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讀者投書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3-08-01
瀏覽數 11,050+
讀者投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人的醫療「常識」

看過這一期(7月)的《遠見》與醫療有關的報導後,我的一些同事都感到很鬱卒,想不通為什麼國人對醫療的觀念和我們的認知差距這麼大。

賴其萬教授拿了一篇他最近寫的文章給我看,他引述美國癲癇學界泰斗潘利醫師的演講辭說,優秀的醫師除了要具備專業的知識與技術外,還需要有common sense(常識),而「常識」就是一般人都認同的事,根據這個共同的認知,才能和一般人溝通,瞭解病人與家屬的想法。說到「常識」才讓我頓悟,原來我們和國內的醫療文化格格不入,是因為我們的common sense不一樣。

經營大師彼得杜拉克在《非營利事業的經營》一書中說,醫療、教育與宗教工作並不是生意(businesses),它不是在賣產品或是在賣服務(如金融、餐旅業等),而是要改變生命。然而,在國人的「常識」中,卻把醫療工作當作服務業(以消保法為證),把病人當顧客。我們的「經營之神」也把醫院當工廠管理,以產能與利潤看績效,經常標榜服務量及營收。醫師服務量多,薪水就高,而不是看醫師照顧病人的結果好不好,導致國內病人誤以為錢多的醫師就是名醫、賺錢的醫院就是好醫院。當國人的醫療「常識」是這樣,難怪醫界沒有改善品質的壓力。

衛生署醫療品質委員會 黃達夫

問卷應避免取樣誤差

對於貴雜誌「長庚醫院No.1」的報導,筆者身為基層醫療從業人員,有不同的看法,希望能與作者溝通:

1、曾經歷台灣醫療糾紛陰影的醫師們是不會有興趣去積極推動「醫療資訊透明化」的,道理很簡單,一個臨床醫師在衡量「自保」與「出名」之間,一定會去改變資訊的原貌,也就是當醫師自己都不太能承認自己犯錯時,怎有可能把錯誤批露在外來展現「道德勇氣」?

2、結論「台灣民眾求就醫方便甚於看病仔細」失之武斷,以筆者曾經看腫瘤科門診病人的經驗就不是如此,作者應該要講清楚取樣的對象是否有多重器官病變或衰竭的現象。

3、做這類問卷應該要有配套題目瞭解民眾對於疾病insight(知覺性)與疾病因應量表。說真的,對於沒有insight又愛逛醫院找大牌的人,有經驗的醫師很難不做「防衛醫療」的準備工作。

我覺得貴雜誌的這份問卷裡的「看病仔細」內涵講得太籠統,而「就醫方便」範圍講得很模糊,以不同疾病嚴重程度的人來分析,結論必然不同。筆者非精神科醫師,但因最近在研究「SARS流行期間慢性腎衰竭病人的醫囑順從性問題」,才會對取樣誤差有深切認識,希望貴雜誌能更深入交叉分析疾病嚴重度的因素,這樣才能讓專業人員信服問卷的可靠性。

常樂學居士

幸福公式背後斑斑血淚

統一集團到大陸的投資照顧到誰?一家7-Eleven犧牲多少微形商店?我們需要為三千家連鎖店所殲滅的弱勢者,付出多少救助成本? 7-Eleven 幸福的背後留下長長一條台灣底層社會的血跡,別人看不見,我認了。

貴社促銷彼得杜拉克,他的《下一個社會》中提到,日本政府有計畫的壓制大型企業的連鎖,換來社會基層的生存,台灣有此魄力,我不敢妄想!

期許《遠見》以後做個深切的思考者,在社會人和經濟人中取得一些平衡。

陳淑蘭

以工代賑的結果

《遠見》上期「中央、地方集體浪費資源」一文中,立委李桐豪點出總統大選年當前,執政黨拚命提出利多支票,讓國家負債急遽增加,卻不見效率,形同浪費,確實令人非常擔憂。

文中李立委並以最近「公共服務擴大就業計畫」為例,政府花了新台幣200億,給失業民眾最多一年的就業機會,其實只是「以工代賑」。但因為缺乏良好規劃,政府各單位硬著頭皮擠出一些工作項目,以容納失業民眾,不僅不能給他們學習新的工作技術的機會,更由於這些失業民眾素質良莠不齊,部分不適應的人員反而造成公務單位的困擾。

正如同掌理家庭經濟大權的家長,面對減薪(如同國家之稅收減少)窘境,不知撙節開支,量入為出,反而毫無整體規劃地,胡亂答應給大兒子買汽車,給二女兒換電腦,再幫小兒子換手機是一樣的情形,最後只好將資源耗盡,全家外表風光,骨子裡卻舉債度日。如果政黨輪替,換來的是「敗家子弟」,那身為老實好欺負納稅人的筆者,認為這樣的代價未免太不值得。

高雄 立源

等待有遠見的政治家

「誰來終結金權政治」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但也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劉泰英的政經勢力看起來似乎是被剷除掉了(不過似乎仍保留某種程度的影響力),但是新的金權政治似乎又靜悄悄地爬上來了。

有了政權再加上金錢勢力,政經勢力就可以變得很穩固,因此許多政治人物及政黨在嚐過這樣的甜頭後,很少人可以放下來。到即使台灣歷經了政黨輪替,而且民進黨過去一直高喊終結金權政治,到頭來還是無法根除金權政治,充其量只是不讓金權政治再擴大而已。

任何政黨及政治人物都想要一直執政下去,因此拿不出魄力來革除金權政治,否則如果徹底斬斷了所有的金權政治,得罪光了所有的人,下屆大概也不用再選了。看來除非台灣出現一位清明且有遠見的政治家,完全沒有包袱而能夠大刀闊斧的改革,否則金權政治將會永遠延續下去。

台北市 林艾明

本文出自 2003 / 08 月號

第20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