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HBR英文版總編輯殷阿笛:現代執行長要懂得表態,別讓網友猜心

專題演講十〉疫情下的管理新常態
文 / 簡嘉宏    
2021-12-07
瀏覽數 29,850+
HBR英文版總編輯殷阿笛:現代執行長要懂得表態,別讓網友猜心
圖/《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殷阿笛,於2021年遠見高峰會以視訊方式發表演講。池孟諭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21遠見高峰會」特地邀請《哈佛商業評論》(HBR)英文版總編輯殷阿笛(Adi Ignatius)7日發表《疫情下的管理新常態》的主題演說,勾勒管理工作的新樣貌。

《哈佛商業評論》(HBR)英文版總編輯殷阿笛(Adi Ignatius)在主題演說中,討論了資本主義的進化、對新產業的期待、CEO角色的轉變,以及因疫情改變的工作場所等關鍵議題。

另外,因應疫後劇變的國際情勢,他指出企業執行長已無法在社會議題中噤聲;若適度的表達立場,反而是讓員工確認、並認同公司價值的最佳方式。

殷阿笛:執行長責任被窄化為「為股東獲利」

首先,殷阿笛釐清,目前還無法確定何時才可稱為「疫後」、什麼是「新常態」(new normal)?

他從美國逐漸反思資本主義開始談起,尤其是過去50年來,美國所尊崇的「傅利曼式自由放任主義」(a Milton Friedman world)

殷阿笛說,經濟學家傅利曼本人並未如他的信徒那般強調股東獲利。過去50年來,所有公司都相信,唯一的責任就是「股東利益最大化」(to maximize returns to their shareholders),他認為並非如此。

他指出,公司與CEO們確實必須對股東們交代,但提高每季獲利是短期目標,CEO們對股東同樣重要的責任是:公司未來營運的健康(health of the company),不只是股東獲利。

換句話說,CEO們50年來的責任已被窄化為:為股東獲利。

殷阿笛提醒,很明顯的,傅利曼時代已然終結,各公司執行長的角色不再只是討好股東就好,不論執行長是男是女,現在要思考的是,下一步要做什麼?想想公司成立的目的,想想對社會的貢獻,想想對社群、對環境的付出。

他舉例,聯合利華(Unilever)前任執行長波爾曼(Paul Polman)在與溫斯頓(Andrew Winston)合著的書中鼓吹公司「要施比受多」(giving more than they take)。

主要觀點正是「這個世界是否因為你的公司而受益」,說明企業應反思資本主義,尤其是近年歷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之後,執行長對於公司角色的思考必須調整。

執行長角色有兩個顯著改變

接著,殷阿笛討論的便是執行長的角色,他提及兩個顯著改變,第一是公眾角色(the public role),第二是對內角色(the internal role)。 

一、執行長的對外角色

他指出,過去避免在社會、政治議題選邊站的執行長們,現在愈來愈有壓力,因為員工希望在符合自己價值公司服務的期待愈來愈高。

換句話說,愈來愈多的底層聲音希望領導們表達立場,另外,顧客對於公司的價值也愈來愈講究。一個近期的研究顯示,超過七成的受訪者在購物時,會考慮公司訴求的價值是否符合自己預期。

在這兩大趨勢崛起主因,就是社群媒體的崛起。

殷阿笛要大家試想,大部分的執行長可能不想在社會爭議話題上表態,舊思維是你可能取悅了一半的觀眾,卻得罪了另外一半觀眾,但時代不一樣了,社群媒體的崛起(特別是推特)讓執行長們很難保持緘默,推特的網民們自行猜測執行長的沉默。

「與其讓網民猜心,不如執行長們自行表態。」(Better to speak your mind than having the social media mobs interpreted for you.)殷阿笛說。

二、執行長的對內角色

至於執行長的對內角色,殷阿笛分析新時代執行長所要展現的職能包括了:同理心、透明度、以及真誠(empathy, transparency, authenticity)。

殷阿笛曾問微軟執行長納德拉(Satya Nadella)創新的關鍵是什麼?他的答案是「同理心」。

而有能力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體會旁人所看見的世界,就是同理心,更是設計思維的核心。創新其實就是滿足人群或組織的需求,要達到這個目的,需要很深的同理心。

新冠疫情重新定義工作

最後,殷阿笛分享了對工作本質變化的看法,他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讓人們得以重新啟動調整,挑戰了大家原本對工作、協調、創新、調配職業及家庭比例的假定。

10月,《哈佛商業評論》在領英(LinkedIn)上推出了新節目「職場新世界」(New World of Work),殷阿笛每集專訪一位執行長,目前已包括納德拉、百事公司前任執行長盧英德(Indra Nooyi)、以及法國製藥大廠賽諾菲(Sanofi)執行長哈德森(Paul Hudson)。

盧英德敦促公司領導們不要想在疫後的公司治理獲得解答,新冠病毒是目前人類面對最傷神的狀況,需要時間克服,去尋求平衡,去釐清人際關係與遠距工作之間的連結。

賽諾菲藥廠執行長哈德森則是指出,如果員工對於公司價值沒有產生連結,覺得無法奉獻職涯,員工就不待了。

最後,殷阿笛預測,再過一兩年人們就會大肆討論元宇宙,與親朋好友透過分身或全像攝影,進行擴增實境或虛擬的緊密互動,他認為企業領袖愈來愈關切員工與顧客的需要。

科技也在形塑我們工作與協調的方式,人人都是這場進化過程中的一份子,「令人興奮的時代已然來到(It's an exciting period.)。」

延伸閱讀
遠見高峰會企業經營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