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富翁杜明翰

文 / 楊麗君    
2003-12-15
瀏覽數 14,550+
心靈富翁杜明翰
分享 分享 複製連結

一條短短的民權東路,卻是長長人生的縮影。

「站在民權東路辦公室窗口眺望,黃昏景色迷人,榮星花園有幾對新人正喜孜孜的拍著婚紗照;再往前一點,一眼瞥見殯儀館,這時,我不由想起與太太二十年的婚姻,曾經經歷的外遇風暴,心裡忽然頓悟生命是如此短暫,我不應該再等了,」前台灣微軟資深副總經理、現任世界展望會會長杜明翰回憶兩年前「頓悟」的一個黃昏。

當下,杜明翰毅然決然放棄年薪一度高達千萬元(有配股並且股價很高時才有這個數字)的微軟資深副總職位,投身福音志工,重新開展人生下半場的生活。

民權東路街頭的黃昏一景,讓杜明翰驀然醒悟,「人生如此短暫,卻還沒有遇見過內心喜悅的自己。」

一種來自杜明翰心靈深處,尋找人生意義的呼喚,起源於比「頓悟」更早的兩年前。

研究所畢業後,投身職場快二十年,四十四歲時的杜明翰,有一天忽然問自己:這就是人生嗎?人生究竟是什麼?我從何處來?我往何處去?我這一生做過什麼?我要這樣過一生嗎?

「偌長的求學生涯中,似乎是為升學而活;出了社會後,公司有每年的目標要達成,又似乎是為達成公司的目標而活;然後,我們也獲得加薪,買更大的房子、車子,」杜明翰說。

但是,杜明翰總覺得人生還缺少什麼,他想在離開世上之前,多做一些比達成公司營業目標或利潤,更有意義的事。

更有意義的事,究竟是什麼事?離開微軟時的杜明翰,並不十分清楚。

那時,甚至有長長一年沒有回家吃過晚飯的杜明翰,想的只是多陪陪太太和小孩。那時,網路時代來臨了,杜明翰覺得,台灣需要一個為華人基督教徒設立的網站。

多花時間陪正在長大的孩子,為台灣建立一個全球華人基督教徒都可以相互連繫,共享資源的網站,對那時的他而言,都是相對更有意義的事。

走過外遇風暴後,太太楊雀已先行徹悟人生,自動自中正高中心理輔導崗位退下來,鑽研宗教理論和帶社區成長團體。杜明翰的決定,除了太太楊雀舉雙手贊成外,大兒子寶哥和小兒子寶弟兩人更是滿心歡喜。

現在就讀中正高中的寶哥說,「以前,爸爸的老闆是全球首富比爾.蓋茲(Bill Gates);現在,爸爸的老闆是上帝,雖然我的零用錢可能會比以前少,但是我更以父親為榮。」

以前,杜明翰很少回家吃晚飯;現在,杜明翰不但能回家吃晚飯,更在大兒子考高中那一年,天天陪孩子一起K書到晚上十二點、一點。不但兒子們有如重新「得到」一個爸爸,連太太楊雀都說,現在的夫妻生活,比剛認識,談戀愛時還甜蜜。

雖然擁有兩棟房子,多年辛勤工作,手邊也有些積蓄,但是,教會的工作是不支薪的,剛開始雖然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杜明翰為了讓這樣「退而不休」的生活,可長可久,仍然在一些企業擔任顧問,維持在微軟時年薪約300萬元的一半的收入。

富裕的窮人與貧窮的富人

「離開微軟的工作,並不代表要退休,或者一般人認為是退休,但對我而言,是『退而不休』,」說起話來溫文中又透露慈祥語調的杜明翰說。

成為自身命運的主宰,不再被固定職場工作捆綁的生活,一開始的確能讓杜明翰自由自在的放慢腳步,輕鬆生活。但是日子久了,卻又透露些許失重的恐慌與質疑。

杜明翰不時會懷疑,「我的後半生真的要過這種生活嗎?」直到周聯華牧師找上他,希望由他來接任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帶領全台四百多位員工、服務七萬多名捐助者,與全球二十八個國家互動的非營利事業單位。

2003年7月11日上任,從「飢餓三十」體驗飢餓的感覺,到前往蒙古烏蘭巴托的第一線直接探視受助的兒童,從已經八十五歲的周聯華牧師身上,感悟自在才能付出的精神感召,杜明翰說,「雖然只有短短四個月,但是這已經是我人生中最值得的經歷。」

希臘先哲亞里士多德就曾指出,快樂有兩種,一種來自身體,另一種來自心靈。杜明翰在世界展望會中,學到如何自在的付出,尋得心靈的滿足,也找到他人生真正的意義。

「我應該感謝神,讓我在人生的中場,遇見歡喜的自己,」四十八歲的杜明翰滿懷欣喜和感謝地說。(楊麗君)

分享 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