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法律人才崛起

2003-04-01
瀏覽數 34,650+
科技法律人才崛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徐小波:

台灣應走向「知識型服務業」

我先說一個有趣的故事,奇異(GE)的一個明星級總裁威爾許(Jack Welch)某次召開經理人大會時,會場上有中文字「危」跟「機」,懂中文的人當然知道這意思是crisis,但是這兩個字,第一是「危」danger,第二是「機」opportunity,中國人兩千年前就知道,有危就有機會。

下面我講的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值得深入思考:法規鬆綁無法落實,行政效率低落。如果你到歐洲旅行,看到街上標示「可以右轉」;如果你到美國去旅行,交通標誌會強調「不能左轉」。回到我們立法的概念,正面表列是說你可以做的,什麼事情都需要政府核准;負面表列是說法律只交代你不能做的,其他事情你都可以做。我們現在要思考,從正面表列慢慢轉到負面表列,讓我們的力量或潛能可以充分發揮。

如何化危機為轉機?我們第一次經濟奇蹟鎖定在製造生產業,如今製造業已經成熟了,不需要政府幫忙鼓勵,跟1960、1970年代不一樣,而且他們還可以比政府部門更深入思考大陸行業,所以政府的角色只要把障礙除去就好。台灣的生產事業將來利基在哪裡?我覺得台灣利基是可以做亞洲資源整合者,從供應鏈來看,我們正好站在很有趣的地位,一方面從國外接到訂單,一方面運用其他地方資源,訂單是一種資源,勞工也是一種資源,我們在當中扮演整合角色。做為整合者,我覺得我們的生產事業,只要政府把障礙除去,就能發展得很好。

正面思考創造利基

另外一塊相當大,就是積極發展高附加價值的「知識型服務業」。我們的服務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67%,好像我們的服務業已經很發達了。但是,如果再把這些資料做仔細分析,可以發現這裡面包括理髮廳、三溫暖、餐廳,我沒有對餐廳不敬,但是如果包括的是單獨餐廳的話,它的附加價值不大;如果是連鎖店經營的話,例如星巴克(Starbucks)、麥當勞或是珍珠奶茶,就不一樣了。

我們現在遇到產業轉型的契機,不能只做製造業。高附加價值的服務業有一個理念,就是填補台商製造業全球布局所產生的「產業真空」及「就業不足」問題,我用引號表示我不見得認同這句話。舉個例子,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戰場上軍人卸甲歸田,軍事工業也資遣很多人,美國一億多人,一下子有兩千多萬年輕人失業,那時美國做了一件好事「GI Bill」,這個法案幫助對國家有貢獻的隊伍軍人回到學校,提升技術,美國在1950年代是全世界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就是這批人投入就業市場。

接下來,我們應該積極建構「充滿活力及創新精神的知識型服務產業」,吸引台商及外資在台灣從事高附加價值的產業活動及資金募集活動。政府應比照過去鼓勵發展製造業的方式,將重點的知識型服務業當作「國家策略重點產業」,鼓勵其發展。然後利用世界貿易組織(WTO)機制將台灣有利基之服務業推展到其他國家。現在我們講世界貿易組織都是負面的思考,沒想到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利基。每件事都有消極的思考,也有積極的思考。再舉個例子,捷運系統每次做完,人才跑到哪裡去?有沒有留下一個公司,把人才凝聚在一起,到國外投標人家的捷運。我最近很感慨,韓國人要來標我們的捷運系統,為什麼我們不能呢?

知識型服務業有幾個重要特性,以專業知識為主要投入要素,並重視創新研發;擁有專利權、著作權等智慧財產權或關鍵技術(know-how)。智慧資產是重要的收入來源,現在的公司應該鎖定10%的收入從授權(license)來,如此一來,公司就會重視研發,因為你要把公司多年的經驗經過整合,提供到市場去,所以授權費、權利金等智財權的收入比例要提高,甚至顧問費、設計費都要提高。還有,服務需要高附加價值,營收毛利要高,設備折舊占成本結構要低。

繼續進一步說明特性,員工的專業知識在服務過程中重要性高;客戶對專業知識的需求度高;重視人才培養與訓練;研發費用比例高;新種服務項目比例高。

製造業也可以是服務業

服務業與製造業關係密切,有愈來愈難以區分的趨勢,所以我們推廣高附加價值的知識型服務業,絕不是說跟製造業一切為二,而是在製造業裡面思考提升服務,我要呼籲製造業也可以提升高附加價值的服務。我問我的好友統一企業總經理林蒼生,「你們統一企業到底是服務業?還是製造業?」他毫不猶豫說,「是服務業。」但這不表示統一沒有生產部門,它有啊!只是生產部門的毛利占的比例在減少。我們把這個想法放到每個企業,做一些深的思考,很多台灣製造業已經在往這個方向走,只是它沒有做那麼多理論化的東西。

