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留在美國,還是回亞洲?

文 / 張德齡    
2003-03-01
瀏覽數 14,500+
留在美國,還是回亞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月矽谷的天氣已經開始回暖,似乎有初春的感覺,想去太浩湖滑雪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常常有人用天氣的變化來形容景氣好壞,但是今年初的好天氣,似乎無法用來比喻目前景氣低迷的經濟。現在,矽谷人的心情又是如何?

上個月在聖荷西召開「中國工程師年會」,在這個年度盛會中,除了技術研討方面的議題之外,亞太經濟發展前景座談會也吸引很多人潮。其中「人才回流」的議題,引發大家的討論,同時也代表著許多矽谷人的心聲。

兩岸力爭人才回流

面對矽谷高科技的不景氣,而亞洲,尤其是中國的景氣仍然看好的情形下,許多矽谷人開始面對人生另一個抉擇,要繼續留在美國?還是要回到亞洲發展?

令人猶豫不決的原因很多,在薪資報酬方面,亞洲的薪資不比美國;在生活品質方面,亞洲的居住環境也沒有美國舒服;如果有了家庭,子女的教育問題也是考慮的重點。但是,就個人的事業前途來看,亞洲卻充滿機會與挑戰。

矽谷本來就是高科技人才聚集的大本營,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薩克森尼安(AnnaLee Saxenian)做過許多華人與印度人高科技人才在矽谷的調查,她發現近年來有明顯「人才回流」的趨勢。

在她去年所完成的報告中顯示,一千多名樣本中,43%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曾經想過回國發展,而在台灣留學生方面有25%。

報告中也提到,有意願回亞洲的華人留學生當中(包括中國大陸及台灣),促使他們回國的原因有78%是因為工作機會,62%是文化及生活方式,47%是政府鼓勵政策,44%是在美國受到工作上限制。

近年來,中國大陸發展迅速,各地方政府都想吸引更多的留學生回國。去年,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的民間企業及官員來矽谷舉辦招商招才說明會。從上海、武漢副市長、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大連、天津、深圳官員,甚至上海常寧區區長,都曾來到矽谷拜訪。

在台灣方面,中研院、新竹科學園區及台南科學園區,也都來舉辦說明會。

面對這麼多機會,有些人早已回去,有些人還在觀望中。上個月矽谷光電協會會長酆育群已經回到南科服務,他認為回去台灣的機會不錯,並且可以就近照顧在台灣年邁的母親。前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系主任,現任職於矽谷博科通訊(Broadcom)的項春申覺得自己可能還沒有準備好,他說雖然常常有很多招商招才說明會,但是和他本身好像沒有直接關係。

回台創業需要決心

從1970年代開始,就有許多優秀人才陸續回到台灣。1980年代中期,最有名的是張忠謀。回溯上一波的「人才回流潮」發生在1990年代初期。當年回台灣成功創業的案例,包括鈺創董事長盧超群及旺宏總經理吳敏求等。李國鼎先生在1990年代推動「國家級次微米計畫」,也吸引不少高科技人才回國。

當年,新竹科學園區都已規劃完成,政府也提供充裕的研發經費,同時創業投資基金也剛開始發展,例如知名的華人創投漢鼎亞太、華登國際創投等等。 同時政府為了促進產業升級,亦提供許多誘發性的政策,當時真可謂天時、地利、人和。

即使如此,創業還是十分辛苦。十多年前從矽谷回臺灣創業,盧超群回想起當年的決定,「現在想想覺得自己還滿有膽量的。」他認為如果決定要回去,就要有破釜沈舟的精神,他當年放棄IBM(國際商業機器)的高薪與前程,毅然決然回到台灣。他說,「矽谷人常常什麼都想抓,想要高薪,又想要有發展。要成大業,就要懂得放下,不可能兩全其美。」

一位目前在矽谷IBM的工程師也指出,看到以前的同學在台灣及中國大陸發展得挺好的,有時候也想回去,但他覺得除了工作之外,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 盧超群也說,當年他如果繼續待在IBM,會有更多的發明,而他也更能享受家庭生活。

在美國當工程師,不難想像十年後的樣子。但是,回到亞洲,其中充滿許多變數,同時也是機會與挑戰,這就是魅力所在。

十年後的今天,矽谷的台灣高科技人才,除了考慮要不要回來發展,又多了項選擇。隨著中國大陸的高度發展,上海張江科學園區、北京中關村相繼開發,許多高科技人才開始流向中國大陸。前幾年,張汝京在上海成立中芯半導體,吸引不少矽谷華人過去,其中不乏台灣的工程師。

台灣的大環境能夠像當年一樣吸引海外人才回流嗎?盧超群認為,「台灣的優勢還在,只是政府需要提供更多開放及誘導政策,而不是管制。」

在未來的十年將有更多的高科技人才回流,他們會往哪兒落腳呢?

鈺創科技董事長盧超群:

台灣吸引人才回流

優勢還在

1990年代初期回台創業成功的故事中,

總少不了鈺創科技董事長盧超群。

十多年前他放棄了IBM的高薪與前程,

回到台灣創業。

是什麼樣的動力促使他做出決定?

他對於現在這波回流潮又有何看法?

對於台灣政府高科技政策,

他又有哪些建議?

Q你當時為何決定回台灣發展?

