助念,火化,也有十年了;想到朝夕相處,終會離去,所以,猶豫。可是,我心雖猶豫,口卻回答:「好啊。」

如此的心口不一,只能說是「有緣」,哪輩子結的緣,實在不知道,只能說很奇特的緣。

她是米格魯與狼犬的混種中型狗,淨兒與我,為她取名KiKi。

第一次被她咬,是假日,我與KiKi同在地上午睡,睡夢中,大概是碰了她,幾聲犬吠,手臂幾下連續劇痛,驚醒,看見KiKi眼神驚嚇的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向後退縮,我手上十幾個洞,有深有淺,完全不知道為什麼,KiKi要咬我。

後來明白,她很膽小,疑心病重,夜裡風大,也不安,因此,當有事讓她懼怕,又剛巧有人碰她,她的反應,就是咬人。

當然,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也就有第二人、第三人,淨兒當然也被咬過,因此,我們很少請客人到家裡來。慶幸的,有位從小每週幫KiKi洗澡的嘉雯姊姊,她不咬,抱她進籠子、修剪指甲、擦藥等這些平常她不肯讓旁人做的事,在她面前,乖巧的很,想不通,只能說是前世好緣。

KiKi每次咬人,總會在下一秒清醒,趴下,向後退,眼神驚嚇,似有懺悔之意;多年來,在我的雙手累積了20餘個洞之後,我們漸漸懂了,KiKi 睡覺時,走過她身邊,雙手舉高,以免她驚醒,就咬。

雖然如此,她還是乖巧的,來身邊,要我們摸頭、疼愛,我們回家,在門內等著、跳著,可愛的搖著尾巴。

我們還曾請電視上著名的老師,來家裡,教我們怎麼與她互動,結果,老師差點被咬。2015年她7~8歲時,我們送她去訓練班培訓了幾個月,每兩星期去看她一次,每次告別,聽她哀怨喊叫,淨兒與我,也只能狠心離去,等待下次再會。那年的12月19日,我曾在雜誌專欄《家犬記》上寫道:

快三個月了,每兩個星期,我們總會去看一次KiKi。那天,我們又去了,與淨兒離開KiKi受訓的營區,淨兒與我都很捨不得,因為,這次,KiKi頻頻回首,想與我們在一起,或是說,想與我們一起回家。

雖回首,腳步,卻沒有掙扎,聽話的隨著教練走路的方向,與我們愈走愈遠。「KiKi是不是很想跟我們回家?」淨兒紅著眼,明知故問;我心裡明白,她只是想從我嘴裡聽到:「沒事的,過一下,就好了。」

所以,我就這麼說了。那,我心裡,到底怎麼想呢?

我當然捨不得,但是,習慣性的,我讓自己面對「覺有情」這三個很難修煉的字。

我這麼做,絕非,要斷絕心中升起的情感,變成無情之人的意思⋯

既然,我們來到地球,無論生而為人,或為犬為貓,總是「有情眾生」,關鍵就是「有情」二字。

無論生而為人,或為犬為貓,都是「有情眾生」,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圖/無論生而為人,或為犬為貓,都是「有情眾生」,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情,這個字,可能是愛,也可能是恨;有人含恨而來,仇人相見,絕不對盤;有人銜愛而來,相見恨晚,離別更難。

淨兒說,我照顧人的能力,沒照顧狗來得好,仔細想,也算實話,因為我總覺得,生而為人,總有責任自理人生,然而,狗兒活在現代社會,被迫圈養,失去許多自由,日子並不好過。

有人說,修行要做到無感無欲,我難苟同,因為,這不就跟石頭沒有兩樣?

美的旋律,在耳邊響起,我懂得心動,那是善緣引來的福……美的詩句,在眼前出現,我懂得心悸,也是福……美的想像,在心中展開,我懂得心隨,更是福……

眼耳鼻舌身意,與「有緣」接觸,情字,總是,會被心喚醒。

所以,KiKi就在眼前,頻頻回首,我怎能捨得?

既然捨不得,我怎可能淡然度過,那分離的片刻?

看著KiKi,不捨我們離去而頻頻回首;我的心,不只體會得到,牠與我們夫妻間的「深厚緣份」與「深情牽掛」。

許多人問,怎麼還要養?

我們總會想,不然,還能如何?除了我們繼續,讓她享有來自善良對待的幸福生活,否則,任何決策,都是判她死刑,不是嗎?

所有的緣,都將生生世世

就這樣,隨著我們懂得與KiKi相處,日子就在「出門,她相送,回家,她歡迎」之中,幸福的過著,只是,長期以來,淨兒與我,一直有個隱憂「誰都不能碰她,如果KiKi病了,怎麼辦?」

如今,KiKi十來歲了,病了,不輕,只好在食物加鎮定劑,半昏,打麻藥上機器檢查,原來大範圍的肺葉壞了,我們知道,KiKi與我們相處的日子,不會多了。

病重的KiKi,頑固、多疑依舊,腿力漸失,幫她扶她,她回頭想咬你,食慾減退,藥物無法灌食,只能在每日變化的食物中,僥倖地餵藥,晚上睡著,在她房裡製氧,幫忙呼吸。

看著她,漸孱弱,漸消瘦,我們不知,餘日幾許,只能日日祈禱,KiKi有病,卻能有無痛而去之福。

我想,KiKi知道,那年冬天伊通公園的「我被棄養」並沒有發生,那是我們今生奇緣的開始。

謝謝KiKi,希望妳知道,我們的相處,不是來日不多,而是來日方長,所有的緣,都是生生世世。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寵物照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