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人才轉型〉黑手師父聯手科學家徒弟,永豐餘力拚「以醣代塑」

雜誌原標為〈黑手師父聯手科學家徒弟 永豐餘力拚「以醣代塑」〉
文 / 王昱翔    攝影 / 陳之俊
2021-12-28
瀏覽數 16,400+
人才轉型〉黑手師父聯手科學家徒弟,永豐餘力拚「以醣代塑」
新川創新董事長黃雅惠(右)2005年加入永豐餘,攜手科學家、產線黑手們,開發出多款非塑產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數十年來,台灣造紙業面臨劇變淘汰賽,逼得永豐餘必須大破大立、創新求存,走上發展「醣經濟」之路。究竟,一群工廠老兵和一組年輕科學家,如何攜手革新百年集團工藝?

乘車進入中華紙漿花蓮廠時,只見裡頭老樹林立、牆上爬滿50年風吹日曬的刻痕。這個台灣最後一座紙漿廠,乘載著台灣森林造紙業的興衰和轉型。

「現在的紙漿廠,要是沒有自己的發電廠、處理廠、環保鍋爐,早就關掉了,」華紙董事長黃鯤雄感慨說,過去數年,紙漿廠一間間倒閉收攤,凡是缺乏創新又不符合環保的廠,根本不可能生存。

碩果僅存的華紙花蓮廠,外表雖看來陳舊,但內部早已徹底改頭換面。好比過去工廠靠重油發電,煙囪總飄出臭氣,如今已能將臭氣、廢料全收進「汽電共生」自產近四成用電;產品也從傳統紙漿,轉至可替代石化的特殊漿料。

事實上,不只是華紙花蓮廠,綜觀永豐餘旗下工紙、家用紙、文化用紙等各事業體,也都悄悄以「醣」為核心,醞釀出一場取代石化的創新革命。

革命的幕後推手,是一群工廠黑手老兵和年輕科學家的連袂出擊,再加上永豐餘那股鄉下孩子不服輸的精神。

成立97年的永豐餘集團,最初從農業起家,如今旗下坐擁近百家公司,堪稱是跨產業大集團,但,黃鯤雄笑稱,永豐餘仍是個「鄉下孩子」。

救亡圖存,千人產線黑手找解方

相較科技廠群聚園區、分工細膩、事事有人打理;身為造紙業的永豐餘,工廠只能各自分居偏遠地帶,也無物資奧援,甚至連產業上中下游都得自己包辦。

「城裡孩子想吃蛋糕就上街買;鄉下孩子想吃蛋糕得自己做、什麼事都自己來,」黃鯤雄說,自己發電、淨水、處理垃圾,都是永豐餘的日常。

也因此,永豐餘各個工廠自然養出一批善於解決問題、自力更生、共約3200人的「黑手工程師」部隊。「外面說你汙染,是不會打扮的鄉下孩子,你反而會更努力證明自己活下去,」黃鯤雄說。

1968年成立的華紙台東廠,就是個不被喜愛,險些被董事會放棄的孩子。

早年,台東廠仰賴廢棄甘蔗渣造紙,但,隨著甘蔗產業外移至菲律賓、森林禁伐,台東廠逐漸失去造紙原料、年年虧損。

當時董事會心一橫,想直接撤掉台東廠。沒想到,當地數百位經濟弱勢員工,竟親自上訪陳情不要關廠,希望能再給機會,以維持生計。

幾經爭取後,台東廠雖免於關廠,但員工也深知,繼續缺料、虧錢不是辦法,於是,開始在當地蒐集廢紙,試圖從中抽出纖維再利用、重新造漿。

儘管面對摻雜垃圾又難處理的廢紙,台東廠工程師沒氣餒,反倒發想,不如先將廢紙倒入大水槽打散,並從中濾出雜質和汙水,以留下纖維來造紙。

而後,再將製程汙水發酵,產生沼氣來發電自用;雜質則經破碎、風選後壓成燃料,送至汽電共生系統發電,成功發展出專屬於台東特色的循環生態鏈。

沒想到,本是為了找生路,由員工自行發展的垃圾造紙,後來竟被歐美大廠看上,指名要買環保的回收紙,意外尋出活路。

黃鯤雄透露,永豐餘的每座紙廠,都曾在各地碰上缺料、能源困境,但一線黑手總能自食其力、找出適合當地的循環解方。如華紙花蓮廠用木質素廢料發電、永豐餘工紙廠則有沼氣發電、汽電共生並進,甚至能賣綠電。