A:我在1991年回台灣,在那之前,IBM(國際商業機器)將我調到總部負責領導整個半導體研究。而當時台灣正由李國鼎先生推動「國家級次微米計畫」,我受到他很大影響,覺得對國家科技升級及個人事業方面都是很好的機會。

當年做決定時,我考慮到事業及家庭兩方面。在個人發展方面,我在史丹佛大學念書時,就一直想創業,因此,我認為回台灣是極佳的機會。而當時此計畫的領導人是張忠謀先生。我很尊敬張先生,也認為這很有發展,不是外行人領導內行人。

再來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當時我有兩個小孩,一個十歲,一個六歲。經過長輩的啟發,我覺得將小孩帶回台灣,對他們的中文有很大的幫助。他們後來轉去念新竹科學園區的雙語學校。現在,我的大兒子看得懂《三國演義》,英文方面也不錯,現在也是MIT(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生。

小孩子教育的背後還有個故事,當時張忠謀告訴我,「如果你自己要開公司,我們不會負擔你的小孩上美國學校的教育費,如果你要來工研院上班,那麼你會有很好的報酬包裝。」我覺得張忠謀不愧是大師級人物,張忠謀說,「在創業第一天如果還是做職員的心態,那麼注定要失敗。」這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也使我抱定背水一戰的決心。

好環境吸引人才回流創業

Q:當年政府有何政策鼓勵海外留學生回國創業?

A:1990年代是吸引人才回國最踴躍的時期,當時政府提供非常好的環境,讓創業家無後顧之憂。新竹科學園區在那時已規劃完整,所有出口、設計、廠房全部規劃好。同時政府對於研發經費有相當的補助,公司投資1元,政府就投資1元。再者,台灣也開始發展創業投資,李國鼎先生找不少創投家來台。

此外,政府對產業誘發性的政策,我認為相當聰明。例如企業將所得盈餘再投資於研發,或是購置機器設備,可完全抵稅,投資人當然願意再投資。另外,當初仿照美國那斯達克的上櫃方式,也讓高科技公司有機會開放大眾投資。 

Q:當時的研究計畫對台灣有什麼影響?

A:在短短三年內,我們將「國家級次微米計畫」完成,呈給李國鼎先生看時,他說,「你們終於將台灣的半導體技術從馬後砲,變成馬前砲了。」當時全世界都不相信台灣能獨立把8吋晶圓和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做出來。我覺得台灣工程師只要有人領導,所發揮的戰力是非常大的。當年台灣的半導體產出只占全世界0.8%,十年後,台灣現在的半導體產出占全世界8%~9%。 

Q:對於目前政府擔心人才及資源流向中國大陸,你的看法如何?

A:我認為不用擔心。台灣吸引高科技人才回來創業的優勢還在,大陸目前Exit Plan(創投退出機制)還不健全,企業還是會在台灣上櫃上市。

台灣目前要做的,是對海外人才更開放,讓台灣能夠成為一個跳板,而不是大家直接就跑到中國去了。至於已經跳過去的人,有沒有辦法再吸回來呢?那就要政府推出正確的政策。如果企業總部在台灣,不管子公司到中國,或到世界各地發展,所賺的錢還是會回來。例如BenQ(明基電通)在大陸做得很好,獲利反應在台灣母公司的財務報表上,國外投資人要買它的股票,還是得來台灣買。

Q:現在有許多留學生面對回國的問題,無法做決定,你可否用過來人的身分給些建議?

A:如果要回國,我覺得心態上要有調整。在美國,薪水比台灣高,但薪水與事業不見得能劃上等號。有些人這個也想要,那個也想要。其實,若能把事業的發展擺第一,設好目標專注於上,那麼,後來的報酬往往會超越原先的預期。

其實我當初如果留在美國,可以更享受家庭生活。我十分喜歡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但是這十幾年來,都沒有時間去。做任何事都有得有失,重要是要有目標。

Q:你對未來半導體的發展有何看法?

A:目前日本正提出「Silicon Sea Belt」(矽海環帶)亞太地區之半導體產業整合概念,從日本、韓國、台灣、中國大陸到新加坡一帶,形成以半導體設計、製造及行銷為主的重鎮,而美國矽谷將是半導體架構、系統、軟硬體整合的中心。我對矽谷華人的建議是,「矽谷仍是全球科技發展中心,可以學到最尖端的技術;而如果想回亞洲發展,則須抱定破釜沈舟的決心,期待亞太『Silicon Sea Belt』發展起來的機會。」

由於,半導體研發、製造是一體兩面,台灣不只要有研發中心,也要兼顧高附加價值的產品製造才完整。因為過去的努力,台灣擁有垂直分工的know-how(關鍵技術)、優質的生活水平、不低的薪水等充裕基礎,以這些既有優勢為跳板,朝向適合台灣發展且能夠長保競爭優勢的領域努力,產業層次才得以不斷提升。

前瞻的技術可以放在自家琢磨,而已發展成熟穩定的製造,或是消費性IC(積體電路),以及須與市場立即互動而非長程的研發與製造,若移往市場廣大、勞動人力充沛的中國,台灣不僅可以專注追求更高層次的目標,尤其教學相長的互動過程,更有利於釐清未來研發方向,發展出更貼近市場脈動、符合市場需求的核心技術與產品。(張德齡)

本文出自 2003 / 03 月號

第20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