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吳乃仁 讓台糖倒吃甘蔗

文 / 林政忠    
2003-04-01
瀏覽數 22,650+
吳乃仁 讓台糖倒吃甘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累!累!累!」這是吳乃仁就任台糖公司董事長滿一周年後最深的感觸。「台糖的業務實在太龐雜,在台糖一家公司當董事長,好像在管十家公司,」吳乃仁苦笑著說。

一天七、八個會開下來,時刻在和時間競賽的吳乃仁,常常前一分鐘還在試吃廠商要上台糖通路的蜂蜜蛋糕,後一分鐘就必須開始準備膠原蛋白生物科技的會議資料,而門口還有一群保健產品的業者已經枯候半個多小時。

忽然電話響起,祕書趕忙通知吳乃仁晚上八點還要趕去行政院討論菸酒管理辦法。這個時候,距離原來安排好的記者採訪時間,早已延宕超過一個小時了。

在吳乃仁的「怨歎打拚」下,擁有總資產新台幣8430億元、總員工五千五百人的台糖公司,一舉創下台糖成立五十多年來首次轉虧為盈的佳績。台糖的稅前盈餘從2001年負的19億5000萬元,成長為2002年的17億元。

親民黨籍的立法委員李永萍日前就曾在電視節目中公開表示,「國營事業董事長中要佩服的人只有吳乃仁,因為他讓台糖轉虧為盈。」

面對國會議員的公開稱讚,吳乃仁卻謹慎地表示,「我現在很怕人家說台糖是轉虧為盈。」因為他很清楚這只是帳面上的數字,台糖本業去年依然虧損19億5000萬元,主要獲利是靠土地開發、變賣或租賃等高達36億5000萬元的業外收入。「我要看的是真正的盈餘,而不是只靠變賣祖產來賺取業外獲利,」吳乃仁對自己設下高標準的要求。

推動台糖民營化以及降低成本是吳乃仁就任董事長以來的兩大目標。然而,台糖8430億元的總資產中,土地資產就占了6604億元,超過五分之四的比例,加上龐大的人事成本,層層綁住了台糖的發展。

上任後,吳乃仁首先推動台糖的塑身管理,最明顯的就是他將人事成本由40%大幅降低到26%~27%。去年台糖有將近一千五百位員工辦理優惠離退,雖然優退費用高達60億元,吳乃仁認為這是划得來的,因為這些員工一年的薪資成本就將近60億至70億元。

另外,吳乃仁提出每年10%、將近30億元的成本下降計畫。每兩季檢討,如果達不成目標,就會調離主管。台糖去年全面取消加班費,至少省下2億多元。由於許多措施去年才實施,「所以明年帳面成績會更明顯,」吳乃仁說。

「他是一個很有成本概念的人,做事情很有步驟,而且快、狠、準。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前民進黨青年發展部主任阮昭雄指出。

講究成本概念、作風務實

吳乃仁的成本概念和他的成長背景不無關係。他的老家在台中算是經商世家,讓他從小培養出敏銳的財務概念。從東海大學經濟系以及哈佛大學公共行政碩士畢業後,他又在貿易和電子公司工作多年,是民進黨內公認「少數會計算選票、又會看財務報表的人才」。至於為什麼又從企業轉入政治?吳乃仁笑著說,「是因為誤交匪類的朋友!」

吳乃仁自認為台糖做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增加速度。他帶給台糖最大的改變,就在於將台糖由生產導向轉為市場導向的切入點。「進入市場就要有速度,沒有速度就沒有競爭力,」吳乃仁指出,台糖員工平均年資二十三年,主管籍年資更高達三十年,公司也缺乏朝氣。他來台糖上班的第一天,就感覺自己像走進公家機關,而不是一家企業。

吳乃仁很明白,國營事業最大的障礙就在於缺乏速度,包括預算一年半前就要編列、人事成本的限制等,都是目前法規面有待克服的問題。

為了簡短公文遞送時間,吳乃仁要求主管簽呈公文時一定要確實註記幾點幾分,才知道公文行走時,「卡」在哪個單位。為了控管開會的時間,他經常跟部屬說,「你什麼話都不必說,直接告訴我數字就好。」和吳乃仁開過會的員工透露,他什麼會議都當主席,什麼事都要管,每一次開會,大家都很緊張。

以創意開拓生機

除了節流的措施,吳乃仁也為台糖做了許多開源的規劃。「你必須對市場競爭力有瞭解,才能知道自己的優勢與弱點,」吳乃仁指出,台糖的優勢在於研發能力強,而且台糖品牌受到消費者信任。相對地,台糖的缺點就在於不會行銷與包裝。

所以他積極推出新產品,包括冬蟲夏草、靈芝、養殖蘭花等,甚至推出以膠原蛋白為主的整套美容產品,再透過總經銷負責行銷和通路。剛取得總經銷權的美吾華集團評估,台糖的保健產品今年可達到銷售額4億元的佳績。

