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拚經濟,就在拚執行力

文 / 高希均    
2003-03-01
瀏覽數 17,050+
拚經濟,就在拚執行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再偉大的理想,少了執行力,就變成虛幻的空想。

(一)連任的訣竅

執政了三年的扁政府,終於掌握到了競選連任的訣竅:拚選票,就是要拚經濟。我在這裡獻策:拚經濟,就是要拚執行力。

此刻的台灣,最不缺的就是政治人物豐富的想像力;最欠缺的就是政策落實的執行力。引述三段最近鏗鏘有聲的談話:

(1)中研院院長李遠哲2月12日說,「台灣應該好好發揮人民的力量,推動社會往好的方向,不要再陷入空轉。」

(2)宏?集團董事長施振榮2月13日說,「台灣的時間已不多,重要的是去做、做、做;政府決策要快半拍。」

(3)在2月13日玉山科協「投資台灣優先」的座談會上,科技大老大聲疾呼,「強化執行力,勿閉關自守。」

這正說明為什麼一位美國企業領袖包熙迪(Larry Bossidy)與一位著名顧問夏藍(Ram Charan)合寫的《執行力》,當中譯本1月底在台灣問世後,立即洛陽紙貴,各界爭相閱讀。

《執行力》這個書名,像當頭棒喝地敲醒了迷惑中的政府與人民:原來執行力,才是對付當前各種病痛的藥方。有了藥方,就要趕快服。

(二)核心鏈

世界上只有一個台灣。台灣有三個部門:政府台灣、企業台灣、民間台灣。

政府台灣,因領導力無方,政策空轉。

企業台灣,因競爭力衰退,無商不「艱」。

民間台灣,因生命力頓挫,民心渙散。

此刻,只有靠「執行力」,才能聚焦,才能形成核心鏈,才能扭轉頹勢。透過執行力,「想法」變成「做法」,夢想才能成真。

既然執行力這麼重要,為什麼難以推行?關鍵即在於掌有權力的執行者,一旦有私心與私欲,即不敢放手去做,放膽去做,放心去做。換言之,要貫徹執行力,推動者必定先要無私。

(三)無欲則「鋼」的趙鐵頭

1970年代的中鋼提供了一個典範。在趙耀東「一無私念」的領導下,使他與他的伙伴們敢放手、放膽、放心地做。他大膽地採取彈性招標,創造了絕無回扣的光榮紀錄;也因他「不懂政治」,「專業表現」在中鋼變成了用人唯一的標準。

在領導者心無私欲,人無私用,錢無私管之下,中鋼變成了國營事業中執行力最能貫徹的模範生。無欲則剛的趙鐵頭辦了一個成功的大鋼廠,趙鐵頭一定也會謙虛地說,「這一點成績更來自經國先生的無私。」

反之,一個有私心無私德的首長,任用私人,私設帳戶,批准求情的各種案件,收取賄款與重禮,怎麼可能會變成一個有擔當、敢做事的公僕?

在這些偽裝的假打拚之下,這些貪官與污吏斷送了政府的行政效率與人民的熱切期望。所謂執行力也就變成了為自己的私利去打拚。

再進一步說,即使「無私」,也不一定能產生最佳執行力,因為必須還要搬除另一塊「無知」的石頭。

「外行領導內行」就是無知的例證。當外行的首長為了自己的政治盤算,推翻了內行的專業判斷,就會產生我多年前就憂慮的一個狀況,「決策錯誤比貪污更可怕。」

此外,決策階層在貫徹執行力時,必須還要有擇善固執的勇氣與自信,否則言猶在耳的「不惜動搖國本,也要偵辦到底」「寧可失去政權,也要堅持改革」,只變成了動人的宣示而已!

(四)2003年為台灣「執行年」

因此,「最佳」執行力的前提是要有「對」的決策,這正是《執行力》一書的兩位作者所強調的,要圓滿達成執行力的三個步驟:任用對的人才,採取對的策略,以及完成對的營運;同時企業領導人必須自己無私的全心參與。

事實上,把一個對的任務,以及一個對的策略,徹徹底底的完成,從來就是成功的關鍵。徹徹底底的完成就是執行力。

當前社會上一些熱中於口水戰者,慷慨激昂地陳述己見(make a point),鮮少對當前困境產生實效(make a difference),他們總以為時間還在台灣這一邊;否則運氣在台灣這一邊;否則上帝在台灣這一邊;這當然是一廂情願,造成時機的錯失。

面對台灣社會當前無處不在的無力感:

●只有靠「執行力」,政府才能終結政策空轉。

●只有靠「執行力」,企業才能反敗為勝。

●只有靠「執行力」,民間才能重現生機。

行政院游院長於1月27日就職周年時再度指出他的施政態度,「改革、創新、興利、貫徹。」此一態度——尤其「貫徹」——正是當前最迫切需要的。

全國上下應當一起推動2003年為台灣「執行年」。

台灣,不論有無總統選舉,只有抓緊時機,從「執行力」再出發。

本文出自 2003 / 03 月號

第20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