千人黑手部隊,陸續在各地開花結果,產出各式循環鏈,連集團總部都驚豔。然而,永豐餘也深感,若前線缺乏科學奧援,單憑熱忱恐怕難突破技術。

科學家部隊進駐,向大自然學習

於是,2005年,集團開始籌組第二批以年輕科學家為主的研發中心(2019年獨立成公司新川創新),要從科學創新解決問題。

當年負責領軍的現任新川創新董事長黃雅惠,記得受邀來永豐餘時,時任董事長何壽川對她說:「我們要做世上沒人做成的技術:生物製漿。」也就是將廢棄農業秸稈,經生物法分解、再生成紙。一來解決缺料問題,二來也跳脫傳統化學造紙耗能又汙染的沉痾。

然而要靠生物法取代化學,還要找到足夠秸稈料源,談何容易?許多大廠曾經跨入,最終卻都以失敗作收。

黃雅惠心生一計:既然要生物法造紙,不如就師法大自然吧?況且,將秸稈轉成纖維素造紙,概念就如牛吃草後,植物會化為營養和纖維素。

於是,團隊開始著手研究牛肚消化過程,發現其中一種微生物正好有助於製漿,團隊便將其酵素取出改良,再搭配機具磨碎,總算順利取出纖維素。

料源上,永豐餘則到農業密集的中國揚州設廠,以取得足夠秸稈。最終,總算在揚州廠成功量產,也接下歐美大單。

「如果你要取之大自然,就要學大自然,」黃雅惠說,研究中心從「仿生學」找答案,同時招聘跨域人才,將農業生技、化學技術一一導入研發,才能在看似成熟的造紙業中,不斷推陳出新,誕生如高性能標籤紙、生物製漿產品。

時至2015年,集團發覺,旗下從沼氣發電、汽電共生到生物製漿,都有「醣」的共性在其中,應該將散落各處的研發匯流、串聯,才能發揮綜效。

於是,順應全球非塑趨勢,永豐餘決定開展以醣代塑的新革命,並由黃雅惠擔綱科學研發和工廠產線的統籌者。

採師徒制,研發、產線互相尊重學習

「其實,合作就像師徒制,但產線的人絕對是師,」黃雅惠笑說,一反多數企業尊研發、鄙產線的文化,她認為,雙方互相尊重學習,才是創新之道。

以能源來說,便是由產線先拋出沼氣發電、汽電共生等模式,研究中心再優化技術和效率。當時,沼氣發電厭氧菌經過研究中心改良,轉換效率一口氣從70%躍升至90%,經濟效益遂大增。

材料則相反,是由研究中心先開發非塑材料,再送至工廠實作。

不過,黃雅惠坦言,要科學家將500毫升實驗品,瞬間放量至產線上百噸規模,挑戰不是普通的大。一旦失敗,背後代價都是上百萬、千萬元損失,所以,過程中更倚重師徒制的協作與學習。

有一回,研究中心將新材料上產線,才剛啟動備料,鍋爐瞬間便溢出無數泡沫、嚇得科學家們措手不及,深怕不但賠了試驗,連設備都弄壞。

所幸,工廠老兵立即上前查看、緊急協助,並透過管線下抽避開泡沫,協助科學家們取出料源,才一解危機。

「並不是說新的技術、人員、設備就一定好,反而要抓出新舊平衡點,也要懂得尊重資深員工的專業,」黃雅惠說。

不過,考量台灣醣科學人才、研究都還不足,因此,永豐餘更要成立學院,鏈結國內外研究、培育後進,進一步加速集團以醣代塑的創新速度。

黃鯤雄期許,結合永豐餘百年根基和嶄新醣科學,未來可望開發出可固碳、取代石化的醣經濟,從根本消弭石化汙染。

數位專題
綠電契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轉型綠能永豐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