吳乃仁更擅長利用創意提高台糖行銷。他會變身為廚師推廣台糖「三合一米酒」,以食用酒精的酒稅便宜一半的優勢,推出一瓶比市價米酒便宜45元的台糖米酒。

雖然在野黨立委抨擊,這是吳乃仁「運用政治影響力、鑽法律漏洞」。吳乃仁自信,這是為消費者的利益著想,甚至高喊,「你給台糖一分鐘,我們幫你打敗WTO(世界貿易組織)」的口號。

一位民進黨前中央黨工觀察指出,吳乃仁總是習慣從事情的制高點去衡量利弊得失,該低調時絕不會強出頭,該出手時絕不手軟。

這樣的個性和吳乃仁喜歡閱讀歷史和戰爭的書籍有絕對的關係。長期浸淫在洛克、邊沁、約翰彌爾的書中,使他成為一個特殊的「功利主義者」,他往往著眼於無形、長期的利益。早期朝野協商廢國大時,吳乃仁可以旁若無人的閱讀凱撒的《高盧戰紀》,因為「凱撒往往能很公正地判斷敵人」。

不過,管理專家陳定國指出,台糖應該專注定位為食品公司,他忍不住質疑化妝品是台糖的競爭優勢嗎?資產報酬率划得來嗎?他認為,台糖公司的保健產品或化妝品其實只是副產品,除非將台糖老員工全部換掉,才有可能趕得上市場趨勢。「否則只是犯了行銷的短視病,」陳定國說。

一位在台糖工作超過三十年的員工忍不住抱怨,「我們的危機感很重!因為公司的新興事業不順利,政策與方向也不清楚,公司最清楚的目標只是要關掉糖廠。」

此時,員工也覺得吳乃仁不是很好親近溝通。比如員工曾經和他協調不可能馬上見到績效時,吳乃仁就毫不妥協、強勢表示,「我已經給你們工作權了!」

台糖一名資深員工私下透露,「老實說,我們不可能會喜歡他,到現在還是覺得他是外來的人。」面對這一點,吳乃仁很坦白地表示,「我知道我一定會得罪五千五百個人(指台糖所有員工)。我是來做事情,不是來交朋友的,只要你把我要求的事做好就可以了。」

經濟部國營會副主任委員呂桔誠也指出,台糖民營化最大的困難恐怕就在於龐大的土地資產。土地包袱過大將造成台糖資產報酬率難以提升。他認為,必須先活化資金,提高公司價值才能吸引投資人。

為了克服民營化的困難,吳乃仁計畫今年將台糖切割為十個事業部,以兩年為觀察期,最後再分別獨立成為民營公司,或吸引民營公司合併,台糖公司最終將轉型為控股或土地管理公司。「這個構想在七、八年前就有了,只是一直沒有執行,」吳乃仁說。

問他為什麼台鹽可以不曬鹽,台糖為什麼不能不製糖時,吳乃仁語帶保留地表示,台糖對一萬六千多名的蔗農有社會責任。「台糖本業不可能轉虧為盈,我只是儘量把傷害降到最低,」吳乃仁說。

立法委員殷乃平認為,台糖製糖成本過高,市場僅限於國內,除非能改成以實驗室生產澱粉的製糖模式,才能大幅降低製糖成本。陳定國直言,「製糖的使命限制了台糖市場競爭力,那個是政治,和專業經營沒有關係。」

面對外界關於「政治酬庸」的質疑?吳乃仁笑著指出,「有人說我來台糖是政治酬庸,如果是酬庸的話,拜託,起碼派我到一家賺錢的公司。」

話鋒一轉,吳乃仁自豪地說,「我們雖然有政治責任,但是我沒有對員工說過任何一句有關選舉的事。前一陣子北高市長選舉的事,雖然遭到黨內同仁的不諒解,但我自信在台糖認真做,就是對民進黨最大的支持。」

在吳乃仁的觀念裡,從事政治工作就是瞭解選民想法,從事企業工作則是瞭解消費者的想法。其實選民就是消費者、消費者也就是選民,兩者是重疊的。

吳乃仁認為,最大的不同在於決策時的成就感。因為做政治決策時,心裡並不踏實,很多政治決策短期內並不能馬上看到成果,由於對或錯不明顯,通常會引起很多爭議;反之,做企業決策時,心理就比較踏實,因為企業決策的正確與否,短期內就能從獲利盈虧上看出成效。這對於一向講求速度與成本概念的吳乃仁而言,彷彿在企業決策上找到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成就感。

兩次的訪談過程中,吳乃仁不斷表示,「太累了,這兩年任期就像當兵一樣,希望趕快把它當完。」既然這麼累,為什麼還要來台糖呢?他停頓了三秒鐘,苦笑著說,「我能說不嗎?」

那麼,兩年任期屆滿以後的打算呢?吳乃仁總是以「沒想那麼多」來回應。至於會不會出來選民意代表?「我比較沒膽,」他笑著給了一個更有創意的答案。

只是,「吳乃仁沒膽」,你相信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