還有一個問題,講到高附加價值的知識型服務業,國內政府組織結構事權不一,各政府單位缺乏產業發展部門,無法積極發展及執行產業政策,而且服務業組織管理,散見於財政部、經濟部、交通部、內政部、教育部、農委會等單位。

有一點讓人沮喪的,很多高附加價值的知識型服務業受到高度管制,比如說金融、電信、媒體,如果台灣要勾勒第二次經濟奇蹟的話,必須檢討有必要這麼多管制嗎?講到各國法令也有問題,法令限制的障礙超過產業本身技術的進入門檻,這也是發展知識型服務業的特性。

已開發國家如美國、日本、德國及鄰近國家如新加坡、香港的服務業比重均較我們高,顯示我國仍有發展服務業的潛力;我國過去「重製造業、輕服務業」的產業政策,必須隨著產業轉型及台商全球布局的趨勢,而予以適當修正。

台灣高級知識型服務業(如金融、財務、投資、管理、法律、會計)人才,必須充分供應台商在全球布局所需的專業服務,我們發展高附加價值的知識型服務業有很大的利基,這個利基就是我們已經有市場,不需要再花很多力氣去開發,這個市場就是台商,台商已經布局在各地,會需要很多服務。台灣是否能成為台商或外資全球運籌中心的重要關鍵因素之一,即繫於台灣「金流」「物流」服務業及技術與人才之流動的改造成功與否。

我們的服務業已經占國內生產毛額67%,但是知識型服務業占國內生產毛額僅34%;大陸的服務業占國內生產毛額33.5%,如果用這個標準,知識型服務業可能占10%以下。這代表什麼意義呢?我們競爭廉價勞工,這是三十年前的遊戲,我們要玩新的遊戲。用兩岸合作的觀點,我們好好分工,它做製造業發展,我們做高附加價值服務業。

老農也有附加價值

接下來我們對台灣發展知識型服務業做分析。首先是優勢,我們有深厚的製造業基礎,可帶動服務業的成長及需要;我們已有一定程度的服務業產業根基,我們可以發現麗嬰房連鎖經營做得很好,統一企業說它是服務業,這個基礎也很好,我們還有永和豆漿、珍珠奶茶;我們最大的本錢,人才素質高,可塑性強,以前有外國人看到台灣覺得很訝異,同樣的廠房,一樣的老闆,幾個月前還做雨傘,現在居然做電子零件,這在歐美是不可思議的事。台灣擁有地理、地緣及區域文化、語言上的優勢;拿地圖來看,以台灣為中心,飛到亞洲各國的時間差不多;台商區域性之經營已形成服務業市場。

舉農業科技為例,台灣有多少農業科技在全球有申請專利?如果有的話,可以幫台灣農民賺錢,談到這個問題,勞委會官員說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農業人口失業大概有十萬人,最令人擔心的是老農,因為老農沒有辦法學新的東西。我的看法跟他相反,如果把農業技術授權出去,包括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老農最有價值了,他不需要懂外國語言,只要去巡迴旅行,做接枝,做他一輩子做的事情,他的收入會比以前還高,但是這還沒有人去發掘或包裝起來。

資訊服務業這一塊經濟部、工業局做得不錯;通訊運輸服務業,希望交通部有積極的產業政策,就像我剛才講的捷運系統;研發及技術服務業,新竹這個研發重鎮,是不是在每個學校建立授權中心(licensing center)?學校有沒有鼓勵「交通大學衍生公司(spin-off company)」?我知道在動,但是這力量有沒有更大的發揮。農業技術這塊怎樣包裝起來,不是靠賣產品,把整廠輸出的觀念擺進來,你可以賣一百次、兩百次,像沙漠地方蔬菜很昂貴,這都可以去發展農業技術;金融服務業我們期望財政部能有比較積極的政策,起碼第一步做到讓台商在全球布局的時候,都可以得到台灣的金融服務;營建業有沒有產業政策到全世界去投標或接工程;醫療健康服務業潛力那麼大,目前把醫療業定為公益事業,我覺得公益是可以擺進去,但不要因為這個概念讓健康醫療服務業沒有產業的發展空間;另外還有照顧服務業,人才訓練、人力資源及人力派遣業,專門職業服務業(如法律、會計),媒體服務業,環保服務業,觀光、旅遊及娛樂休閒服務業,產品設計服務業……。我說這是啟發式的,如果我們繼續往這邊思考的話,空間太大了。

基本上我覺得完全開放的社會、經濟,並不需要計畫式的經濟,你只需要把不能做的事講明,其他的就讓他自由發揮;鼓勵並培植企業的知識資本,剛剛講的每個公司10%收入從授權來;健全配套補助措施及法治環境;有效的運用台灣既有資源,放寬政府管制,再由民間決定企業經營模式。(林昱君整理)

本文出自 2003 / 04 月號

第20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